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零五章:逼出计划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六百零五章:逼出计划

第一千六百零五章:逼出计划 华松倒在地上,脸上满是愤怒与不甘,大声的就冲身后嚎叫道:“你们四个人打我一个,算什么本事,一对一老子打爆你们!” 司蓉儿笑盈盈的走过来,抬起脚在他的脸上踹了一记,道:“你这人可真够不要脸的,你们玩绑架这种无耻的勾搭,我们只是合作打怪升级,到头来你丫的还有理了?” “老子……” “嘘!” 华松还要张口表达不满,司蓉儿蹲了下来,雪亮的刀刃划在了他的脖子上,“再乱吵吵,分分钟就要了你的命哦。” 华松又气又怒的脸上煞白,他还是头一次感觉死亡如此之近。 司蓉儿看了一眼他的腰上,竟然挂着一长一短的鸳鸯刀,忍不住的又是笑了起来,道:“你这傻大个还真是有趣,明明是用刀的高手,却偏偏跟我们拼蛮力,你说你傻不傻?” 华松气的差点吐血,刚才难道是他不想用?他明明想抽刀,可三个人围攻,他哪里有机会,本来以为先是跟余志坚一对一的硬拼,自己光用蛮力就有赢的把握,谁想到突然就成了三打一,他心里头还觉得冤枉呢,不带这么玩的吧。 胜王败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华松干脆冷着脸不吭声。 司蓉儿从兜里掏出了两条塑料扎带,将华松的手脚给捆绑好,其余的人余志坚和慕容白都给控制好了,至于刚才外面的那十八个人,应该就是传说中田一方手下的十八罗汉,也同样被捆的结结实实,一个个倒在地上痛叫着,狗屁十八罗汉。 真正的十八罗汉可是佛前的高僧,这群人模狗样的东西借用高僧的名号,也活该今天遭了报应,被人狠狠的修理。 司蓉儿去检查胖妞和小二的伤势,来到了两人的面前,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刚才急着修理那个大块头,你们俩没事吧?” 胖妞很虚弱,但看上去不会有生命危险,小二的状态要好许多,两人点了点头,说:“没事。”说着,小二强撑着站了起来,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扶起了胖妞就准备离开。 “朋友,等等!” 司蓉儿赶紧叫住两人,关心的问道:“你们俩这么走的话……” 小二笑着冲司蓉儿说:“放心,我们没事的。” “但是……” 司蓉儿笑着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来救我嫂子和侄子。” 小二和胖妞对视了一眼,一起摇了摇头。 “不能说?”司蓉儿问。 “美女,你就不要难为我们了。”胖妞语气虚弱的乞求道。 望着两人互相搀扶着离开,司蓉儿脸上的疑惑渐浓,旋即笑着摇头,自语道:“算了,还是回去跟林昆哥说一下吧。” 姜夔生蹲在了华松的面前,语气平静的道:“你们的计划是什么。” 华松歪着脑袋趴在地上,“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别的不知道。” 姜夔生手中掏出了刀子,向着华松的另一只小腿就扎了下去,噗嗤的一声轻响,一道血柱喷了出来,华松马上啊的一声惨叫。 姜夔生抽出了刀子,紧接着又往上扎了一寸,同样的一声响,同样的一声惨叫,周围的空气中,顿时弥漫开了血腥的气味。 当姜夔生抽出刀子,准备扎第三下的时候,已经疼的满脑门子冷汗的华松连声道:“别扎了,别扎了,我说,我说……” 姜夔生语气淡淡的道:“我不喜欢废话,机会只有一次。” 华松歪过头,目光骇然的向姜夔生看了一眼,他不光模样吓人,手段更是毒辣,尤其此时他脸上的表情,是那么平静。 这得是杀过多少的人,才能修炼出面对血腥如此淡定的神色。 华松将原有的计划,一股脑的说完了,其实这计划很简单,等他这边绑架成功以后,就拍一段楚静瑶母子的视频发给卢月,卢月再拿着这段视频跟田一方联络,田一方会额外给卢月一笔钱,算是双方合作的尾单,然后再要挟林昆。 至于田一方想要挟林昆怎么样,这个具体就不好说了,但从林昆踢碎田一方独子蛋蛋这事来看,肯定不能轻饶林昆。 慕容白又从田一方暗中安排在养狗场外围的十八个人里,拖出了一个为首的,这人三十出头,留着个络腮胡子,本来还算颇有几分男人味的脸上,此时全都是血腥味儿了。 不用要挟,这小子就系数的将田一方的安排给说了出来。 田一方叫他们过来,主要是暗中监视华松等人,好确定人真的是被他们给绑了。 司蓉儿走到了楚静瑶和澄澄的身边,笑着说:“静瑶姐,澄澄,看来得委屈一下你们俩,拍一个视频给坏人发过去了。” …… 此时,卢月正和田一方坐在一起,田一方在南郊的边上有一处庄园,本来是用来养小老婆的,结果那小老婆突然消失了,别人一问起这事,田一方总会打趣的说一句被狼叼走了。 田一方有好几个小老婆,多这一个不多,少这一个不少,自打这小老婆‘被狼调走’了以后,这处宅子就算是空了。 在场的本来还应该有金掌门的,但金掌门推脱临时有事没来,田一方也没跟他计较,反正和金掌门还有那赵掌门都已经谈好了,今天即将支付给卢月的这笔钱,三人均摊。 要说沈城这三大门派的掌门,本来都是习武之人,发展到如今,都成了无利不往的商人。 铃铃铃…… 卢月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华松打来的,卢月微微一笑,看向田一方道:“事情应该已经办妥了。” 不等卢月接听电话,田一方的手机也响了起来,田一方拿起来一看,笑着冲卢月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卢小姐先接。” 卢月笑着说:“就是接个电话,田掌门不用太客气了,一起吧。” “好。” 田一方微微一笑,两人一起接听了电话,听完对面的说话之后,两人的回答也是一样,都是对着话筒说了句:“好,知道了。” 挂了电话,卢月笑着对田一方说:“田掌门,这事ok了,刚才给你打电话的,应该是你暗中安排的手下吧。” 田一方没有丝毫伪装,道:“希望卢小姐不要介意。” 卢月笑着说:“没关系,大家都是生意人,谨慎点是应该的。”说着,她的手机嗡嗡震动了一下,是华松发来的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