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零九章:道德审判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六百零九章:道德审判

第一千六百零九章:道德审判 田一方的老脸一下子绿了,那满脸的盛怒之色,就仿佛咆哮喷发的火山,但下一秒火山突然哑火了,连烟都不冒了。 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林昆,嘴巴微微张开,咬牙咯吱咯吱的声音发出,道:“你……你特么这时还有心情开玩笑?” “田掌门,我可不喜欢开玩笑,更不喜欢跟你这儿禽兽不如的人开玩笑,玩笑当然是要跟自己喜欢的人或者好朋友开喽。” 林昆笑眯眯的说着,嘴角歪嗒嗒咬着的雪茄缭绕着一缕青烟。 “东,东,东宇真的在你们手上?”语气已经有些开始哆嗦了,心中那股不好的感觉,尤如大山一般笼罩了下来。 “哈哈哈!” 林昆忽然大笑,指着田一方说:“田掌门,你太好骗了,我是跟你开玩笑的,你安排了那么多高手保护田大公子,我就算是有心想对令公子下手,也得有那个机会才行啊。” “呵,呵呵……” 田一方马上松了口气,心中豁然开朗起来,瞥了林昆一眼,鄙夷的道:“姓林的,你该不会是神经了吧,明知道绝望,却往好的地方想,还在这儿跟我开玩笑,老子特么的愿意跟你闹着玩?你儿子的双手和双脚这会儿已经被断了,接下来你要是再不听我的,我就让你儿子去见阎王爷!” 林昆脸上笑容收敛,揉了揉太阳穴,他心中其实没啥恶意,就是想逗扯逗扯田一方这老家伙玩,既然是游戏,那当然就要以玩游戏的心态去玩,从他一进这个小庄园的大门到现在,整个庄园里的情况基本上已经摸的差不多了,如果他来硬的直接跟田一方动手,在这儿的这些人都不是对手。 可那么残暴这游戏是不是太缺少了美感与乐趣,而且这里还多了一个颇为神秘的女子,一身干练的穿着,颇有帅气的外表,看向他的眼神里有着一抹说不出的深邃,那不是女人对男人的好感,而是捕猎时发现猎物的兴奋。 “田掌门,我儿子才五周岁,你真就忍心对他下那么重的手?” 林昆笑容平静,就好像是在多一个道德审判的调查。 “五岁怎么了,只要是你的儿子,我就要折磨死他。”田一方咬牙道,阴冷的气息从齿缝间溢了出来,满脸的狰狞与凶残。 “就因为我废了你那禽兽儿子?”林昆淡淡一笑,道:“你那禽兽儿子干的坏事太多,祸害了不知道多少良家姑娘,有的女人可以为了钱跟他上床,可有的姑娘不愿意,威逼利诱也好,强迫也罢,让我撞见了就是他活该受罚。” “你凭什么罚我儿子,你又不是天道,姓林的我告诉你,这世上本就是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别把你自己想的太伟大。” “的确,我代表不了天道。”林昆指了指头顶,旋即笑道:“但在这沈城了,我就是公道,恶人只要落入了我手里,就要受罚,不因为别的,就因为我曾经是一个保卫国家,保卫人民的军人,我们在边境上流血捍卫这个国家,你们这群蛀虫却特么的在这花花世界里为非作歹,凭啥?” “你……” 田一方一时间被噎的没话说,老脸也不自觉的有些发热,可马上脸上的表情就又变的狰狞起来,禽兽和精神病人之间有一个共同的区别,就是永远都不会承认自己禽兽或者精神病。 “你少特么的拿道德标准来审判我,这世界本来就是这样,弱肉强食,老子我也是从一无所有打拼到今天的,这一切都是我靠双手搏来的,我现在想怎么用这资源是我自己的事。” “呵呵……” 林昆笑了,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着田一方,这个沈城里三大掌门之一,名望差不多最高的田掌门,就像一个跳梁小丑一样,在为他过去所犯下的恶行,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 “你的儿子是人,那别人家的姑娘,别人家的儿子呢,他们被你儿子祸害,被你祸害,被你儿子欺负,被你欺负,你儿子被我给踹碎了蛋,你阴谋用尽的找我报仇,可人家的姑娘和人家的儿子呢,人家不一样想找你报仇么?” “他们……” 田一方咬了咬牙,理直气壮道:“他们的爹妈没能耐,他们自己也没能耐,活该被我儿子祸祸,活该被我儿子欺负。” 啪啪啪…… 林昆又是笑着鼓起了掌,摇头称赞道:“田掌门,你这恶人的心性还真是无药可医了,这不要脸也是展现的淋漓尽致。” “你少特么的废话,再不废了你自己的手,我就打电话要了你儿子的命,你不用在这跟我假装淡定,我知道你心里比我还急。” 田一方目光阴森的瞪着林昆,嘴角的笑容狰狞,“我数三个数,一……” 林昆静静的看着田一方,嘴角挂着笑容,脸上的表情淡定的不能再淡定了,嘴角咬着的雪茄丝丝燃烧,香气弥漫。 坐在地面的卢月好奇的看过来,眼神中竟闪烁起一丝欣赏。 “……三!” 话音落地,铿锵有声,田一方从卢月的手里将电话拽了过来,拨出了刚刚通过两次电话的号码,就吩咐道:“弄死他!” 看着面目狰狞,一脸狂热的田一方,林昆也拿起了手机,拨出了号码之后,淡淡的说道:“算了,留他一条命让他生不如死吧。” 田一方挂了电话,林昆也挂了电话,林昆的嘴角还挂着笑容,田一方脸上的表情又是疑惑起来,时间像是被拖长,但又是转瞬间,两秒钟很快过去了——嗡,嗡嗡…… 田一方兜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他的手伸进裤兜掏了出来,号码很熟悉,是他亲儿子的,他一边惊疑不定的看了林昆一眼,一边赶紧接听了电话,“喂,东宇你没事吧?” “爸……” 一声凄惨的嚎叫,夹杂着近乎咆哮般的哭声,得受到多大的痛苦,才能发出这股撕心裂肺般的声音,这突如其来的强大声浪,刺激的田一凡的耳鼓一疼,他本能的就将手机挪开。 “儿子,到底怎么了?”田一方赶紧问道。 “你,你为什么要让人废了我的双手,又废了我的双脚,还切了我的jj,我还是你亲儿子么,你为什么要这么残忍!” 语气哆嗦,声音虚弱,仿佛刚才嘶吼完了那一声之后,整个人已经到了几近昏厥的边缘了,而电话这边的田一方,双目呆滞,脸色煞白,握着手机的手一哆嗦,啪嗒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