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张家一家(2) - 神兵奶爸

第一百六十章:张家一家(2)

第一百六十章:张家一家(2) 见到林昆,张守义那双被命运和病魔双重摧残的黯淡眼眸顿时噙满了泪水,内心的激动化作了这个已经将身体埋在了黄土里大半的男人的眼眶里的热泪,泪水滑落,滴落在地下室发潮的水泥地上,他哽咽了。 “昆子……” 两个字,带着一阵激动的惆怅,在空气中抖落开了无数的悲伤弥散。 “叔!” 林昆声音颤抖的叫道,他想不到那个曾经身强力壮,一下子能扛动二百斤粮食的男人,为何会变成眼前这番模样,他比过去看上去更老更沧桑了,那满是皱纹的脸上布满病魔与岁月留下的痕迹,他仿佛已经没有了明天。 深深的绝望化作悲伤,像没有阳光的季节填满胸膛,热泪涌出了眼眶,这个面对生死都不曾落泪的漠北狼王,突然间哭的像个孩子一样。 “快过来让叔看看!”张守义激动的伸开双手,尿毒症到了末期,没有钱做换肾手术的他,只能坐在轮椅上度日,两条腿肿的已经不能行动了。 “叔!” 林昆又喊了一声,走到张守义的跟前,张守义伸出那双黢黑粗糙的大手,握住了林昆的双手,一双眼睛激动的打量着多年不见的孩子,喉结激动的连连颤抖着,他说:“孩子,你这些年过的好不好,怎么也不回家看看。” “好,叔,我过的好,在部队里有纪律,不能和家里联系,也不能回家,所以就……” “你现在复原了?” “嗯。” “有工作安排么?现在工作可是大事,有一份牢靠的工作,一辈子都不用回乡下吃苦了。” “嗯,叔,我有工作,你放心吧。” “你爷爷的坟头前两天我还去看了,周围让你婶子修理的很干净,你可以放心。” “叔,谢谢你们。” 爷俩热泪盈眶的聊着,许英已经从厨房里走了出来,身材矮小并有些佝偻的擦,一边用围裙擦着双手,一边缓缓的向林昆走过来,看着眼前这个愈发提拔的大小伙子,她在心里默默的对自己说着:“这孩子长大了!” “昆子。”许英叫了一声,双眼里透着说不出的激动,一层薄薄的雾气蒙在了眼中,经过窗外的夕阳余晖照耀,变成了闪闪发光的泪光。 “婶子!” 回过头,看着这个紧紧别离了几年,却仿佛别离了十几年的婶子,林昆的心情更加激动起来,她看起来比过去更老了,她的白发多的数不清了,但她的目光依然那样熟悉,她脸上的笑容依然那么令他感到温暖。 “你这孩子看起来比过去更壮了,部队里吃的比咱家好吧。” “嗯,部队的伙食好,每顿都有肉吃。” “你这孩子从小就喜欢吃肉,还喜欢吃大肥肉不?喜欢吃红烧肉不?” “喜欢!”林昆笑着道,脸上一副单纯的笑容,就好像回到了童年时代。 “那好!婶子给你做了最爱吃的菜,满满一大盆的红烧肉,管饱了吃!” “嗯!” 望着眼前的场景,几乎所有人都被触动了,陆婷看着林昆,他此时就像一个单纯的孩子一样,见到了久违的父母,内心的激动全部写在脸上,她很难想象,这就是那个昔日称霸漠北边境的狼王,令无数毒枭殒命的狼王,只要在漠北的边境上一提到他的名字,所有的毒枭都会逃的狼王! 章小雅完全被这种重逢的氛围感染,她忍不住的哭了起来,梨花带雨的散落,心情被窗外的夕阳的映衬的更加忧伤,她从未看过她的昆哥这一面,印象里他总是嘻嘻哈哈,总是会像个小痞子一样,可现在却哭的像个孩子。 张楚楚也抬手抹泪,她早已经把林昆当做自己的亲哥哥,就跟张大壮一样,从小到大不管有什么事,都是林昆哥哥帮她撑腰,从不让她吃亏。 张楚楚抹着眼泪,走到了章小雅的面前,哽咽着低声道:“林昆哥就是我的亲哥。” 章小雅倔强的道:“他是我的。” 张楚楚道:“那你要好好对他,他是个命苦的孩子,从小无父无母,唯一的爷爷也去世了。” 章小雅哭的更凶了,泪水像是夏季里决堤的洪水猛兽,浸染了那白皙的脸颊。 地下室狭仄阴暗,把沙发推到了一边才摆开了一张大方桌,所有人围着方桌坐定,由张守义提了第一杯酒,他不能喝酒,所以杯里的是水。 “今天大家聚在一起,我这个当家长的说两句,希望孩子们以后都身体健健康康的,事业顺顺利利的,别的我也不多说了,也不会说,干杯!” 大家伙一起碰杯,热闹的气氛就像是过新年一样。 吃过了晚饭,陪着张守义夫妇聊了两个多小时,时间已经快晚上十点了,乡下人都有睡的早的习惯,林昆也就告辞了,本来他想给张守义夫妻俩和张楚楚到外面找个酒店,但老两口一听说要花钱,就干脆的拒绝了。 章小雅这妮子也很实在,邀请老夫妇俩去她家住,老夫妇俩怕给人添麻烦也给拒绝了。 临离开前,林昆单独的把张大壮叫到了一边,道:“大壮,明天你先别去张罗花摊了,咱们一起去看看房子,你这房子不中,得换个像样的了。” “昆子……” “大壮,你就听我的,钱你不用操心,明天跟我到处看看,另外给叔看病的医院,我也抓紧联系,叔的身体怕是拖不了多久。” “昆子,谢谢你!”张大壮泪眼婆娑的道,内心的感激绝对无以言表。 “跟我还说什么谢。”林昆拍拍张大壮的肩膀,“今晚我就先回去了,明天早上我过来接你。” 回去的路上,章小雅顺便也把周晓雅给送回去了,两人的名字虽然很相似,不过却是两种女人,也是命运截然不同的两个人,章小雅对周晓雅不了解,也不知道她过去跟林昆的故事,所以对周晓雅还很尊敬,毕竟是林昆哥的昔日同学兼老乡,怎么着也得客气点给点面子不是。 同学聚会的第二天,黄权就找人给周晓雅送去了一个奥迪a4的钥匙,本来周晓雅今天晚上是可以开车过来的,她没开车就是想林昆能送她回酒店,只是没料到林昆居然没开车,而是坐着章小雅的车来的。 看着章小雅和陆婷,周晓雅的心里说不出的酸溜溜,同时也感慨时间真的是太具有魔力,几年前林昆还是一个穷小子,她如何也看不出他会出人头地,几年后他居然身边的都是美女,无论看上去清纯任性的章小雅,还是端庄得体的陆婷,在她的面前都像是一座大山一样矗立着,她不觉得自己会输给他们,但同时也没有信心自己会赢过他们。 回到还车别墅区的时候,已经将近十一点了,澄澄晚上留在了楚相国那里过夜,楚静瑶一个人早早的回到了卧室睡觉,但客厅里的灯还亮着,那是为林昆留的,小海东青被楚静瑶带回家后变的很乖,这会儿正蹲在阳台的栏杆上眯着眼睛,看到林昆走进别墅的小院,马上扑棱棱的落在他的肩头。 给张大壮找一个房子是眼下的关键,但更关键的还是给张守义治病,他的病已经到了晚期,如果没有紧急的治疗,人怕是很难留的住了。 可在医院这方面,林昆到中港市不过两个月的时间,这段时间里他虽然没少折腾,但却从来也没接触过医院里的人,所以只好向楚静瑶来求助。 楚静瑶房间的门关着,但门缝里透露出灯光,证明她还没睡,林昆走过去敲敲门,里面传来楚静瑶的声音:“都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明天说吧。” “很急。” 林昆只说了两个字,房间的门打开了,楚静瑶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睡衣,看材质应该是西域真丝的,灯光照在上面缭绕起一层细微的光晕,她长发披在肩上,白皙的脸颊涂了一层晚上专用的护肤品,身上一股淡淡的香味散发,如此一个尤物摆在眼前,放在以前林昆早就躁动了,但现在他有正事。 “你……有认识的医院的朋友么?”林昆笑着问,难得表情很正经。 “你哪里不舒服?”楚静瑶问。 “不是,是我叔,他……”林昆把张守义的具体情况大致的说了一遍,然后一副乞求的表情道:“拜托,帮帮忙。” “明天等我电话,这么晚我要睡觉了。”楚静瑶淡淡的道,说完关上了房门。 只要楚静瑶答应了,那这事就八九不离十了,要是在中港市连天楚集团董事长唯一的亲闺女都搞不定的事,那其他人恐怕就更搞不定了。 回到了楼上的阁楼,躺在熟悉舒适的大床上,感觉整个人都放松了,小海东青站在床头,林昆见小家伙这么站怪别扭的,就找来了一个衣架让小家伙站在上面,这样一来小家伙站的可就比站在床头上舒服多了。 第二天一早,林昆早早的就起床了,他先到别墅前的小菜地里看了一下,一个多星期没回来,那菜地里的菜籽已经冒出了新芽,好在前两天中港市下过一场雨,菜地里不怎么干,他又拿着水桶过来浇了一点。 由于今天早上不用送澄澄去上学,给楚静瑶做好了早餐之后,林昆就开着车去找张大壮,张大壮也早早的就起床了,林昆到的时候他正陪着张守义在楼前的大柳树下坐着,跟一群住在这里的老人们在聊天。 看到林昆来了,张守义满脸的高兴,问道:“昆子,吃早饭了没,没吃早饭让你婶给准备点。” “叔,我吃过了。”林昆笑着道。 看房子买房子是大事,但张守义行动不便,所以不能跟着一起去,许英留下来照顾老伴,张大壮夫妇和张楚楚兄妹俩坐上了林昆的老捷达,三人奔着市区的新楼盘就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