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我泡他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我泡他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我泡他 吱…… 小酒馆的门推开了,屋里头淡淡的烟气缭绕,光线有些昏暗,一盏老式的白炽灯悬在大厅的棚顶,显得是那么的无力。 外面已经是黄昏在即,这屋里头却像是已经步入夜晚。 酒馆里没有人喝酒,淡淡的酒香飘溢,姜夔生嗅了嗅鼻子,不由的脱口而出称赞了一句:“酒香醇正,果然是好酒!” “抱歉,今天不做生意了。”里面的吧台后传来了一缕幽幽的声音,也正是那儿,一缕缕淡淡的烟气飘绕了起来。 “不做生意了?”姜夔生脸上的表情突然一怔,心情明显不太好,这满肚子的就冲被勾引了起来,却说不做生意了,这不是坑人呢么,“敞开着门不做生意,怕咱给不起酒钱?” “敞开了门也不做生意,你要是有意见,可以把我这酒馆给砸了,但你今天就是砸了我的酒馆,也没有酒喝。” 吧台后慢慢的站起了一道人影,黑色的长发披散,脸颊有些苍白,眼神里散发着忧郁,憔悴的模样仿佛是对生活充满绝望。 姜夔生的眼中顿时闪过一抹惊艳,好妖媚好漂亮的一个女子。 “大哥,你走吧,今天小店真的不做生意,只能说抱歉了。”柳如烟开口,慢吞吞的说道,每一字每一句仿佛都带着绝望,手中夹着的放到了嘴边,深吸了一口,又是烟气飘绕。 “这……” 姜夔生开口想要说话,这时小酒馆的门又开了,林昆和余志坚走了进来,余志坚脸上挂着笑容,胳膊搭在姜夔生的肩膀上,道:“老姜,你进去坐着,在门口干耗着啥?” “老板娘说了,今天这儿不做生意,嗨……”言罢,姜夔生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转过身就要走,本来还想理论理论,可一见吧台后的柳如烟后,心中忽然有些不太落忍的感觉。 漂亮绝对是一个女人的天生优势,而这优势此时正被柳如烟演绎的淋漓尽致,是假装也罢,刻意也好,她真的无懈可击。 林昆抬起胳膊,拦住了姜夔生,姜夔生回过头看林昆,此时林昆正微笑着看向吧台后的柳如烟,两人目光对视,平静之中似乎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涟漪,这不是秋波,而是一种说不出的默契,两个人就像是用眼神在交流,片刻后,林昆唇角淡淡的一笑,道:“老板娘开着门不做生意,难不成是在等人?” 柳如烟面色依旧云淡,目光犹豫,红唇微启道:“等的人已经来了。” 林昆笑着说:“那摆上一桌,再拿上咱这儿最好的酒怎么样?” 柳如烟唇角微微一笑,“不知道喝的是兴师酒,还是问罪酒。” 林昆笑着说:“都不是,兄弟情义酒。” 柳如烟那犹豫的目光,微微的动了动,从吧台后走了出来,向楼上走去,道:“进来吧,今天我这小酒馆只摆这一桌。” 林昆笑着对愣在一旁的姜夔生和余志坚道:“走,上楼去。” 余志坚和姜夔生同时皱起眉头,疑惑的看着林昆,道:“昆子,你刚才跟这女的都说了些什么,难不成到这儿来喝酒还得有暗号?” 林昆笑了笑说:“咱们先喝酒。” 三个人来到了楼上,坐在了窗边的酒桌,正是柳如烟昨天晚上和林昆一起喝酒的那张桌子,此时桌子已经被收拾的干干净净,三个人坐下之后,柳如烟轻声细语的说了声:“三位稍等,我先下去给三位准备些下酒菜,再上酒。” 柳如烟转身施施然的下楼,脚后跟踩在拇指的楼梯上,发出咚咚咚的声音。 余志坚望了一眼楼梯口的方向说:“昆哥,这女的我好像有印象。” 不等林昆说话,一旁的姜夔生插言道:“我看,你小子只要是美女都有印象。” 余志坚道:“嘿,我说老姜,我有你说的那么好色么?” 姜夔生道:“男人哪有不好色的,不好色的还是男人么?” “龌龊。” 余志坚笑着骂了一句,回过头继续对林昆说:“以前真的好像见过她,就是这脑袋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了,这脑袋……” 林昆笑着说:“我给你点提示吧,沈城的夜生活中有一个第一红颜。” “想起来了!” 余志坚拍了一把大腿,道:“就是她,以前我在酒吧喝酒的时候见到过她上台表演,那舞跳的,简直让下面的一群人流口水,甭管是男的还是女的,当时场面那个劲爆劲儿啊……” 说着,余志坚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突然一变,神秘兮兮的凑到了林昆的跟前,道:“昆哥,你是咋泡上这妞的。” 林昆直接翻了一个白眼,赏了余志坚一个爆栗,“你小子这脑袋瓜子里都想着些什么呢,你昆哥是那到处留情的人么?” “嘿……” 余志坚乐了起来,就连一向喜欢沉默寡言的姜夔生也忍不住乐,林昆翻了翻白眼,满脸无语的看着两个人道:“你们两个还能再默契一点不,我林昆在你们眼里真就是那样的人?” 林昆拍了拍胸脯,一副豪气云干的模样,道:“我很专一的好不。” 噗…… 余志坚直接没忍住,笑喷了,姜夔生也是笑出了声音。 “算了,不跟你们说了,你们两个就是肤浅,知道肤浅两个字怎么写么,这男人和女人就不能有个纯洁的友谊啊?” 余志坚马上接过话头,一板一眼的说:“昆哥,肤浅两个字我会写,老姜应该也会,可男女之间的纯洁友谊,自打我上了初中以后,我就不相信这玩意儿了,要是搁现在,我在幼儿园都不相信了。” “你……” “昆哥,咱们都是兄弟,你就给我和老姜讲讲,这么一个美娇娘,你到底是用什么手段勾搭上的,传授我们俩点泡妞经验呗。”余志坚一副贱兮兮的模样说道,那叫一个猥琐。 姜夔生马上道:“志坚,你吸取经验就行了,我用不着了。” 余志坚马上翻了个白眼表示不乐意,瞥了姜夔生一眼,道:“老姜,咱们可都是大老爷们,有什么可装的,我就不信你这心里头就那么专一,就没想过在外面有过什么花花草草。” 回过头,又开始催促林昆道:“昆哥,快传授传授经验。” 林昆笑着说:“我要是把你刚才的话告诉陆婷,你猜陆婷她……” 林昆的话不等说完,楼梯口处传来了柳如烟的声音,“不是他泡的我,是我主动缠上的他,应该说是我泡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