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二十章:潇洒不羁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六百二十章:潇洒不羁

第一千六百二十章:潇洒不羁 “啊!” 惨叫声也来的慢了半拍,三棱军刺从华松的肩上刺透,可只是刺透了肩上的肉,而是从肩骨上生生的刺穿,华松一声惨叫,疼的整个身体抽搐起来,挣扎着就向后退去。 林昆一把将三棱军刺抽回,血水噗嗤的一下喷溅了出来,华松捂着肩膀满脸痛苦的弯下了身子,那腥红的血水顺着指缝留了下来,吧嗒吧嗒的一颗颗晶莹的血珠落在了地上。 再看林昆手中的三棱军刺,乌金色的光芒更浓了,散发出一阵说不出的妖艳光芒来,可整个军刺的身上却不沾染一丝血迹。 铛啷…… 华松被刺穿肩膀手中的那柄鸳鸯刀中的长刀掉到了地上,血水顺着指尖流了下来,那雪亮的刀身没有断裂,但刀刃却是被崩掉了两块,那是刚才和三棱军刺对砍的时候造成的。 “你不是说要放过我么?”华松咬着牙忍着疼痛,看着林昆道。 “我是说放你走,可你太墨迹了,和你一样,我也不喜欢墨迹的人,机会可只有一次,我马上就要改变主意了。” “你有种!” 华松丢下了这么一句没啥营养的话,拣起地上的半残长刀,撒开腿就溜,刚才来趔趔趄趄的,这会儿跑的比谁都溜。 “昆哥,你为啥放了那小子?”余志坚马上就疑惑的问道。 “不放了怎么样,难不成给他杀了?”林昆笑着说道:“他的那条胳膊,以后算是半残了,肩骨被刺穿,伤了里面的筋脉,就算是伤好了看起来和常人无恙,以后用刀是不行了。” “这还差不多。”余志坚笑着说。 “你为什么对他偏见这么大,刚才交手的时候吃亏了?”林昆笑着问。 “吃亏谈不上,这小子却是挺强的,我是看不惯他的嚣张劲儿。”余志坚咧嘴笑道。 “本来有人是让我要了他的命,可我又不是杀手,别人让我杀人我就杀人,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林昆笑着说道。” “有人要杀他?”一旁的姜夔生疑惑的道。 “是他的老板么?”司蓉儿接过话头。 林昆笑着看着司蓉儿说:“行啊蓉儿,这你都能猜出来了,快跟大家分享一下经验,你是怎么猜出来是他老板要杀他的。” 司蓉儿眨巴了两下大眼睛,笑着说:“很简单呀,就是瞎懵呗,主要吧还是直觉,女人的第六感可是很准的呢。” “……” 几个男人一起看着司蓉儿,也包括林昆,旋即一个个翻着白眼表示无语。 林昆冲余志坚道:“把外面的那些人都给放了吧,留着也没啥用。” 余志坚答应了一声就去放人,随后一行人也离开了养狗场。 林昆开着野马车本来要往维多利亚酒吧驶去,可楚静瑶却要去火车站,林昆看着楚静瑶疑惑的说:“媳妇,真生气啦?” 楚静瑶笑着摇头,“我和澄澄留下来,终究是你的软肋,沈城不比中港市,这儿对于你来说一个新的空间,在没有完全掌握这儿之前,我和澄澄在这儿待着也不安全。” 林昆看着楚静瑶,说:“媳妇,难道你还不相信你我么,不管这儿有多危险,我一定不会让你和儿子受到伤害的。” 楚静瑶温婉的笑着说:“林昆,我相信你,可我和澄澄已经商量好了,不想继续留在这儿当你的软肋了,而且我也和小白和蓉儿说好了,我们今天就一起回中港市,等你这边什么时候稳定下来了,我们再商议以后是在沈城还是中港市。” 楚静瑶说完,后座上的澄澄也是一副懂事的小模样道:“爸爸,我和妈妈不留在这儿耽误你工作了,你好好工作,认真的打坏人,等坏人都打跑了,我和妈妈再过来看你。” 林昆看看楚静瑶,又看向后座上的澄澄,笑着说:“儿子,你回中港市了,难道就不想爸爸啦,跟妈妈留下来好嘛?” “想爸爸是想爸爸,但我不能留下来,我不能耽误爸爸工作。”澄澄嘟着小嘴摇头,“爸爸你快点打光坏人,我和妈妈就能来看你了,到时候让外公给我在这儿买个大房子,以后我就又多了一个家了,我要让外公也搬过来住。” “好,那你回家要听妈妈的话,不要惹妈妈生气,听见没?” 林昆笑着说道,澄澄马上点气了头,道:“爸爸你放心,我一定不会惹妈妈生气,也一定会好好照顾妈妈的。” “儿子真棒,儿子这是长大了。”林昆笑着说,又看向楚静瑶,眼神中流露着不舍,道:“真的已经决定好要走了么?” 楚静瑶笑着点点头,“又不是生离死别,也不是再也不见面了,你好好在这儿待着,尽快把这边的事情解决了。” “一定!” 车子停在了火车站的停车场,林昆给蒋叶丽打了电话,蒋叶丽已经在网上把四个人的票定好了,而且也派人把小海东青和小灰灰送了过来,澄澄一看到两个小家伙兴奋的不得了,抱着小灰灰的脖子就亲昵的喊道:“灰灰,你能陪我回家太好了!” 小海冬青站在澄澄肩膀上,似乎有些吃醋澄澄没有跟它说话,用它的小脑袋蹭澄澄的脸颊,并发出一阵低低的叫声,这声音一听就是不大开心。 澄澄马上又抱着小海冬青的脖子蹭了蹭,“小海冬青,我也爱你!” 林昆和楚静瑶站在一旁,林昆笑着对楚静瑶说:“这两个小家伙现在还没长成,但机器通人性,而且战斗力极高,有他们俩陪在你和澄澄的身边,一来能陪澄澄玩,二来当你们遇到危险的时候,这两个小家伙也能保护你们俩。” 楚静瑶温柔的笑了笑,抬起一双葱白的玉手,在林昆的领口整理了一下,“以后穿衬衫记得,最上面的口子解开才好看。” “扣着呢?”林昆笑着说:“就不好看啦?” “扣着不是显得不好看,而是太正式了。”楚静瑶目光抬起,看着林昆的眼睛,笑着说:“你看起来可不像那么正式的人。” 林昆故意脸色一板,做出一副严肃的表情,道:“媳妇,我这样正式了不?” 楚静瑶笑着说:“正式又不等于是严肃,是一种气质,我爸就是一个看上去很正式的人,算了,你学不来的。” “那我啥气质啊?” “你呀?” 楚静瑶笑着说:“你是典型的吊儿郎当的性格,说的文艺点,潇洒不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