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一十七章:君子协议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六百一十七章:君子协议

第一千六百一十七章:君子协议 被唤作刘叔的男交警,循着刚才野马车远去的方向看了看,眼睛微微一眯,笑着对黄源说:“那车车型特殊,想查应该不难。” 黄源眯着眼睛微微一笑,眼中闪过一抹贪婪,“查到它,然后再将它给买下来,以后我就不用开着这辆宝马丢人现眼了。” 刘叔脸上的笑容微微抽搐了一下,瞅着黄源,心中暗骂了一句败家,眼前这辆宝马车买的时候就几十万,改装花的钱比买车还要多,就因为这辆车,黄局长差点被纪检委抓去调查,幸亏局长有一个从商成功的媳妇,要不还真说不过去。 现在,这个败家子居然说这辆花了过百万的车开出来丢人现眼,哎哟喂,这些个官二代富二代的败家功力,着实令人钦佩。 刘永军也就是在心里头想想,局长养了这么一个败家儿子都没说什么,他一个做手下的没必要去惹人嫌来说什么不中听的话。 野马车里,林昆看了一眼后视镜,那辆改装后的宝马车早就被甩的没影了,那辆宝马车看起来改装价格肯定不菲,可不管花了多少钱,好马需要配好鞍,好马更需要一个会驾驭的人来骑,猛踩油门就跟马鞭子猛抽马屁股一个道理。 野马车停在了养狗场的大门外,林昆从车上下来,院子里横七竖八的倒着些人,有田一方的那十八个手下,一个个鼻青眼肿的,两只手被用线箍绑在了身后,看见林昆走进来之后,其中多数还不认识林昆,一个个好奇的看过来。 也不知道是谁小声的说了一句:“他就是林昆,维多利亚酒吧的……” 话没有说完,但明显能感觉的到,众人的脸色马上不好看起来,一个个再看向林昆的目光里,全都升起了一抹恐惧。 剩下的一些人,有养狗场本来的三名员工,其中那个田一方的远房表亲被打的最恨,是司蓉儿下的手,原因是这厮不但长的猥琐,被打的时候还故意的捏了一下司蓉儿的脚。 你妹的,咱司蓉儿小姐的脚,岂是这猥琐的家伙能轻易玷污的,司蓉儿也没跟他客气,上来就是一顿的拳脚相向。 一通拳脚下来,这厮躺在地上口鼻流血,浑身上下直抽搐,还搁那嘴里头往外喷唾沫星子装死呢,结果司蓉儿一脚踹在了他的后腰上,那可是尖尖的高跟鞋,顿时疼的这家伙一声惨叫,眼珠子翻白直接晕死了过去,这会儿又醒了,模样还是那么猥琐,可身上的猥琐气息却是一点也不敢有了。 再就是华松带来的那些人,伤的也都不轻,三三两两的倒在一起直哼哼。 林昆走进了养狗场的平方里头,这间房子平时就是养狗场的人休息用的,房间的角落里,华松被双手双脚捆在地上,身上也没比他外边的兄弟们好多少,同样是鼻青眼肿的。 “爸爸!” 看见林昆,澄澄马上扑了过来,一把扎进了他的怀里。 林昆笑着将小家伙抱起来,摸着小家伙的鼻梁说:“儿子,怎么样,被坏人抓了后有没有哭鼻子呀,跟爸爸说说。” “没有!” 小家伙一脸倔强矢口否认,但说完小眼神马上就不敢看林昆的眼睛,林昆笑着说:“爸爸再给你一次,真没撒谎呢?” 澄澄摇头,然后垂着小脸道:“爸爸,对不起,我又哭了。” “澄澄又没做错什么,为什么要跟爸爸说对不起呀?”林昆笑着说,棱角清晰的脸颊上,满满的都是父亲的慈爱。 “因为……” 澄澄咕哝着小嘴,道:“爸爸说过,男子汉不许哭,遇到了危险,我应该拿出男子汉的气概,不能掉眼泪的。” “没关系,今天这一次情况太危险,爸爸允许你犯一次错误。”林昆笑着说。 “不行不行……”澄澄摇头,一脸的坚决,道:“男子汉大丈夫,不能给自己找借口的,爸爸,我以后一定不哭了。” “万一要是忍不住呢?”林昆笑着说。 “万一……” 澄澄想了想,道:“万一要是忍不住,爸爸你就打我屁股。” “不行。” 林昆笑着说:“我儿子这么可爱,爸爸怎么舍得下去手呢。” “那……” 澄澄深呼了一口气,像是在内心里下定了很大的决心一样,道:“那我就一个月不吃零食,一个月不去游乐场!” “说好了?” 林昆笑着看着澄澄,澄澄的小脸上有些犹豫,但还是坚定的点头,道:“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好,那咱们父子俩的君子协议可就达成喽。”林昆笑着伸出手,澄澄也伸出了小手,父子俩手掌对手掌的拍了一记。 一旁的司蓉儿和慕容白几个人,被这父子俩逗的笑了起来,尤其澄澄刚才那一脸坚决还学着大人老气横秋的模样——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一出口,司蓉儿就掩嘴咯咯的笑了起来。 林昆放下澄澄,看向楚静瑶,楚静瑶一副平静的模样,林昆笑着说:“媳妇,没把你吓着吧?” 楚静瑶摇摇头,笑着说:“有蓉儿他们保护,倒没什么害怕,就是一开始有些紧张澄澄,毕竟孩子什么都不知道。” 这时,司蓉儿的手机响了,司蓉儿接完电话之后,对林昆说:“哥,机场的那个老头和老太太已经抓到了,怎么处置?” “交给警察局吧,之前应该有案底。”林昆笑着说。 “要是没有案底呢?” “没有案底,最多拘留半个月,让手下的兄弟盯着点,等他们出来以后,打断手脚,坏事谁都可以做,但得付出点代价。”林昆笑着说。 “会不会有些太残忍了?”楚静瑶插话问道。 “媳妇,我知道你善良,可这世界就是这样,如果坏人做了坏事没有惩罚,那以后这个世界还会有章法么?”林昆笑着说。 “嗯。”楚静瑶答应了一声,便不再多说了,她不是优柔寡断不明事理的人,商业上的强硬手腕,绝不是普通男人能比的,可毕竟考虑到对方是老头老太太,断了手脚有些太过残忍,但听林昆那么一说,也确实是那个道理。 如果这个世界上,做了坏事得不到惩罚,那还会剩多少好人? “昆哥,院子里的那些人,还有这个家伙怎么办?”余志坚指着被绑在地上的华松说。 林昆走到华松的面前,笑着蹲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