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一十八章:满脸怒气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六百一十八章:满脸怒气

第一千六百一十八章:满脸怒气 华松瞪着一双眼睛看着林昆,他这满脸的伤,多数是被余志坚给打的,林昆笑着问余志坚为啥下手这么很,余志坚咧嘴一笑,道:“其实也没啥原因,就是看这小子不顺眼。” 林昆笑着直摇头,冲余志坚道:“志坚,你这理由有点牵强啊。” 余志坚嘿嘿笑道:“昆哥,那你帮我想个理由,我再削他一顿。” 林昆笑着摇头,道:“咱不能这么欺负人。”回过头看着嘴里头被塞了条毛巾脸色极度难看的华松,笑着说:“我好像见过你。” 华松呜呜叫唤着,手脚不断的挣动,林昆拍了拍他的肩上,笑着说:“哥们,你轻点折腾,这手上和脚上都上着塑料箍呢,越挣越紧,到最后手脚上的血液不流动,时间一长可就得截肢了。” “呜,呜呜!” 华松继续叫唤着,但手上和脚上已经不挣动了,目光仇怨的看着林昆。 “有话要跟我说?”林昆笑着抽出了华松嘴里头的破毛巾。 “咳,咳咳……” 华松马上干呕的咳嗽了起来,待稍稍舒服了一些,马上张开了嗓门大骂:“特么的,这谁的臭毛巾,臭死老子了!” 林昆赶紧把手里头的毛巾丢了一边,那毛巾上一股臭烘烘难闻的气味,上面沾染了不少呕吐出来的污秽东西,应该是刚才华松被塞住嘴的时候没忍住吐出来的,可再看眼前的华松,嘴里头也挺干净的,也不像是憋了呕吐秽物的样子。 吐是肯定吐了,这嘴里头没憋东西,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吐出来又咽回去了……额,这光想一想,就令人一身鸡皮疙瘩呀。 要命的是,这会儿窗户外面,传来了幽幽的一声:“最臭的那条毛巾,好像是我擦脚的吧……哎哟,疼死我了。” 华松那咆哮愤怒的脸上,脸色顿时变的更加难看了,冲着窗户的方向,就大吼着骂了一句:“你特么的是谁!” 声浪太强,离的近了都快要把耳膜震碎了,林昆赶紧捂住耳朵。 窗外那幽幽的声音又传来,“我是老田头啊,后生仔你骂我做什么,又不是我把毛巾塞进你嘴里的,臭死也不怨我啊。” 老田头? 华松脸上的表情立马愣了能有两秒钟,紧接着又是一阵干呕起来,一想到那老田头的邋遢模样,塞嘴巴的毛巾还是他擦脚的,感觉就像是吞了一碗大粪坑里捞出的蛆一样。 “行了,这塞都塞了,吐你也吐了,咱们可以谈谈了吧?”林昆蹲在华松的面前,笑呵呵的说。 “你特么给我过来!”华松没有搭理林昆,直接咆哮着冲余志坚吼道。 一听说那条毛巾是外面那个邋遢老头擦脚的,余志坚赶紧就想找个地儿把手洗了,还不等动弹呢,华松的咆哮就冲他过来了。 余志坚眉头一皱,不乐意了,等着华松道:“你特么还哔哔是不?”说着,提溜着巴掌就走了过来,又要动手。 余志坚是个暴脾气,林昆可是知道的,眼看这家伙来势汹汹的架势,林昆赶紧把他拦住,“志坚,淡定一点。” 话音刚落,这身后的华松就开始吵吵起来了,“姓林的,别特么拦着他,有种你把我松开了,看我不打死这孙子!” 林昆回过头,还不等说完,一脸狼狈鼻青眼肿的华松,有将矛头对准了他,大吼道:“还有你姓林的,有本事跟老子一对一的干一架,老子特么不打死你,再抢了你媳妇。” 林昆本来还挂着笑容的脸颊,突然一黑,向华松的跟前走了一步,华松嘴里头含着一头唾沫,突然仰着头就要向林昆吐过来。 林昆眉头一皱,抬起大脚板子就踩了过来,正好踩在了华松的嘴上,直接把华松整个人给踩的后仰倒在了地上,华松呜呜的挣扎了两声,喉咙上下蠕动了一下,那一口带着血滋滋的唾沫,硬生生的咽进了肚子里……也是够恶心的。 林昆把脚拿开,回过头冲余志坚说:“把他的手脚松开。” “昆哥,你这是?”余志坚有些疑惑,这个华松的身手可不赖,这真要给他松开了,难免会做出困兽之斗的事儿来,真要跟这家伙拼命,己方肯定是要吃些苦头的。 “他不是说要跟我打么,那就如他所愿,我今天心情好,就当是免费给他上一课,做人不能太狂,容易被大巴掌抽死。” 林昆笑呵呵的说,脸上丝毫的恼怒之色也没有,余志坚点了点头,既然林昆已经做了决定,他是绝对不会去违逆的。 从兜里掏出一把刀子,余志坚弯下身来,在华松脚上的塑料线箍上一挑,紧接着又在他背在身后的那双手上一挑。 线箍开了,华松马上从地上跳了起来,瞪起了一双眼睛,嘴角勾起一抹狰狞的笑容,同时手上挥起了拳头,就向余志坚砸了过来。 余志坚心中无惧,可不想跟这小子硬碰硬,这家伙的力量太强,自己跟他拼力量,吃亏的只能是自己,脚底下匆忙的就向后退了一步。 啪! 站在一旁的林昆突然伸出手,毫不客气的一个大巴掌就抽了下来,这华松跳起来之后的注意力都在余志坚的身上,等感觉到耳边又劲风袭来的时候已经晚了,只能瞪大着眼睛看着那蒲扇般的大巴掌,毫不客气的抽在了自己的脸上。 华松脚底下一个趔趄,脸蛋子火辣辣的疼,抬起手摸了一把,被打的半边脸颊明显肿了起来,回过头来瞪着林昆,那一脸的表情要多凶狠就有多凶狠,口中一声咆哮:“md,老子弄死你!”挥着一双拳头就向林昆砸了过来。 林昆脚底下向后躲闪,华松接连的两拳全都落空,紧接着又是愤怒的冲林昆咆哮道:“姓林的,你特么的只会躲么?” 林昆一脸淡定的笑着说:“刚才看你的两只手,手心里都有老茧,应该是个用兵器的高手吧,既然是用兵器的高手,手上没有兵器怎么行。” “没有刀,我也一样能打死你!”华松语气狂妄的道。 “哦?” 林昆呵呵一笑,道:“身高马大脾气不小,这牛逼吹的也是响当当的,你妈当初就没教过你,做人要低调一些好么?” “低调尼玛,老子生来就孤傲,这谁特么也改变不了!” 华松又是一声怒吼,挥起了一双拳头,又向林昆砸了过来。 “煞笔……” 林昆满脸无奈的叹了口气,脚底下继续向后躲闪,同时看向司蓉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