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醉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醉

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醉 柳如烟的声音很轻,或许是夹杂着内心的不安,听起来就像是弦外的余音,入耳又是曼妙的如同一曲天籁之音令人寻味。 可此时落在除了林昆之外的余志坚和姜夔生的耳朵里,却像是爆开的炸药,轰隆隆的,整颗心都跟着摇颤起来了。 对柳如烟还算颇有了解的余志坚就不用说了,就是一向沉默寡言的姜夔生都忍不住的向林昆看过来,又抬起头看向已经走过来的柳如烟,心里头直纳闷呢,“林昆这小子到底哪儿来的那么大的魅力,这么国色生香的小妞都主动来泡他?” 想了好一会儿,姜夔生也没想的太明白,最终只能概括出,是咱们兄弟太过优秀了,随便往哪儿一站,就像是棵梧桐树一样,自然而然的就招来了金凤凰,这魅力真叫人羡慕妒忌啊。 柳如烟那纤细嫩白的手,将一碟一碟的小菜端上了桌子,有荤有素,看起来每一道都很美味,三副碗筷摆在了三人的面前,整个过程柳如烟都没有刻意的向林昆看过来。 “三位先吃点小菜,我下去给三位那酒,本店只有上等的女儿红。” 柳如烟站在桌边,声音轻盈的说道,本来一身妖艳的她,这会儿的气质又仿佛是沦落了凡间的公主一样令人心生怜悯。 怜的是她脸上那股抹不去的忧愁,和那眼神里的忧愁。 “我们就是奔着女儿红来的,好酒尽管上来,谢了!”余志坚笑着说道。 “三位请稍等。” 柳如烟转身向楼下走去,身上那股混淆着烟气的香味弥漫,嗅在鼻子里,仿佛一股淡淡的兰花幽香,又似那火红玫瑰的香气,但最为清晰的,还是她身上沾染的那股烟气。 普通的女人一身烟气,多数是会惹人生厌的,可柳如烟身上留下来的一切,却只会给人一股忍不住不欣赏的错觉。 等柳如烟下楼,余志坚又是一副神秘兮兮的表情,冲林昆小声道:“昆哥,你这是不是跟人家姑娘闹矛盾了,怎么人家姑娘正眼都不瞧你一眼?” 林昆笑骂了一句:“你小子就别胡思乱想了,这里面的事情三言两句说不明白,我带你们俩过来是喝酒的,可不是来八卦的,尤其是你小子,赶紧吃菜堵住嘴巴,要不我把你扔出去。” “昆哥,不带你这样的啊,你这明显是在威胁我,我可是你兄弟啊。”余志坚一副委屈的模样说道,在外人面前他是个顶天立地脾气暴躁的爷们,可在林昆的面前,则完全就像是一个弟弟。 “兄弟就少说话,多吃菜,待会儿再把所有的话藏酒里头喝了。” “昆哥,你是不是怕我告诉静瑶姐呀,你放心,我不会泄密的……” 余志坚话不等说完,林昆夹起一块猪耳朵塞进了他的嘴里,余志坚开始还挺抗拒的呢,结果嚼了两下之后眼睛顿时一亮,马上拿起了筷子自己夹了两块放进了嘴里,咕哝着道:“好吃!” 姜夔生一直没动筷子,见余志坚的模样不像是故意装出来的,也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猪耳朵放进了嘴里,这猪耳朵看起来就是普通的酱猪耳,可吃在嘴里不论是口感还是味道,都可以说是一流的,普通的第二绝对吃不到这么正宗的。 姜夔生沉寂的脸上,也是突然的涌起一阵惊喜,又夹了两块塞进了嘴里。 林昆笑着对两人说:“你们两个也别干吃这猪耳朵啊,这儿这么多的小菜,每一个都尝尝,待会儿再就着酒,那滋味……” 余志坚看着林昆,道:“昆哥,今天跟你来喝酒还真是来对地方了,就是不喝酒,光吃这些小菜,我都能吃饱了。” 姜夔生看了林昆一眼,虽然没说话,但脸上的表情能看的出,他也很享受这桌上的小菜。 “酒来了。” 柳如烟抱了一坛子女儿红上楼,放在了酒桌上,看向林昆说:“是用碗还是杯子?” 林昆笑着说:“当然是碗了,大碗喝酒才能尽兴不是。” 柳如烟转身下楼,没过一会儿的功夫,拿上来了三个酒碗,这酒碗和这酒馆的装修风格一样,也都是古色古香的,就是我们经常电影里看到的古代的那些大汉喝酒用的碗。 柳如烟将三个酒碗摆在了三人的面前,打开了酒坛子,顿时一股醉人的酒香四溢而出,空气中一下子被酒香弥漫。 嗅…… 余志坚深吸了一口气,还不等喝酒,脸上就已经有了几分醉意的享受,明亮的双眼里更是闪烁出一阵说不出的期望。 姜夔生也是同样,沉寂的脸上洋溢出了一阵说不出的兴奋,也是忍不住的深嗅了一口,看向酒坛子的眼神里满是深邃的渴望。 哗啦啦…… 古色古香的酒坛子,斟满了三碗,柳如烟微微一笑,冲三人说道:“三位请慢用,我去把另外的两坛子酒给拿上来。” 柳如烟转身下楼,余志坚和姜夔生对视一眼,两人迫不及待的端起了酒碗,几乎是异口同声的来了句:“先干为敬!” 林昆也端起了酒碗,笑着说:“一起喝了,别谁先干不干的了。” 余志坚和姜夔生仰起脖子,一大碗的酒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很快这一大碗的酒就见了底儿,酒碗往桌子上一放,余志坚擦了一把嘴,满脸都是幸福满足,道:“好酒!” 姜夔生抿了一下嘴角,也是笑着冲林昆点了点头,道:“你小子果然没坑我,这女儿红绝对在我喝过的酒中排的上前三甲。” 林昆放下酒碗,笑着说:“你们觉得好喝就成,咱们仨今天就痛痛快快的喝一回。” “好!” 余志坚和姜夔生一起说道,余志坚端起了酒坛子,哗啦啦的又满上了三碗,三个人端起了酒碗碰了一下,又是仰头就干了。 柳如烟把两坛子酒拿上来后,就又回到了楼下,临走前目光闪烁不定的看了林昆一眼,似乎有些心虚,又似乎有些为难。 喝酒吃菜,三个人很快就喝光了两坛子的酒,林昆和姜夔生酒量过人,余志坚却是有了几分醉意,可还是不服输,又或者是舍不得这美味的酒与小菜,仍是频频端起酒碗碰杯。 三坛子酒见底之后,余志坚已经彻底的朦胧起来,眯着一双眼睛,坐在那儿摇摇晃晃,嘴里头却是吆喝道:“喝,继续喝……” “你们俩等着,我下去拿酒。”林昆笑着站了起来,向楼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