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兄弟与酒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兄弟与酒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兄弟与酒 眼看着林昆和余志坚就要走,姜夔生赶紧在后面跟上,边冲林昆喊道:“昆子,你当初可是说过有酒要好兄弟一起喝的,现在有好酒你们不带上我,你小子这是言而无信啊!” 林昆回过头笑着说:“夔生哥,我这可不是言而无信,刚才可是你说已经戒酒了,我们硬拉着你喝酒也不合适呀。” “我……” 姜夔生跑到了两人的前面拦住,深呼了两口气,道:“我不戒了!” “这样好么?”余志坚嘿嘿笑道:“回家了嫂子骂你咋整?” “你个臭小子,再胡说信不信我揍你。”姜夔生冲余志坚恐吓道。 “嘿,老姜,可不带你这样的,君子动口不动手,你怎么还打人呢,我也是实话实说好不好。”余志坚拉了林昆一把,“昆哥,你给咱评评理,老姜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 “咳咳……” 林昆故意干咳两声,道:“行了行了,大家都是兄弟,这有好酒自然是要一起喝了,不过首先得确定家庭和睦,不能这边咱们把夔生哥带去喝酒了,回头他回家以后和嫂子闹矛盾……” 不等林昆说完,姜夔生打岔道:“行了,你们俩个臭小子不用在这一唱一和了,这酒是我自己要戒的,跟你嫂子无关。” “自己要戒的?”林昆和余志坚一同疑惑起来,“为啥?” 姜夔生道:“也没有为啥,就是觉得成天喝酒不怎么好。” 林昆和余志坚又一同疑惑了一声,“不就是喝点酒么,有啥不好的?” 姜夔生道:“行了你们俩,别搁这墨迹了,我的酒虫都被你们俩勾引起来了,赶紧带我去,这酒要是不好喝……”目光看向林昆,道:“我就得好好修理修理你小子。” 林昆两手一摊,一脸无辜的道:“老姜,你不能这么威胁我呀,我只是从我的角度出发,那个酒确实是好喝,谁知道你的舌头……” 不等林昆说完,姜夔生的急性子发作,拉着林昆就开始往火车站的外面,“别在这儿废话了,好不好喝,喝了不就知道了。” 野马车一声咆哮,向着小酒馆的方向就驶去,余志坚开着他那辆霸道车跟在后面,姜夔生坐在林昆的车里头,路上两个人聊了几句,林昆笑着问姜夔上最近和刘一燕生活的怎么样。 姜夔生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点了点头说:“挺好的。”转过头看着林昆说:“昆子,这有家的感觉和没家的感觉就是不一样,以前总是在外面漂泊,现在终于有了根了。” 林昆笑着说:“男人有时候就需要一个女人管着,一个人散漫惯了,年轻的时候还可以潇洒潇洒,可要是到到了以后,剩下的只有孤独了,就算是有一群好兄弟,毕竟也不能终日里同吃同睡,还是有一个伴儿来的实惠,能一直陪着。” 姜夔生道:“燕说要给我生个孩子。” “真的?” 林昆惊讶而又兴奋的看向姜夔生,道:“老姜,这是好事啊,你现在年纪也不大,生个儿子或者闺女的正合适呢。” “算了算了……” 姜夔生笑着直摇头,道:“我答应过我那死去的哥们,会照顾他的老婆孩子,但我不能让一燕给我生孩子,一方面我自己的心里过不去,另一方面我也担心会影响到雯雯那孩子。” 林昆沉默了一小会儿,点点头说:“你这么想也许是对的,可你真就不想有一个自己的骨肉?” 姜夔生嘴角苦笑一下,道:“想过,可我也想明白了,孩子不一定是自己亲生的就亲,我和一燕好好的抚养雯雯,将来跟亲闺女一样亲。” 林昆笑着说:“这话说的没毛病,只要你自己觉得合适,心里头舒服,怎么样我都支持你。” 姜夔生抬起头看着林昆,笑着说:“昆子,有你这个兄弟真好。” 林昆笑着说:“咱们都是大老爷们的,能不能别这么矫情,流过血,喝过酒,那咱们就是一辈子的兄弟,这事谁也改变不了。” “嗯!” 姜夔生重重的点了点头,林昆笑着说:“老姜,你变的跟以前不一样了。” “哦?” 姜夔生疑惑的道:“哪儿不一样了。” 林昆笑着说:“你以前总喜欢板着一张脸,现在脸上的笑容明显比过去多了,这是好事,证明你的心里越来越幸福了。” 姜夔生叹了一口气,笑道:“该报的仇已经报了,忘不掉的人就让她永远住在心里,余生也就是二三十年了,能让自己活的开心一点,就尽量开心一点吧,也算对得起自己。” 林昆笑着说:“难得,你终于自私了一会儿,我替你高兴。” 姜夔生笑着道:“我怎么听你这话不像是在夸我呢?” 林昆笑着道:“行行行,我说错话了行吧,一会儿自罚三杯。” 姜夔生马上道:“这可不行,好酒难得,你上来三杯喝完了,岂不是占了我和志坚的便宜,要我说还是我来喝这三杯,这便宜我得先占了,我这酒虫可是忍了好长时间了。” 林昆笑着道:“行,不过今天可说明白了,咱们喝酒不用杯,用碗,谁要是先趴下了,今天这帐就谁给结了。” 姜夔生哈哈笑道:“好,没问题,不过我猜这帐应该是……” 姜夔生故意拖了个长音,林昆笑着接过话头说:“是志坚结,哈哈!” 半个小时候,车子开进了一片老小区,停在了小酒馆面前的空地上,空地上一辆车也没有,今天的生意看起来不怎么好。 林昆和姜夔生从车上下来,余志坚从霸道车上跳了下来,余志坚凑过来看了看周围问林昆:“昆哥,这难不成就是传说中的深巷藏酒香,素手酿酒醉红颜,一醉方休……” “停停停!” 姜夔生挥手打断道:“志坚,你小子就别在这儿吟诗了,绕过我这耳朵吧,咱们闲话少说,赶紧进去喝酒去。” “嘿!这老姜……” 姜夔生已经往小酒馆的门口走去,余志坚指着他的背影说道。 林昆笑着说:“看见了,什么叫嗜酒如命,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余志坚两只胳膊抱在一起,笑着说:“嗯,这老姜还真有趣,戒酒是他,喝酒也是他,今个儿我可得好好跟他喝喝。” 林昆笑着说:“我们俩刚才在车上可是说好了,今天谁先倒下,这帐就得谁结,你小子怎么样,心里头有把握没?” 余志坚咧嘴一笑,道:“还要啥把握呀,兄弟和酒,自然是要不醉不归的,不就结账,我兜里的钱包鼓鼓的,我这不是先认输了,我这是要表明一种态度,就是就是……” “行了,别在这儿白扯了,咱们也进去吧。”林昆拍了一把余志坚的肩膀,笑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