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零七章:钦佩钦佩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六百零七章:钦佩钦佩

第一千六百零七章:钦佩钦佩 车子驶入南城外的小庄园,门前小桥,流水潺潺,背后靠着一片正在发绿的青山,白色的大门两旁栽着两棵大杏树。 野马车停在门前,大门吱嘎吱嘎的打开,两个二十多岁一身黑色衣服的年轻人走出来,脚步很快,脸上表情严肃。 推开车门,林昆咂巴了一下雪茄,吐出一团芳香的烟雾。 “林先生,里边请!” 两个年轻小伙子身子站的倍直儿,抬起手指向大院深处。 “不错,好地方。” 林昆两根手指捏出雪茄,笑着赞赏了一声,跟在两人的身后走了进去。 一栋三层高的别墅在院子偏左方的位置,右边是一大片的花园,正值春风复苏,已经呈现出一片浅浅的绿色,花园的中间有一个小型的喷泉水池,里面已经干涸,露出黑色的池底。 别墅的门口站着两个一身黑色衣服的年轻人,同样是身体倍直表情严肃,要是鼻梁上再挂上墨镜,黑道范儿满满的。 古红色的实木大门推开,里面一片明亮,阳光透过窗户落在那一尘不染的地面上,泛起一片金黄色的余晖,像是温软海洋。 林昆抬步走了进去,领路的两个小弟却是停下来了,把林昆让在了前边,然后说上一句:“我们掌门在楼上等你。” 语气冰冷,可是丝毫的敬意也没有,在他们的眼中,这位近来将沈城的地下世界搅动的翻云覆雨的年轻人,不管他有多牛,走进这个别墅想要再囫囵的从里面出来,可就难喽。 林昆嘴角轻轻一笑,抬步走进了大厅,他脚上穿着的旅游鞋,踩在那锃明瓦亮的地面上,真担心把地面给弄脏了。 身后一声沉重的关门声,房间里的气氛忽然涌起一丝丝的凉意。 木质的楼梯踩在上面很有感觉,没有咯吱咯吱的声音,只有那脚步清脆的踢踏声,咚咚咚的很有节奏感,林昆回过头向楼下忘了一眼,这宅子总的来说不错,除了一股说不出的阴森感觉,其他的好像都不错,装修别致,环境优美。 二楼的正厅里,有一张大桌子,桌子两旁坐着人,旁边站了几个人,在座的两个人,一个是田一方田大掌门,另一个是有沈城第一夜总会之称的卢月卢经理。 林昆目光从田一方和卢月的脸上扫过,自顾的坐到了田一方的正对面,目光却是停留在卢月的脸上,笑着说:“这位美女,好像有点面熟。” 卢月盈盈一笑,少有的展现出一股女人味来,不算多么漂亮但却十分俊秀的脸颊上,荡漾开一抹别样的撩人韵味,语气里透着一丝丝的凉意,笑道:“我认得林先生,但林先生不一定认得我吧,林先生可是我们沈城的名人。” “哦?” 林昆笑了起来,二郎腿一翘,雪茄网嘴里头一含,吧嗒的砸吧了一口,仰着脖子吐出了一个圆圆的烟圈,“人怕出名猪怕壮,太出名了也不是什么好事,这不今天就坐这儿了。” 说着,目光向正对面的田一方看去,田一方的老脸脸色很难看,从林昆刚一进来的时候,他本来是有几分得意的,那种复仇的快感在心里头来回的翻腾着,麻痹的你不是废了老子的儿子么,老子今天就要亲手废了你,然后再…… 可打林昆一进来到现在,好似根本没把他田大掌门放在眼里似的,哪怕是一只苍蝇,你也得多看一眼吧,自打这小子进来坐下,那目光始终滴溜溜的在卢月脸上打转,拜托,她长的也不算漂亮吧,你老婆孩子的命可是握在老子的手上。 林昆夹着雪茄的手指向田一方,笑着说:“田掌门,我猜你心里现在在打我的坏主意,赶紧说出来吧,别浪费大家的时间,像你这么大的掌门每天到晚可以高枕无忧,我这个小人物可不行,每天到晚得有一堆的事情要去操心。” “林昆!” 田一方咬牙切齿,腮帮子气的都直哆嗦,伸手指着林昆骂道:“你特么的别给老子狂,你老婆孩子可是在我手里,信不信只要我一个电话,我就能立马要了他们俩的命。” “咳,咳咳……” 林昆假装咳嗽了两声,拍了两下胸脯说:“哎哟我的妈呀,田掌门你可真吓死我了,我老婆孩子可不能有事,说吧你想怎么样,只要你不让我做什么违背道德底线的事,我双手同意,但前提你得保证我老婆孩子的安全,一定要保证。” 这话乍一听起来稍有轻佻,但没什么毛病,可关键是林昆的态度,这么一番恳求甚至说乞求的话,你丫说的态度诚恳一点好不好,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哪像是担心老婆孩子的安全,倒像是在说要杀要剐随你便,老子不在乎。 田一方眉头一挑,脸上的表情更加愠怒,将手机里那段视频又拿出来晃了晃,冲林昆阴狠的道:“你以为我不敢?” 林昆一副亲切的表情,胸前贴在桌子上,往前凑了凑说:“老田,你可千万别这么说,我一直相信你是一个心狠手辣、无恶不作、说一不二、专门干缺德事儿的人,我信你。” 说话态度的诚恳,给人的感觉像是在夸人,可仔细一琢磨这话里头的味儿,尼玛有这么夸人的么,这小子骂人呢! 砰…… 大手往桌子上一拍,满脸暴怒的田一方站了起来,声音几乎是吼了出来,“姓林的我告诉你,今天老子就要玩死你,你敢踢爆我儿子的蛋蛋,我特么也要你生不如死!” “我要先废了你,让你一辈子都做一个硬不起来的太监,我还要把你的手筋脚筋都废了,让你一辈子坐在轮椅上,我还要当着你的面,把老婆孩子弄到这儿,再当着你的面切掉你儿子的蛋蛋,然后再当着你的面,把你媳妇给上了……” 啪啪啪…… 林昆笑着鼓起了掌,脸上没有紧张,也没有愠怒,反倒是有一丝欣赏之色,嘴角喊着笑容,眼神里闪烁着崇拜的光芒。 “你笑什么?”田一方挑着眉毛,盛怒之色不减,语气却是有些疑惑。 “田掌门,你是我到沈城之后,遇见的第一个让我钦佩的人。” 林昆笑着说道,慢腾腾的站起来,“来沈城这么长时间,我见识过太多禽兽不如、良心眼歪的人,你还是我见过的第一个禽兽不如、贼喊捉贼还能如此理直气壮的人。” “你……” “田掌门先别激动,让我把话说完。”林昆眯着眼睛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