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杀人诛心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杀人诛心

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杀人诛心 闻言,这十多个弟子皆是一愣,随后一窝蜂的就向楼梯口挤了下去,或许此刻他们的心中已经明白,今天别说是他们了,就是他们一向崇拜的武林高手田大掌门,恐怕也是在劫难逃了。 削铁如泥的神兵听过,但现实中见到的这还是第一次,能够手持神兵如同握着死神镰刀的修罗,这种人岂会是一般人。 尤其听到那句……再不走,接下里切的就是你们的脖子。 这些个弟子的脖子不由的一凉,好像已经闻到了自己脖子上喷溅出的血腥的味道,生命只有一次,武功可以不练,所以这一刻他们也不再管掌门不掌门了,一个‘逃’字要紧。 “回来,都特么的给我回来!”田一方怒声咆哮,可任他咆哮,那些个弟子脚底下的速度不减,反是越来越快了。 田一方回过头,目光幽怨复杂的瞪着林昆,深吸了一口气将胸口的憋闷压了下去,尽量让自己语气平静,“小子,你以为你赢了么?今天我就是死,也得拉上你半条命!” 林昆微微一笑,有些无可奈何,叹了一口气,目光轻佻的看着田一方,道:“田掌门,你也是活了这大半辈子了,怎么就认不清现实呢,你想拉上我半条命,你有那个能力么?” 唰唰…… 两声脆玲玲的声音响起,田一方的手中突然多了两把刀子,白花花的刀刃,泛着清冷的光芒,一看就是百里挑一的好刀。 林昆摇头苦笑,“动刀子也不行啊,你最擅长的是虎拳,什么时候又改用刀子了?田掌门你这可是学艺不精啊。” “我去尼玛的!” 田一方一声怒骂,几乎是把吃奶劲儿的就使了出来,挥着两把白花花的刀子,就向林昆扎了过来,完全就是一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势头,浑身上下漏洞尽出,但一对雪白的刀刃,却是直直的对准了林昆的心窝,誓要来个同归于尽。 林昆可不想和这疯子同归于尽,他还正是青春大好的年华呢,跟这么一个禽兽不如的老家伙同归于尽,阎王爷都能笑话他。 脚底下连连倒退,眼瞅着后背快要贴到身后的墙上,这时他整个人突然一个侧闪,躲避开了那两把雪亮的刀刃。 田一方仍旧是紧追不舍,两把刀刃调转了方向继续向林昆扎来。 林昆眼中一道戾色闪过,手中那乌金光芒流动的三棱军刺,嚯的一下劈了下来,顿时就听清脆的一声响,田一方的一双虎口应声发麻几乎失去了知觉,手中的两把短刀匕首脆生生的被斩断,两瓣雪白的刀刃叮叮铛铛的掉在了地上。 田一方眼中大骇,这两把刀子可是他花了重金,从一个当代的锻造大师的手里头买来的,过去那也是削铁如泥啊,凭着这两把刀,他可是没少破敌,也没少在别人面前显摆。 可今天…… 这两把令他引以为傲的刀子,居然脆生生的被斩断了,削铁如泥变成了被削铁如泥,这道理去哪儿讲啊。 而就在田一方愣神的这一刹那,林昆手中的三棱军刺再一次挥了起来,嗖的一道乌金光芒,半空中如同一道黑色的匹练落下,噗嗤的一声轻响,伴随着骨头被砍断的微响。 “啊!” 撕心裂肺的惨叫有很多种,但此时撕破了田一方胸膛,刺穿了田一方喉咙的这声惨叫,绝对是最为凄惨的,仰天长啸,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一双手腕被齐齐斩断,腥红的血水喷溅,挥洒一地,额头上瞬间渗出了白毛汗,整个恶人踉跄倒退。 恐惧…… 死亡的恐惧由心而发,田一方目光颤动不安的看着林昆,此时此刻藏在内心那深深的恐惧之中,更有着一丝恨意燃烧。 这恨意不是针对林昆,而是针对他自己,甚至针对他那不学无术的儿子,惹上了什么人不好,偏偏惹上了这么一尊杀神。 如果不是这尊杀神,自己的儿子这会儿不会完全变成一个废人,自己也不会站在这儿眼睁睁的看着双手被斩断,喷涌而出的血水在耗尽他的生命,更是耗尽了他人生所有的骄傲。 没了这双手,他还是那个令人敬仰的田掌门么?没有了这双手,他名下的那些场子还能保的住么?没有了这双手,他过去立下的那些仇家,会接踵而至的来找他报仇,到时候他还是死路一条。 任自己曾经如何的风华绝代,手握财富无数,到如今只有悲催的命运在前方等着他,田一方心如死灰,目光呆滞,这时胸口突然一道大力传来,砰的一声闷响,将他撞飞。 林昆一只脚将田一方踹飞,呼通的一声响,田一方撞在了身后的墙上,旋即瘫软的倒在了地上,已经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力。 林昆走了过去,从旁边的一个小弟的身上扯下一块衣服,替田一方包扎起了手腕,并回过头冲躲在角落里满脸惊恐的卢月说:“美女,能帮叫一下救护车么?” “啊?” 卢月愣了愣,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林昆笑着说:“伤人不是死罪,可要是杀人可就麻烦了,帮个忙好吗?” “哦……” 卢月应了一声,赶紧拿起了手机拨打120,“喂,这里是……” 给趴在地上的田一方简单的爆炸完毕,又紧紧的用布条勒住了他的两条胳膊,这样田一方就不至于流血过多而死。 田一方抬起头,目光涣散虚弱的看着林昆,狰狞笑道:“哈哈,小子,你还是不敢杀我,原来你害怕担死罪,你还是一个胆小鬼,杀伐不果断,将来肯定成不了大事,我呸!” 一口血唾沫吐了出来,被林昆轻松的躲过,林昆不恼不怒的笑着说:“田掌门,我刚才那骗小姑娘的话你也信,你说我是该夸你单纯呢,还是劈头盖脸的骂你一句无知?” 田一方脸上的表情忽然凝滞,原本涣散的目光,忽然间又恐惧起来,望着眼前唇角淡淡笑容的林昆,却感觉到了一股说不出的阴森。 林昆的三棱军刺突然向田一方的两只脚踝挑去,砰砰的两声清晰可闻的微响,那是脚筋被挑断的声音,田一方应声惨叫,这剧烈的疼痛使得他几近昏厥,林昆突然的一个大巴掌抽了下来,啪的一声脆响,马上就要翻白眼的田一方又清醒起来。 林昆看着满脸仇怨与痛苦的田一方,笑着说:“田掌门,杀人诛心听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