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零三章:飞刀闪烁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六百零三章:飞刀闪烁

第一千六百零三章:飞刀闪烁 胖妞咬着牙,满脸决然的回过头瞪着华松,道:“要杀要剐随便……” “不怕死?” 华松嘴角勾起一抹轻佻的弧度,那黑黢黢的脸颊,阳光下泛着森冷的光芒,脚上的力道不由的加大了几分,胖妞立时痛苦的狰狞起来,两只手死死的抓着地面,脸色也煞白起来。 “胖妞!” 小二一声喊,单脚蹦跳着就向华松扑了过来,“我特么跟你拼了!”抡圆了胳膊,瞪大了一双眼睛就向华松砸过来。 “找死。” 华松淡淡的一句,直接一记长臂横拳甩了过去,砰的一声尤如铁锤砸上了肉饼,发出一记沉闷的响声,周围的人闻声都跟着倒吸一口凉气,小二一声惨叫,整个人应声飞了出去。 “再给你们一次机会,说,就放你们一条生路,不说就把你们喂狗,这里有这么多条狗,可是都喜欢吃肉的。” 华松语气阴冷,眼神中泛着寒光,已经动了杀意。 胖妞闭上了眼睛,不远处的小二挣扎了两下之后,也放弃了,实力相差太过悬殊,他们先前也是知道有华松这么一号人物,但是没想到对方的实力居然强横到了如此地步。 柳如烟对两人都有恩,当初都曾于水火中救过两人,他们也是跟着柳如烟身边许多年了,让他们出卖柳如烟,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既然你们想死,那我就成全你们!”华松马上就要动手,这时养狗场的大门方向突然走进来了一个人影,“哟,仗着自己身高马大,就在这儿欺负人呢,好威风啊。” 院子里的人循声望去,一个个的眼睛不由亮了几分,那个养狗场的田一方的远房表亲,更是张大了嘴巴流下了一抹哈喇子,口中喃喃满脸淫色,道:“又来了一美妞哇……” 司蓉儿一步一步的走进来,看向楚静瑶和澄澄,见母子俩都无恙,这心里头也就放心了,笑着冲澄澄安慰道:“澄澄,你是男子汉,不能哭鼻子呢,这种时候要保护妈妈的。” “嗯……” 小家伙哽咽的答应了一声,真就硬生生的忍住不哭了。 华松冷眼看着司蓉儿,道:“你又是谁派来送死的?” 司蓉儿笑着摇摇头,嘴角笑容曼妙,温情的如同一湾春日里的湖水,双眸轻描淡写的看着华松,道:“我不是来送死的,我是来给你送终的,敢跟我这么个语气说话的人,可不多哦。” 华松眉头挑了一下,冲身旁的小弟道:“上!”他不觉得自己身边带着的这群小弟是眼前这女人的对手,只是让他们上前试探,他盯着司蓉儿也是瞧了半天,但没看出什么过人的地方,除了她身上时不时的散发出的阴冷气息。 几个小弟闻言马上呜嗷的向司蓉儿冲过来,一个个嗓门亮的挺高,这要是比谁更大嗓门,这家伙简直个个都是精英啊。 眨眼间的功夫,一群小弟便围上了司蓉儿,却没一个人敢冒然出手的,这时养狗场的外围,突然传来了一阵呜嗷惨叫。 所有人都是一愣,目光紧随着就向四周看去,这惨叫声…… 华松挑了挑眉,似乎预料到了什么,冲着司蓉儿哈哈大笑道:“小妞,你是带了帮手来了吧,恐怕他们已经被打残了。” “哦?” 司蓉儿马上一脸惊诧的表情,似乎很紧张,然后看着华松说:“你们在暗处还有人?” 华松冷笑道:“我没猜错的话,外面的都是田掌门安排的武馆高手,田掌门你应该认得吧,他的手底下可是有一群高手,其中最为佼佼者的是‘十八罗汉’,个个都不是凡人。” “十八罗汉?” 司蓉儿脸上的表情更加诧异了,乍一看这绝对是害怕的表情,但仔细的一看,也能发现故意假装的端倪,抬起嫩白的小手拍打着小胸脯,一副害怕至极的表情说:“哎妈呀,可真吓死宝宝了,俺们东北的妹子胆子都够大了,还这么害怕。” “哼!”华松冷哼了一声,黑黢黢的脸庞上自带了几分得意,道:“今天不管你们来多少人,也逃不出这天罗地网。” 话音刚落,养狗场的大门口又走进来了几个身影,不是别人,正是一身魁梧的余志坚,相貌清秀的慕容白,还有身形佝偻的姜夔生。 华松脸上的表情突然一僵,直觉告诉他这仨人不是田一方手下的,但心中还是侥幸,冷声问道:“你们三个是……” 不等他把话说完,余志坚就咧嘴一笑,打断道:“我们仨是你大爷!” 华松脸上的表情一黑,踩着胖妞的腿上马上一用力,就准备先解决一个,这时只见姜夔生袖口里一道寒光射出,嗖的一声,一记雪亮的匕首飞了出来,奔着华松的小腿就扎过来。 华松眉头顿时一紧,赶紧就侧闪着向一旁躲去,回过头来瞪着司蓉儿他们几个,道:“你们四个是姓林的派来的?” 司蓉儿嘴角勾起一抹曼妙轻佻的笑容,还是那副温柔杀人的模样,道:“小白,志坚,夔生哥,咱们别跟他墨迹了?” 余志坚道:“我先会会他,你们三个不要插手,蓉儿和小白解决这几个小喽啰,老姜去把嫂子和澄澄给救下。” 华松眉头一挑,马上回过头冲身后的养狗场老头道:“快把人给控制起来!”他心里的想法那很简单,既然对方是来救人的,那这人质只要掌握在手中,就会多一丝赢的希望。 否则,单凭他一个人对上这四个人,尤其对方还有一个大块头,虽说看起来没有自己高大,但那身子骨也是结实的很。 “好……” 田老头应了一声,脸上猥琐的笑容一冷,这常年跟大型凶犬打交道的人,身上多少都会带几分戾气,他伸出手就准备向楚静瑶拉去,可这时空气中又是一道寒光闪过,嗖…… 眼看着田老头那脏兮兮的手就要抓到楚静瑶的喉咙上,一把雪亮的匕首噗嗤的一声轻响,从他的手背上穿了个通透。 一道血光飞溅,钻心的疼痛如同闪电一般蔓延,田老头那本来猥琐而又狰狞的脸上,忽然间扭曲了起来,‘啊’的一声惨叫刺破了喉咙,抓着那只受伤的手就铿铿铿的倒退。 姜夔生向前走了一步,冷眼看着站在楚静瑶周围的三个人,其中一个是华松的小弟,另外的两个是养狗场的人。 “谁敢上前一步,我保证刺破他的喉咙。”语气冰冷,阴森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