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一十三章:男人公敌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六百一十三章:男人公敌

第一千六百一十三章:男人公敌 有人说,死亡不可怕,可真正不怕死的人有几个?更别说生不如死了。 林昆和卢月从别墅里走了出来,庄园外的阳光明媚,空气红泛着丝丝的山间清新,两人走出了大门口,上了林昆的车。 野马车发动,坐在副驾座上的卢月转过头看着林昆:“你刚才抽的雪茄还有么,能不能给我也来一根。” 林昆摸了摸兜,掏出刚才他抽的剩下的半截的那一根,“就剩这半根了,你要是不嫌弃我给你点着,要是嫌弃的话……” 话音未落,卢月的手已经伸过来,将雪茄拿过去咬在了嘴里,自己从兜里掏出一款红色的精致打火机,喀嚓的点着。 “呼……” 卢月深吸一口,吐出一团烟气,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看着林昆说:“不错嘛,正宗的古巴货,可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 “挺识货。” 林昆笑着说了一声,野马车开上路,才刚刚离开小庄园不远,就和迎面而来的救护车擦肩而过,林昆看了一眼后视镜,笑着说:“说说吧,把你想告诉我的都跟我说说。” “什么?” 卢月一只手夹着雪茄,向林昆看过来,脸上的表情有些疑惑。 “你是个聪明人,我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但如果你喜欢装傻的话,我没那个耐心也没那个时间,机会可只有一次。” 林昆回过头看了卢月一眼,脸上的笑容温暖怡人,可话里却是透着凉飕飕的味道,卢月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动,低着头又嘬了一口雪茄,抬起头再次看着林昆,道:“我说。” 车厢里沉默了两秒钟,卢月这才缓缓开口,道:“这一切其实都是一个交易,但这交易的背后又不光是交易那么简单,我听命于我的老板,是我的老板让我和田一方合作的。” “你老板是谁?” “这个暂时不能说。”卢月面露为难,同时荡起一抹恐惧,她害怕眼前这个看似温顺的男人,突然冰冷起来,刚才在别墅里的那一幕,实在是已经成了她心里的阴影了。 还是那句话,没人愿意生不如死,也没人有那个勇气去接受。 “不光是交易,那交易之外的东西呢,是另一个阴谋?”林昆笑着说,回过头笑着看了卢月一眼,没有丝毫气恼的意思。 卢月稍稍放宽了心,但手心里已经紧张的出了一层细汗,只好又深吸了一口雪茄,将那满心的不安稍稍压了下去。 “我的老板其实想跟林先生合作,但不清楚林先生的实力到底如何,所以正好借这次机会,把沈城的三大掌门卷进来。” 说完,卢月又摇头说:“不对,应该是恰好三大掌门和林先生之间有了冲突,再加上吉森省那边的周先生也要对林先生下手,所以我老板就借着这个机会来试探一下林先生。” “你老板到底是什么人?”林昆笑着说:“你不应该是周典的人么?” 卢月的脸上闪过一抹诧异,旋即笑了起来,道:“看来,我还真是低估你了,只能说明是我太蠢了,一个在中港市扬名立万,到了沈城又搅动的满城风雨的男人,若是连这点事情都看不透,又怎么能配得上‘过江龙’又或者是‘混江龙’这三个字?” “不过有一点你肯定没有想到,我的老板可不光是周典。” 卢月笑了起来,眼神深邃而又迷离的看着林昆,林昆一脚刹车停了下来,直接把卢月给晃了一跟头,脑袋还差点撞到玻璃上,抬起头头发有些凌乱满脸幽怨的看着林昆:“你故意的吧?” 林昆看着她那一双臻黑的眸仁,笑着说:“从我们认识到现在差不多半个小时,刚才是我见过你最有女人味的瞬间,我想你这拉拉的习惯不是天生的,应该可以把你掰弯了。” 尽管心中对林昆恐惧,但一听林昆这么说,提及了她敏感的身份,卢月还是马上竖起了眉毛,满脸杀气的瞪着林昆说:“你这么说,是不是对我的性取向有偏见?” 林昆笑着说:“你先别激动,我这也是就事论事,你长的虽然算不上漂亮,但也挺耐看的,这天下的女人本来就比男人少,你还要跟我们男人来争抢名额,是不是太过分了。” “你……” “就当是开个玩笑,既然你这么抵触,那咱们换个话题聊聊,你的另一个老板是谁?你是在这中间玩无间道呢还是?” “我的另一个老板是……”卢月一副凶巴巴气呼呼的模样,差一点就脱口说了出来,但最终还是忍住了,一副看透阴谋的模样,伸出手指指着林昆说:“好啊,跟我玩套路。” 林昆打开了野马车的天窗,也不打算继续开车走了,座椅往后放了一下,整个人仰躺在上面,从兜里又摸出了一根雪茄咬在了嘴里,另一只手从卢月的手里拿过雪茄点着。 卢月的小脸马上不好看起来,气呼呼的像是一头随时要发飙的小狮子,林昆将那半截雪茄还给她,笑着说:“怎么了,这么一副同仇敌忾的模样,不要忘了我是一个凶人,你应该害怕我才是。” 卢月咬牙切齿的说:“你不是说你再没有新的雪茄了么?”说着,就想要把那根二手雪茄从车窗给抛出去,但最终还没忍。 好歹这也是正宗的古巴货,而且光是有钱都不一定能买的到的高档货。 对于不喜欢抽烟的人来说,这烟算不上啥好东西,可对于喜欢抽烟的人来说,这上等的古巴雪茄,简直就是人间美味。 林昆懒洋洋的叼着雪茄,笑着说:“我刚才没发现我还有新的,你看我这么大方的人,像是能干出这么小气的事的人么?” 说完,又是笑眯眯的指了指外面路边的一片荒地,里面杂草丛生,周围也没什么人家,道:“把你能告诉我的,不能告诉我的都告诉我吧,否则我就把你这跟全华夏男人抢女人的女人给杀了,然后随便在这儿挖个坑给埋了。” “你……” “要是能给这片荒地上的野草增加些养分,你说他们能不能开出花儿来?”林昆笑着对卢月说,卢月的脸色却是沉了下来。 林昆笑着接着说道:“我是一个讲道理的人,别人对我好,我肯定不会对人差,别人要是算计我,我的脾气可不太好。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再要是犹豫的话,可只能当养料喽。” 卢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