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一十二章:她是攻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六百一十二章:她是攻

第一千六百一十二章:她是攻 “杀,杀人诛心……” 田一方气喘吁吁,额头上冷汗一层,目光里的怨毒与悲愤更浓,同时一缕由心的恐惧,如同浩瀚的大海翻涌了起来。 这个年轻人…… 比他想象中的要恐怖的多,一副笑的淡定的模样,诛心却是比杀人更可怕,此时他的这番残废的模样,远比杀了他更残忍。 “你,你,你……”田一方咬牙切齿,他想张开嘴咬舌自尽,可嘴巴刚刚张大,林昆的拳头已经猛的砸了过来。 砰! 一声沉重的闷响,田一方那满心不甘怨毒的话还没说出个究竟,嘴巴仿佛重重的被铁拳擂中,门牙崩断满嘴血腥,剧烈的疼痛使得田一方再次险些昏厥过去,翻着白眼瞪着林昆,吐出了四五颗断牙,含糊不清的道:“小子,你狠!” “杀人诛心,当然要诛的彻底了,否则万一田掌门想不开咬舌自尽了,那我这心岂不是白诛了。”林昆手里夹着雪茄,笑呵呵道。 “你……” 田一方欲哭无泪,满心的绝望让他几近疯狂,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和你就算有仇,也不至于你这么阴狠……” 林昆笑了笑说:“你说的没错,就算我们之间有仇,我也不至于对你下这么狠的手,一个人犯下了恶果,总需要受到惩罚,你自己做了多少坏事,你心里比我清楚,我林昆没那么高大上扮演救世主,但遇到了你这种禽兽人渣,该下手就下手的狠一点。” “你……我……”田一方口齿不清,不甘心的还是试着吐出舌头试了试,结果嘴巴前面的牙都被打断的差不多了,根本咬不断。 什么叫生不如死,活了大半辈子了,这一刻田一方才由心感触。 林昆站了起来,笑着向缩在墙角的卢月走过去,尽管强做出一副不害怕的样子,但此时卢月脸上的表情还是很僵硬,脸色也煞白,尤其看着林昆走过来,身体不由向后退了退。 “我有这么可怕么?”林昆站在卢月的面前,笑呵呵的道,一脸阳光灿烂的表情,温暖的就如同邻家的大哥哥一样。 “有……” 已经尽量克制自己的语气了,可还是忍不住的喘息了一声,卢月看向林昆的目光也开始摇摆不定起来,小脸更白了。 “那可能是你的错觉,我可是一个暖男。”林昆笑的灿烂,胳膊一抬摁在了卢月身旁的墙上,来了一个标准的壁咚姿势。 “我,我不喜欢男人。”卢月紧张的低下头,这还是她第一次对男人有心跳的感觉,虽说这心跳的感觉不是因为暧昧,而是因为恐惧,但这种奇特的感觉令她浑身好似一阵电流滑过,令她那长久以来不曾为男人所波动的心一下子…… 卢月缓缓的抬起了头,一双明眸的大眼睛目光复杂的看着林昆。 “呵呵。” 林昆浅浅一笑,道:“其实我早看出来你是个拉拉,不论是你说话的形态,还是你的穿衣打扮,都说明你是一个攻。”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卢月的语气还是有些胆颤,但比起刚才的那股窒息般的恐惧,明显好了不少,或许是因为内心里突然的一动,又或者是…… 她不愿意去想,只知道这股很其妙的感觉,像是电流刺穿了心脏,再看着林昆的时候,感觉他比刚才看起来更顺眼了。 本来林昆长的就不差,淡淡小麦色的一张脸颊线条刚毅,有着一股男人该有的英气,与此同时那一脸吊儿郎当当的模样,还有着一股痞痞的可爱。 林昆伸出手,在卢月的左耳垂上拨弄了一下,那儿挂着一颗黑色的小肉环,笑着说:“这种配饰往往都是男人的标配,你一个姑娘家家的戴着这个东西,还放在左耳上,只能说你长了一个女人的外表,心里头却是住着一个男人。” “这就能看出来?”卢月不屑的笑了笑,小声嘀咕了一声:“胡说八道。” 林昆的手又在卢月的耳朵上摸了摸,被林昆三番两次的摸耳朵,卢月的身上更是有一股电流般的感觉划过,而且还越来越强烈,以前要是被男人这么摸着,她肯定动用武力,一个膝盖冲撞撞的对方蛋碎,可对林昆她却一点这个冲动也没有。 不能说是她喜欢他,贴切的说应该是她没有那个勇气吧。 从刚才亲眼见识了林昆怎么打趴下田一方手下的这群弟子,再到林昆打趴了田一方,然后用‘诛心’的手段摧残了田一方之后,她对林昆的认识瞬间从过江龙上升至了冷血杀神。 可他看起来真的一点也不冷血,要不是那要死不活的田一方这会儿还趴在他身后的不远处,在那儿痛苦的挣扎着,单看眼前这个阳光明媚而又带着淡淡脾气的男人,卢月一定会认为自己刚才所看到的一切都是错觉,或者是一个梦。 “耳朵上的头发这么短,剪的这么立正,心里头住的不是个男人,难不成还是个羞答答的小姑娘?”林昆的手突然向下,一下子落在了卢月的胸前,笑着说:“这么平坦,要真是生了一个小女人的心,怎么也会发育的这么平吧。” “你!” 卢月的眉头突然皱了起来,大骂一声:“流氓,你撒手!” 林昆马上将手抬了起来,笑了起来,道:“别紧张,我只是测试一下,正常的女人被摸了胸之后,除了气愤,还会有一丝小羞涩,而你呢只有气愤,没看出半点的羞涩。” “这就说明我是攻了?”卢月皱着眉头,面若冰霜的说道。 “这些还不够呀?”林昆把嘴里头的雪茄拿出来掐灭,揣进了兜里,调笑道:“要不然我找个美妞过来,让你俩现场证明一下?” “色胚!” “十个男人九个好色,还有一个是gay,我不是那个gay。” 林昆笑着说道:“行了,玩笑也开完了,说说我们之间的正事吧。救护车也会儿就会过来,我们留下来只会凭添麻烦,不知道你是开车来的,还是被人接过来的,有兴趣坐我的车么?” 卢月疑惑的看着林昆,道:“为什么?” 林昆笑着说:“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我心情不错,打算暂时放你一马,这个理由行么?如果不行的话,就是我想从你嘴里知道点什么,你要是配合我们就是朋友,不配合的话。” 听着林昆的话,卢月不由的将目光看向对面地上的田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