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二十五章:闹事的(1)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六百二十五章:闹事的(1)

第一千六百二十五章:闹事的(1) 噔噔噔…… 林昆踩着楼梯下楼,木质楼梯发出一阵颇有年代感的声音,外面的天此时已经完全黑了下来,酒馆里灯光摇曳,昏昏沉沉。 周围虽是老城区,但灯火的繁华璀璨在所难免,如今这个科技与经济高速发达的社会,小酒馆藏匿在深巷里,就像是一只老年迟暮的骏马,又或者一个满身故事深处简居的老人。 林昆刚从楼梯上走下来,就听酒馆的玻璃门,砰的一声被撞开了,两个满身酒气的中年男人跌跌撞撞的走了进来了。 “酒,给老子上酒!” 其中一个男人进屋后便是张牙舞爪的大呼大叫,浑身上下那臭烘烘的酒气,马上将小酒馆内安静昏沉的氛围搅乱。 再客观的形容一下,就好比是一锅味道鲜美的汤,突然掉进来了一颗发臭的老鼠屎,汤是不能喝了,还凭添恶心。 噗通…… 另外一个男人一腚墩儿坐在了地上,摇晃着脑袋,嘴里头叽里呱啦的说道:“酒,女人,老子统统都要,老子都要了……” 林昆站在楼梯口,没有继续向下,吧台后坐着的柳如烟站了起来,她的一对漂亮的黛眉蹙起,脸色十分平静的冲门口的两个中年醉酒男说道:“我们酒馆今天不做生意,抱歉。” “不做生意?” 还搁那站着的中年男人不乐意了,这男的生的一双明亮的大眼睛,还是双眼皮,本来这样一双双眼皮的大眼睛应该很好看的,可生在了一个爷们的身上,尤其生在了这个男人的脸上,却是怎么看给人一股怎么别扭的感觉。 红红的眼眶里满是血丝,脸上顶着一个大鼻子,嘴唇的两边留着两撮胡须,脸上一副醉酒狂妄的姿态,循声向柳如烟看过来的时候,本来是满心的不乐意,正要发作呢,可一看到吧台后美的诱人的柳如烟后,脸上的表情瞬间愣了。 地上坐着的男人不明情况,还在那儿摇晃着脑袋,嘴里头叽里咕噜的叫唤道:“打开门哪有不做生意的道理,上,上上酒……” 稍稍的往上一抬头,发现自己的朋友好像看什么东西愣神了,抬起了一只脏兮兮的大手搓了搓眼睛,往吧台的方向一看。 “咦?” 地上坐着的男人疑惑一声,本来满脸酒气的脸上突然红光一闪,整个人竟是一下子清醒了起来,嘴角勾起一抹淫笑,喃喃道:“美,美女啊!这小娘们长的,可真他娘的美啊……” 像这种对她见色起意的男人,柳如烟见的多了,脸上的表情依旧很平静,道:“本店已经打烊,麻烦请两位先生离开。” 尽管心里头十分的厌恶,可柳如烟的态度依旧十分的好,平静的像是一湾平静的秋水,语气里也是充满了客气。 可这世界上总有那么一类人,你跟他客气没用,跟他讲道理没用,你越是把他当做个人看,他偏偏月是把你往驴圈里拽。 为啥?他总把自己当畜生呗。 眼前的这两个醉酒男就属于这一类的,就他们这一身邋遢的模样,就是去马路边的洗发廊里找小姐,都能被嫌弃,柳如烟好言好语的跟他们说完了,两人倒是格外来了脾气。 站着的中年男人晃晃荡荡的向柳如烟走了过来,嘴角挂着痴痴的淫荡的笑容,“美,美人儿,陪哥哥喝一杯怎么样?” 砰…… 来到了吧台前,大手往上面一拍,一张崭新的红色钞票拍在了上面,林昆站在楼梯口看着,愁的直有一股拍脑门的冲动。 这哥们傻不傻,他女良的使了了好大的劲儿,就拍出这么一百块钱,也不大用的劲儿太大,把腰给闪了,欺负谁没见过钱咋地,真把这一百块钱当做无所不能的万能法宝了? 柳如烟连看都没看桌上的一百块钱,直接眉头轻轻一蹙,满眼厌恶的看着眼前的中年醉酒男,道:“请你出去。” 语气同样的平静,不过其中的那一抹厌恶,却是展露了出来。 人往往就是这样的一个动物,越是对现实感到自卑,就越是敏感,眼前的这个醉酒中年男就是这样的人,柳如烟语气里的那一抹不是很明显的厌恶,却一下子如同一把锋利的匕首一样扎进了他的心理,借着二两黄汤的酒劲儿,整个人马上换了一副嘴脸,眼珠子瞪大,呲嘴獠牙,一副被人踩了尾巴的模样,咧开了那张满是酒臭的大嘴就吼道: “臭婊子,你少特么在这儿跟老子装逼,不就是长的好看了点么,还不是在这儿小酒馆里当个破服务员,别看老子是在工地上搬砖的,一个月下来也能有个五六千的收入,你特么能么?” “就你这样的女人,老子见的多了,表面上装的高高在上,只要钱给到位了,还不是老老实实的脱光了衣服跪在地上舔,今天晚上老子就看你不顺眼了,就让你给老子舔!” 砰、砰砰…… 说着,这醉酒中年男,就把裤兜里的钱接二连三的都掏出来了,一股脑的全都拍在了桌子上,大致的看一下应该有四五千。 这钱拍出来了,醉酒中年男的底气似乎更足了,腰板挺的倍直,一双眼珠子满是野性的瞪着柳如烟,吼道:“臭婊子,够了吧!” 柳如烟看都不看桌子上的钱一眼,冷的一笑道:“出去。” 就两个字,语气平静不带一丝的感情色彩,对待这样的人,她似乎连厌恶都提不起来,她见过的男人太多,眼前的这个男人无疑是当中最可悲的一类,没有社会地位就算了,自信心不足还总愤世嫉俗的叫嚣,一个人没本事不是社会对不起他,而是自身的努力不足,又或者是对自己的认识不足。 别看柳如烟经常出入在灯红酒绿的场所,接触的大多是有层次有身份有钱的人,可她往往会对一个收拾垃圾的环卫老大爷露出由心的微笑,却不会对那些看似高高在上的男人露出这般真诚的微笑。 “怎么,嫌少?” 醉酒中年男人瞪大着眼眶咆哮,唾沫星子喷了出来,柳如烟下意识的往后躲,醉酒中年男人却是一把伸出了那他粗壮的胳膊,脏兮兮的大手往柳如烟的胸前一抓,柳如烟见状身体赶紧向后躲去,靠在了墙上,醉酒中年男却是脚下不稳,一个趔趄栽倒在了吧台上,胸口磕在了台面上,疼的一阵呜闹乱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