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闹事的(2)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闹事的(2)

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闹事的(2) “臭娘们,你还敢躲!” 醉酒中年男趴在了吧台上,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愤怒的,脸上的肌肉抽搐,一双目光阴狠狠的瞪着柳如烟就吼道。 地上坐着的那个醉酒男见自己的同伴吃瘪了,马上一咬牙,噌的一下站了起来,脚底下腾腾腾的就向吧台走了过来,抬起大手指着柳如烟的鼻子就骂道:“臭婊子,嫌钱少是吧!” 砰砰砰…… 又是一连串的大手往吧台上拍,眨眼的功夫,这后来的醉酒中年男,也将兜里的钱一股脑的全都拍在了吧台上面。 “这些够了吧,老子今天刚发的工钱,今天晚上就全都花在你身上,想要这钱,就麻溜的跟咱们哥俩走,要是不走也成,咱们哥俩不介意关上门在这儿把你给办了!”后来的醉酒中年男扯开了嗓门就大吼,唾沫星子喷溅,满是臭烘烘的酒臭味。 柳如烟靠在身后的墙上,脸上没有任何害怕的神色,满眼的厌恶中夹杂着一丝怜悯,冲两个正在那发飙冲她咆哮的男人说道:“你们把钱收起来吧,看你们的年纪,家里应该有老婆孩子吧,这钱该给老婆买几新衣服,给孩子教教学费。” “女人不容易,辛苦的在家里拉扯着孩子,你们不对她们好一点,村里的其他男人趁着你们出来打工,勾搭她们怎么办?你们要她们拿什么去坚守贞操,至少在别的男人勾搭他们的时候,应该想到的是你们的好,值得为你们守住身子。” “孩子上学也很重要,虽然说读书不一定有出路,我也相信这世界上的人性多是丑恶的,自私、贪婪、欲望、奸诈、狡猾……众生本来就是平等的,但知识能让一个人尽量的懂得如何克制自己内心那些不好的欲望,去做一个正常人。” “我没有瞧不起你们的意思,但希望你们能尊重我,不是每个女人见到了钱就眼开,至少你们的这点钱,还不足以让我眼开的地步,话我已经说尽了,你们不走我只能报警了。” 柳如烟说完,从兜里掏出了手机,脸上还是那么一副波澜不惊。 两个男人愣了愣,互相看了一眼,内心里一瞬间羞愧难耐,柳如烟的一番话不说全说进了他们的心里,但至少扎痛了他们的灵魂,他们确实都是从农村里出来的,也确实家里头都有老婆孩子在等着,每天干着这座城市里最苦最累的活,拿着毫无保障的收入,受尽了城里人的白眼,这心里…… 砰! 先来到吧台前的中年男人,脑袋重重的往吧台上一撞,按照正常的逻辑思维,他现在应该是悔恨的泪流满面,可此时他却是面目异常狰狞的冲柳如烟吼道:“贱女人,你还敢报警,老子这辈子最恨的就是你们这群女人,骚货,老子今天就要把你给上了,长的漂亮怎么样,不也就是个女人!” 另一个中年男人的脸上也跟着闪过了一抹戾色,同样冲柳如烟咆哮道:“臭女人,老子特么的在外面心苦苦,你在家给老子偷男人,老子也恨你们这些女人,老子要弄干死你!” 吼叫着,两个醉酒中年男就要攀上吧台,向柳如烟扑过来。 这一切太出乎柳如烟的预料了,本来以为自己的一番话,能让这两个醉酒中年男幡然醒悟,没想到却将他们的情绪搞的这么激动,而且看眼前两人的架势,真是要将她生吃了。 紧张害怕之余,此情此景想要报警肯定是来不及,柳如烟赶紧就冲楼上的方向大喊:“林……”才刚刚的喊出了一个字,忽然就听楼梯口上一声轻佻而又冰冷的声音传来。 “哟,两位朋友挺猴急的呀,这是缺女人太久了,体内的干活太旺盛,还是一身酒臭味,让你们的兽性彻底爆发?” 林昆从楼梯口上走了下来,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望着两人。 没想过楼上居然还有人,两个醉酒中年男回过头,脸上不由的就紧张起来,可一看林昆就一个人,高高瘦瘦的也不像多能打的样子,这两个中年男人彼此对视了一眼,眼神中闪过了一抹戾色。 其中那个年纪稍长体型稍微健壮一点的中年男人,冲着林昆就冷冷的威胁道:“小子,你最好别特么的多管闲事,你一个人我们两个人,像你这种没什么营养的城里小白脸,老子这种干粗活的,一个能打十个,识相的话就赶紧给我滚!” “就是,趁着老子哥俩没发火之前,赶紧特么的给老子滚!要不然打断你的腿脚,让你小子一辈子在轮椅上度过。”另一个中年男也跟着威胁道,还在半空中挥舞了一下拳头。 林昆有些哭笑不得起来,要说酒精可真是个好东西,不但可以借酒消愁,还可以酒壮怂人胆,若是没有肚子里的那二两黄汤,眼前的这两个中年男人,肯定没这个胆子这么嚣张。 “两位大哥,你们的眼神还真不怎么好,我可也是土生土长的农村人,乡下的重活累活一样没少干,看一个男人有没有劲儿,可不能单从他的身材来看,就比如说我吧……” 林昆笑着说道,话音未落,那个年纪稍长,也就是先趴在吧台上的那个醉酒中年男,已经向他扑了过来,最口头喷着臭烘烘的酒气就骂道:“不走是吧,老子打的你满地找牙!” 林昆只眼睛微微一眯,根本就没把这个灌了黄汤脚底下不稳的中年男人放在眼里,甚至说动手他都懒得动,眼瞅着眼前的这个中年男人要扑过来,林昆脚底下向旁边一躲闪,这个中年男人直接贴着他的身侧,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呸,呸呸……” 中年男人一声痛叫,嘴里头吐出了两口血唾沫,两颗门牙摔在地上被差点磕断,挣扎着就想要再爬起来,忽然一直大脚踩在了他的后背上,呼通的一声,刚刚抬起的身体又是重重的趴在了地上,不论他再怎么用力,都是爬不起来。 “放开我哥!” 另一个中年醉酒男见状冲林昆大声的嘶吼,也不待林昆回话,也是抡着一双拳头脚底下不稳的扑了过来,还不等冲到林昆的身前,自己先摔在了地上,鼻子磕在了地砖上,一股热腾腾的鼻血涌了出来,疼的这家伙一阵呜闹的惨叫。 “昆子,咋回事啊?” 楼上传来了姜夔生的声音,林昆笑着对楼上说道:“没事,我马上就上去,你和志坚先喝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