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流氓咸猪手 - 神兵奶爸

第十六章:流氓咸猪手

第十六章:流氓咸猪手 “妈妈,有人按门铃,我去开门!”小楚澄从椅子上下来,噔噔的跑向门口。 “咦,阿姨你找谁?” 小楚澄打开门,门外站着一个亭亭玉立的阿姨,小家伙歪着脑袋想了想,不等章小雅开口说话,马上恍然道:“阿姨,是你呀!” 章小雅看着眼前这个漂亮精致的小男孩,心里一阵的疑惑,自己不记得什么时候见过他呀,同时她的心里也是一阵颓然,没想到他的儿子都这么大了。 小楚澄继续仰着脑袋道:“阿姨,前两天晚上我见过你,你差点被坏人抓走了,是爸爸打倒了那几个坏人救了你。阿姨,你是来找爸爸的么?” 章小雅心里马上明白了,笑着点了点头,道:“是啊,我来找你爸爸,他在么?” “不在!阿姨再见!”小楚澄果断的道,说完直接砰的关上了别墅的门。 章小雅站在门外愣住了,这是什么情况,小家伙刚开门的时候明明对自己很热情,怎么忽然态度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好像很不欢迎她? 算了算了,既然孩子说大人不在家,自己也不好意思再敲门了,怎么说也是大家族里的姑娘,厚脸皮的这种事她干不出,章小雅只好悻悻的走了。 小楚澄噔噔噔的跑回了餐厅,坐到了椅子上,楚静瑶问:“澄澄,刚才是谁按门铃啊?” 小家伙喝了一大口豆浆,打了个小饱嗝,道:“卖保险的。” “嗯?” 楚静瑶微微蹙眉,目光凝视着小家伙,小家伙脸上的表情马上紧张起来,把头扭到了一边,等楚静瑶再想要开口问他,小家伙已经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冲林昆喊道:“爸爸,咱们快出发吧,我上学要迟到了。” 望着儿子往楼上跑的背影,楚静瑶心中笃定,这孩子刚刚肯定撒谎了,同时她眉角闪过一丝忧色,小孩子撒谎可不是好习惯,必须要改掉。 楚静瑶更没心情吃早餐了,站起来就准备追上楼去问个究竟,林昆这时正嚼着油条,冲她摆了摆手,道:“别着急,教育孩子得讲究方法。” 楚静瑶没理他,噔噔噔的上楼了。 过了大概十多分钟,母子俩从楼上下来了,小楚澄背着小书包走在前面,低着小脑袋抽抽泣泣的,楚静瑶紧跟在后面,脸色十分的不好看。 林昆一看就明白了,这母子俩肯定没和谐成。 林昆放下了手里的油条,拽了张餐巾纸擦着手,向母子俩走了过去,他咧嘴笑道:“哟,你们娘俩这是怎么回事,闹别扭了?”话音刚落,小楚澄就向他扑了过来,哽咽的喊道:“爸爸……” 林昆一把将小楚澄抱了起来,替小家伙擦了擦眼泪,笑着道:“儿子,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快把眼泪收回去。”说完,他的表情突然变的坚定。 小楚澄瘪着嘴角,强忍着不哭,但终归他只是个五岁的孩子,没过几秒钟就又开始哭了起来,而且眼泪比之前更汹涌了,但却没哭出声音。 看着儿子无声的流眼泪,楚静瑶心痛了,同时对林昆也起了成见,说到底林昆只是她花钱请来的外人,有什么资格教育她儿子,还让孩子哭? 楚静瑶正准备开口训斥林昆,林昆冲她递了个眼神过来,示意她稍安勿躁,紧接着就见林昆轻轻的拍了拍小楚澄的背,笑着说:“儿子,既然这么想哭,那就大声的哭出来吧,刘德华不都唱了么,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小楚澄立马哇的哭了起来,一颗颗硕大的泪珠滚出了眼眶,落在了林昆的胸口上。 “姓林的,你……” 楚静瑶克制不住,严厉的冲林昆呵斥道,林昆马上抬起手,冲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楚静瑶还想继续呵斥,林昆干脆伸出手捂住了她的嘴。 小楚澄很快就不哭了,抽泣了一下,回过头看着林昆和脸红的楚静瑶,哽咽的道:“爸爸妈妈……你们……你们别吵架,澄澄……澄澄不哭了。” 见儿子不哭了,楚静瑶的情绪平复了些,但依旧愤恨的瞪了林昆一眼。 林昆全然不在乎楚静瑶的眼神,还故意躲开了楚静瑶心疼小楚澄伸过来的手,他一脸严肃认真的对小楚澄说:“儿子,听着,男人可以流血不流泪,也可以无罪的放声大哭,但你作为一个五岁的小男孩,爸爸妈妈的乖儿子,你必须遵守一个原则,不能对爸爸妈妈撒谎!否则爸爸妈妈会生气,爸爸妈妈照顾你不容易,尤其你妈妈一个人带了你五年,你怎么舍得让她生气难过呢?” 小楚澄忏悔似的低下了头。 林昆顿了一下,接着道:“儿子,你也不用太自责,这世界就没人生下来后不犯错的,犯错没关系,知错能改就是好孩子,爸爸妈妈的乖宝宝。” 小楚澄抬起了头,楚楚的看着林昆,林昆露出微笑,“儿子,快向你妈道歉,解释一下为什么撒谎了。” 小楚澄点点头,从林昆的怀里下来,走到楚静瑶的身旁,牵起楚静瑶的手,摇晃道:“妈妈,对不起,澄澄知道错了,澄澄不应该撒谎,澄澄撒谎是因为刚才来找爸爸的是个漂亮的阿姨,我担心她抢走爸爸。” 看着儿子认错的楚楚模样,楚静瑶的心再次痛了,两颗晶莹的泪花闪烁在眼角,她连忙抬手擦了擦,抱起了小楚澄,道:“澄澄,妈妈不怪你了,刚才也是妈妈不好,说话语气有些重了,爸爸不会被抢走的。” 说着,楚静瑶向林昆看了一眼,林昆赶紧做出反应,道:“对,儿子你放心,爸爸是绝对不会被别人抢走的,爸爸永远爱你和妈妈……”同时走到楚静瑶的身前,张开双臂将母子俩深深的拥入了怀中。 楚静瑶没有反抗,为了儿子,她什么都愿意付出,看向林昆的眼神里也充斥着一丝柔情,仿佛他们本来就是一家人,他就是她的男人,孩子的父亲,但这柔情稍纵即逝,仿佛烟花只绽放在瞬间,继之而来取而代之的是一把锐利的刀子,凛冽的扎向了林昆,因为……这流氓居然趁机摸了她的屁股! 好吧,林昆确实是冤枉的,他确实是无心将手放在了女神楚静瑶的屁股上的,可说出来谁信呢?既然没人相信,那就干脆摸的彻底一点喽…… 楚静瑶的眼神变的越来越凶戾,如果有可能,她恨不得立马剁了这流氓的爪子! 偌大豪华的房间里,充满了芬芳的味道,疯彪提着裤子站了起来,旁边李娟捂着脸趴在地上,疯彪好色不假,但从来没有哪个女人能劈头盖脸的骂他,所以他干完了李娟之后,果断的甩了她一个大巴掌。 这一巴掌打的李娟彻底的清醒了,身旁站着的这个脸上插着大疤的男人,先是利用她逼死了自己的丈夫,然后又强暴了她,自己的一对双胞胎女儿也没能逃出他的魔手,她恨这个男人,恨不得现在立马杀了他,但她却不能,非但不能,以后想要活的像样一点怕是还要靠他施舍。 这就是现实,赤裸裸的现实。 疯彪整理好了衣服,走出了房间,阿狗一直守在外面,名曰阿狗,真就如狗一样忠诚。 疯彪点了根烟,同时也递给阿狗一根,道:“阿狗,去办那个小子吧。” “彪哥,现在风声紧,我怕……” “呵呵,怕什么,就一个黄光明被扳倒了,屁大点的事儿,本来还寻思先让他整整那小子,没想到这老小子那么不中用,还不如他老婆好用。” 疯彪吐出一团烟,道:“那小子必须给办了,现在中港市这些混道上的,不管是大人物还是小人物,都知道我的人被一个外来的愣头青给踩了,我要是不狠狠的踩回去,那些孙子还不得笑我笑掉大牙了!” 阿狗道:“彪哥,那怎么个办法?” 疯彪阴测测的一笑,道:“老套路。” 林昆开着老捷达,和楚静瑶一起送小楚澄去上学,在学校门口和小家伙告别之后,又调头送楚静瑶去上班,路过一个十字路口的红绿灯的时候,林昆忽然发现身后有一辆黑色的吉普车,和一辆面包车紧跟着他。 林昆眉头稍微一皱,暂时不动声色,他不想惊扰到楚静瑶,但看目前的情况,那两辆车很有可能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追截上来,所以绿灯一亮,他脚上的油门就猛的一踩,手挡往前一推,老捷达嗷的一声咆哮就冲了出去。 楚静瑶被猛的晃了一下,差点磕了脑门,气急的喝斥道:“姓林的,你疯了!?” 林昆轻佻一笑,“老婆,坐稳了,我带你享受一把现实版的极品飞车!” 言罢,脚上的油门猛的踩到了底,老捷达的发动机发出一阵沙哑的嘶吼,冒出一团浓烟,以极限的速度冲向了前方。楚静瑶赶紧把好扶手。 ……

下一篇   第十七章: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