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一十章:死神镰刀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六百一十章:死神镰刀

第一千六百一十章:死神镰刀 啪嗒…… 那价格不菲的米国进口,华夏代工的手机摔的屏幕裂了,田一方脸上的皱纹哆嗦着,一双眼睛恨不得杀了林昆般的瞪着他,嘴唇哆嗦,喉咙也颤抖,抬起那只他以引为傲为他搏下如今万贯家业的手,指着林昆,“你,你居然……” 林昆坐了下来,笑容淡淡的说:“田掌门,你也算是经历过人生大浪的人,这既然是一场阴谋,而且还是你攒的局,不管这其中有什么变故,你可都怨不得别人,愿赌服输嘛。” “我要杀了你!” 田一方语气阴狠的吼了一声,整个人腾的一下跳到了桌子上,向着林昆就冲了过来,两只手变掌为拳,一上来便要使出他的毕生绝学——虎拳。 林昆静坐不懂,似乎根本就没把对面冲过来的田一方当回事,眼瞅着田一方一个俯身,手中的拳头就要凿中他的鼻梁,林昆单手提着桌子猛的往上一掀,眼前这张重量至少在三百多斤的玉石桌子,嚯的一下就被整个掀翻了起来。 田一方眉头一挑,赶紧双脚一跳,想要躲闪过去,可这桌子被掀翻之后,完全就是竖着向他砸过来的,他根本避无可避,尤其这会儿已经跳到了半空,硬是被这桌子给压了下来。 咣…… 紧接着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田一方落地之后,脚下快速后退,没有被桌子砸成伤,可这价格不菲的玉石桌子,却是摔在了地上,碎成了无数的碎瓣,玉石的渣渣飞溅的到处都是。 卢月已经躲闪到一旁,但身上还是被那玉碴子溅到,站在一旁的两个弟子见状,赶紧过去扶住田一方,“掌门,你没事吧!” “md,还愣着干什么,叫人,把这个小子给弄死了!”田一方近乎咆哮的大吼,两个弟子闻言一个还是冲楼下喊人,另一个随着田一方一起冲了上来,拳头挥舞在半空中,和田一方使出的招式如出一辙,但明显气势不如田一方。 林昆淡淡的一笑,不急不慢的站起了身,那弟子冲在前面,眼看着这小子的拳头就要砸中胸口,林昆突然的一伸手,啪的一声脆响,林昆那蒲扇版的大手掌,直接将整个拳头攥在了手中,咧嘴淡淡的冲这弟子一笑,这弟子顿时惊慌失色。 林昆手中用力的一扭,就听嘎嘣的一阵脆响,这小弟应声惨叫,整条胳膊都扭曲起来,嘴巴咧的老大,脸上尽是痛苦之色。 砰! 林昆果断的一拳挥出,正中这小弟的心窝,这小弟又是一声痛叫,整个人凌空倒飞出去,半空中脖子一歪,昏死了过去。 田一方的拳头杀至,呼啸着一阵拳风凛冽,啪啪啪的和林昆对上了三招,林昆向后退了三步,表面上是田一方压制了林昆,但田一方心中却是突然一寒,林昆突然一拳扫向他的面门。 田一方不敢大意赶紧向后退,可这时就见林昆整个人跳了起来,向前一步空中一蹿,那44码的大脚板子向着田一方的面门就笼罩了过来,速度快如一道虚影,劲道卷起风声。 砰! 田一方有心想要躲闪,可根本躲闪不了,只好抬起了双手交叉放在胸前,44码的大脚板子结结实实的印在了上面,田一方的双臂剧烈的一阵疼痛,重重的压在了胸口上。 铿铿铿…… 脚底下一连倒退了三步,田一方伸出手捂着胸口,胸口一阵憋闷,隐隐翻涌着一股咸腥味想要喷出来,被他咽了一口唾沫强忍了下去。 刚刚叫完人的那名弟子见状,二话不说,赶紧就想林昆扑上去,尽管心里头知道自己不敌对方,可这名弟子还是表现出了大无畏的精神,口中一声咆哮——啊,就冲了上来。 林昆直身而立,迎面奔袭过来的微风,轻轻吹过脸颊,就在这名弟子的拳头,马上就要砸中他的鼻梁的时候,他猛的一个大巴掌抽了下来…… 啪! 声音清脆凛冽,还带着一阵嗡鸣,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林昆今个儿算是给这个一只忠心耿耿跟在田一方身边习武的小弟上了一课,真正的武功是不需要任何花哨的招式,一招即可。 被打的小弟两只眼睛翻白,整个人原地如同陀螺一般旋转了起来,两条腿一软,整个人一个大趔趄,摔倒在了一旁,呼通一声脑门重重的撞在了旁边的一个摆放根雕的桌上。 那价格不菲的根雕摇摇晃晃的从桌上摔下来,哗啦的一阵脆响,那精瓷的花盆摔的细碎,根雕也被摔的稀巴烂。 捂着胸口的田一方见状,心中刚刚压下去的那股子翻涌的咸腥味,一下子没忍住,噗的一口喷了出来,红色的血,浓稠的浆,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弥漫开来,将周围的空气染红。 噔噔噔…… 楼梯口传来了一阵脚步急促的声音,十多个身材健壮的武馆弟子,手里头拎着家伙什就冲了上来,上来后个个满脸凶相,口中怒咆着就向林昆冲了过来,手里的家伙什舞的猎猎作响。 林昆唇角淡淡的一笑,左手一挥,三棱军刺出现在了手中,叮叮铛铛的一阵交击声响起,片刻的功夫过后,冲上来的这十多个小弟全都愣住了,满脸惊讶的目光看了看手中握的家伙什,手中的钢管也好,砍刀也罢,几乎全都被拦腰斩断。 恐惧、惊诧、满脸的不可思议…… 这十多个弟子将目光再次落在林昆手上的三棱军刺,那乌金色的光芒流动,散发出一阵清冷,仿佛死神手中的镰刀,一个个的心中惊骇犹豫不定,也不知道是谁先退了一步,紧接着剩下的人也跟着开始往后退,一步、两步…… “一群废物!” 田一方咧开嘴大吼,满嘴血糊糊的模样,见了都让人感到害怕,尤其这些个弟子见了,自己一向崇拜的师傅,怎么被人揍成这副德行,再回过头看向林昆的目光就更畏惧了。 林昆淡淡的冲这些个弟子笑道:“再不走,待会儿我手上的军刺,砍的可就不是你们手里的家伙什,而是你们的脖子。” 一番话平静的不能再平静,甚至根本就听不出丝毫的杀意来,可落在了这些个弟子的耳朵里,却像是根根冰锥一样,直接刺入了心底,浑身上下一阵的哆嗦,手上也开始抖了。 “滚。” 林昆轻轻的吐出一个字,还是那般平静的语气,脸上也还是那般人畜无害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