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谁更强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谁更强

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谁更强 林昆一个眼神看过来,司蓉儿马上会意,转过身将身后的两把刀向华松抛了过来,这两把刀本来就是他的,一长一短的鸳鸯刀。 鸳鸯刀的一长一短可是有讲究的,长的不过一米二,短的不过七十公分,长刀负责进攻,短刀主要的作用是防守,一长一短配合起来攻防兼备,可不是普通的双刀能有的效果。 华松停止攻击,接住双刀,疑惑的向林昆看过来,“你什么意思?” “用刀的高手不用刀,我就是赢了也是胜之不武。”林昆笑着说。 “哼,有刀在手,你就等着受死吧!”华松将手中的两把刀一抡,空气中寒光一闪,阴森撩人的杀气蔓延开来。 “还是那句话,你妈真没教育过你,做人要低调么?”林昆嘴角挂着笑容,笑的颇为无奈,“就算你妈没教育过你,老话总听说过吧,少装逼,装逼是会招雷劈的,年轻人。” “我去尼玛的!” 华松一声怒骂,整个人完全近乎狂暴,手中的两把白刃硬刀,向着林昆就剁了下来,唰唰唰的,在空气中虚晃起了无数的刀花。 一般都是用剑的人才能抖动起剑花来,这用刀也能晃出刀花的可真不多见,尤其华松这么一个大块头,看起来敏捷性就很一般,结果人家手上的功夫还真是挺细腻的,这倒是挺超乎预料的。 林昆眼睛微微一眯,嘴角勾起一抹轻佻的笑容,道:“就这点本事呢?” “剁了你足够了!”华松语气狂暴的道,充斥着一股强大的自信。 他华松虽然长的丑了点,皮肤黑了点,脾气差了点,从外表来看除了身高马大,绝对没有任何的优势,但只要两把刀在手,他的心里就有一股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傲气。 眼看着两把刀就要劈头盖脸的笼罩下来,林昆还是没有任何躲避的神色,就仿佛他根本就没看见那两把刀似的。 周围的人脸上全都紧张起来,澄澄吓的小脸煞白,张大了嘴巴,“爸爸!” 楚静瑶也是惊慌失色起来,“林昆……” 司蓉儿和慕容白、余志坚、姜夔生几个人都已经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这时…… 林昆的胳膊突然一抬,一把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了满脸杀气狰狞的华松,华松手上的两把短刀马上停下,胳膊僵硬的悬在半空。 “唉……” 林昆一脸无奈的叹了口气,摆出一副看白痴一样的眼神,表情僵硬的华松说:“兄弟,你一定没看过一个讲述忍者被虐的岛国电影吧,影片里有一句话很经典,武功再高也没有子弹厉害,我只要稍稍的一扣动扳机,你的脑袋马上就……” “少特么废话,要杀赶紧开枪,老子没时间跟你在这墨迹。”华松咬牙牙关,从嘴里阴冷冷的蹦出了一段话来。 “昆哥,崩了这小子,太特么的无知了,让他脑袋开花!”余志坚在一旁愤愤的叫嚣道,这枪要是在他手里,早崩烂华松的脑袋了。 “昆哥,快开枪吧,我都已经捂好了耳朵,就等着听声音了。”司蓉儿笑嘻嘻的说。 慕容白和姜夔生没有插话,楚静瑶把澄澄抱在了怀里,捂上了澄澄的眼睛。 林昆呵呵一笑,银白色的沙漠之鹰在手上打了个转,收了起来,看着华松说:“来吧,不墨迹,你要是能挨的过我十招,就算你赢。” “煞笔,这可是你自找的!”华松阴冷的一声叫骂,嘴角勾起了一抹狰狞的笑容,同时手中的两把刀子一前一后的劈落了下来。 林昆眼睛微微一眯,平静的双眼里惊起一抹寒光,左手向上一撩,乌金色的鬼畜握在了手中,迎着那两把刀就劈了上去。 叮铛…… 火花迸溅,两把刀先后的劈在了三棱军刺上,林昆握着三棱军刺的手猛的一发力,手背上青筋暴突,突然的一股大力顺着三棱军刺,就向那两把鸳鸯刀掀了过去。 华松双手紧紧的压着两把刀,本来想仰仗自己的大力,将三棱军刺给压下去,拼力量不管跟谁,他一向都是极有信心的。 可结果没想到,三棱军刺上突然爆出的一股大力,直接将他手中的两把鸳鸯刀给掀飞了起来,他目光中闪过一道惊凛的光芒,脚底下快速的向后退,身体有些趔趄。 这时,林昆手中的三棱军刺,嗖的一下仿佛化作了一道离弦之箭,冲着华松的胸口就扎了过来,乌金色的光芒凛冽,一瞬间强大的杀气以三棱军刺为中心爆发了开来,空气中卷起一阵冷风。 华松心中大骇,赶紧强行的站稳双脚,挥起了两把鸳鸯刀就迎了上来,叮铛的又是两声响,乌金色的三棱军刺,以势不可挡的气势,接连将两把鸳鸯刀给崩开了,华松的两条胳膊左右张开,胸前完全暴露在了三棱军刺的刀下下。 嘶…… 华松倒吸一口凉气,眼睁睁的看着乌金色闪耀着杀气的刀尖越来越近,除了眼球不断的瞪大,自己完全别无他法,胸膛中一瞬间被恐惧溢满,眼前仿佛已经出现了死神的影子。 死神狞笑,背上一把巨镰,遮在那长长帽檐下的眼睛,正冲他不怀好意的笑。 一股前所未有的绝望,瞬间将华松整个人淹没,他静静的闭上了眼睛,已经对在这世界上最后的挣扎放弃了希望。 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 时间流逝,华松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不是应该感到疼痛么?难道死亡最终的感觉,就是感觉不到疼痛,还是…… 华松疑惑的睁开了眼睛,眼前林昆正一脸淡然的微笑看着他,他心中顿时大骂一声,“次奥,老子都下地狱了,怎么还能看见这小子,特么的,难不成他真是死神化身?” “今天放你一条生路,走吧。”林昆淡淡的笑道。 “我没死?” 华松惊诧的说了一声,目光缓缓下落,胸前,那把三棱军刺几乎已经贴到了衣服上,再稍稍的往前一点,就要刺进来了。 “别特么废话了,趁着我现在心情不错,有多远给我滚多远,我要是改变主意了……” 林昆的话不等说完,华松拱起了手,冲他做了一个揖道:“姓林的,我确实小看你了,以后有机会我们再战!” 唰! 三棱军刺突然在半空中一划,刺向了华松的左肩,速度奇快,华松几乎什么都没感觉出来,就发现自己的肩膀被刺穿了,腥红的血水溢了出来,就连疼痛似乎都来的慢了半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