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零六章:玩游戏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六百零六章:玩游戏

第一千六百零六章:玩游戏 视频里,楚静瑶和澄澄被用绳索捆着,嘴上都塞着白色的毛巾,一只大手将澄澄嘴上的毛巾揪了下来,澄澄马上哭着对着镜头喊道:“爸爸,我怕……爸爸,快救我和妈妈……” 毛巾重新又塞回了澄澄的嘴里,小家伙呜呜的挣扎起来。 大手这时又将楚静瑶嘴里的毛巾抽了出来,楚静瑶马上一脸慌张的冲着镜头喊道:“林昆,快来救我和儿子……” 白色的毛巾塞回了楚静瑶的嘴里,这时,一把雪亮的刀子出现在了画面里,冲楚静瑶和澄澄比划了一下,一个阴沉的声音随之响起:“不想让你的老婆孩子出事,就给我乖乖的。” 没有看见说话的这个人,但卢月从声音能听的出来,说话的是华松。 卢月将手机递到了田一方的面前,“田掌门,您长眼了。” 田一方将手机接在手里头,将视频前前后后看了三遍,周围的人都觉得诧异,只是一个简短的视频,至于看三遍么? 卢月在一旁咯咯笑道:“田掌门还真是细心呢,果然是做大事的人。” 田一方收起眼角的一抹贪婪色欲,在场除了坐在他对面目光精明的卢月,怕是没人识的出他刚才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楚静瑶的身上,而非什么办事仔细一遍又一遍,乍一看到楚静瑶的第一眼,即便是白毛巾塞着嘴巴,有些砰头散发,可那美若惊人的一张俏脸,也是深深将他的瞳孔吸引。 白手起家,赤手空拳的搏下了如今的万贯家业,田一方玩过的女人没有一千至少也有八百,这其中各色的女人都有,基本上只要是能花钱买的到的,买不到能动用手段威胁到的,哪一个都是模样俏丽身材一流的美女,可真和视频里的这个女人比起来,马上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差距来。 就好像平日吃惯了大鱼大肉,以为那就是美味,结果突然有一天尝到了一款从未吃过的人间美味,方才感叹起了人生。 原来,女人可以美到如此境界…… 卢月接过手机,将田一方脸上的神色尽收眼底,笑着说:“田掌门,现在我们之前商讨好的那部分尾款可以结了吧?” “现在恐怕……”田一方呵呵一笑,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转。 不等他说完,卢月就笑着接过话头,道:“我们事先可是约定好的,田掌门可是个守信用的人,尾款付了的话,我可以马上让我的人,把那女人还有孩子带到你这边来。” “呵呵,既然卢姑娘都这么说了,那我还有什么话说?” 田一方心中窃喜,脸上却是伪装出一副顺理成章的模样,卢月暗暗的在心中骂道:果然是一个深藏不露的老狐狸。 田一方招了招手,手下马上拿了一个箱子过来,箱子不大,打开之后里面全都是崭新的钞票,田一方下巴动了动,手下将箱子推到了卢月面前,卢月随意的捏起了一沓钱,放在手里哗啦啦的过了一遍,笑着合上了箱子,道:“田掌门,合作愉快!我这就叫人把那女人和孩子给你送过来。” “慢着。” 田一方笑了笑,说道:“现在暂时还不着急,我之所以让你的人把人质先放在北城外,为的就是不给那姓林的机会,这南城外和北城外距离的那么远,待会儿我把他给要挟来了,即便他知道了老婆孩子在北城外,也不能马上救出。” “田掌门果然高明。” 卢月笑着站了起来,道:“那我先告辞了?” “卢姑娘先别急着走嘛,这么精彩的一幕,不留下来看看岂不是太可惜了。”田一方阴测测的一笑,道:“何况卢姑娘带了这么多的现金,一个人往回走实在是不安全。” 卢月看着田一方,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愣,旋即笑开颜来,道:“既然田掌门一番美意,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田一方令手下给林昆打电话,电话接通后,那小弟对着手机语气阴沉的说:“不想你老婆孩子出事,就马上到xxx来,要是敢报警,你就等着给他们收尸吧,你一个人过来,要是还有其他人,也等着给他们收尸吧,从现在开始,你只有十分钟的时间。” 说完之后,也不等林昆有任何的回应,这小弟直接就挂断电话,紧接着将绑架楚静瑶和澄澄的那段视频发了过去。 林昆正坐在野马车里,车停在路边,阳光暖暖的照进来,本来是一个可以出去郊游的好天气,他却不得不揉着脑袋跟田一方斗智斗勇,接听了电话之后,林昆脸上的表情波澜不惊,就在司蓉儿用华松的手机给卢月发短信之前,就已经提前打电话通知他了。 至于田一方小弟发来的那段视频,他也早早的就看过了。 总的来说拍的不错,值得表扬的是他那俏媳妇和乖儿子的演技,活脱脱的演绎出了一股被绑架的恐惧,全方位无死角。 林昆掏出一根雪茄叼在了嘴里,余志坚的电话这会儿又打过来了。 “怎么了,志坚?”林昆接听了电话,打火机将雪茄点着。 “昆哥,那个姓田的接下来是不是要诱你去虎穴?”余志坚道。 “什么虎穴,狼窝都算不上,最多也就算是个狗洞吧。”林昆笑着道,已经发动了车子,脚底下油门一踩,野马车开动。 电话的另一端,余志坚看了看周围,那些个模样凶悍的大型狗正一副狰狞的模样冲他低吼着,挠挠挠头道:“昆哥,我这儿才是狗窝啊。” 林昆笑着说:“行了,你小子甭替我操心了,姓田的那些个人不足为据,你老老实实的待在那儿保护你嫂子和澄澄。” “昆哥,不是我操心你,是我们都担心你,我嫂子,还有澄澄,那姓田的要是约你去什么地方,至少让我们去一个陪着你啊。” “放心吧,对我你们还不放心了,再说了,姓田的可是说的明明白白,直让我一个人去,否则的话他就要撕票。” “哈哈……” 余志坚大笑了起来,“这小子还不知道他的人已经都被我们干翻了吧。” 林昆笑着说:“既然是游戏,那我就好好的陪他玩玩,越逼真越好,你们几个打起点精神,把那边的情况给我控制住了。” “对了,昆哥,有事要跟你说一下,今天有两个人也来救嫂子和澄澄来者,就是被对方的一个大块头给放翻了,问他们是谁的人,他们又不说,蓉儿让我把这情况跟你反应一下。” “哦?” 林昆笑了笑说:“行,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