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零一章:儿子不怕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六百零一章:儿子不怕

第一千六百零一章:儿子不怕 “你们干什么,放手!”楚静瑶着急的冲老头老太太厉声喝斥道。 “姑娘,你不是要急救我么?”老太太阴测测的笑道,露出满口金牙。 “姑娘,救救我老板呀。”老头也是一改脸色,阴险的道。 “你们放手!” 楚静瑶大声的喊道,即便心中知道余志坚等人在暗处保护,澄澄应该不会有危险,可心中还是难免紧张,拼命的拽着胳膊。 “警务员,帮帮我!”楚静瑶急声冲面前的警务人员喊道。 在场的一共两个警务人员,见那昏倒在地的老太太突然站了起来,还紧抓着人家姑娘不放,而且看起来好像有些图谋不轨的样子,两人此时处在混乱的人群中,就想上前帮忙。 可两人才刚刚往前走了一小步,后面的混乱的人群里,两个身材健硕一脸横肉的男人,挥着钢管就冲两人的后脑勺砸了下来。 砰砰的两声闷响,这两个警务员痛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就倒在了地上,后脑上开了口子,那鲜红的鲜血汩汩流出。 楚静瑶惊讶的捂住了嘴巴,这时那两个男人嘴角冷笑的向她走了过来,其中一个男人站在楚静瑶的身前,贴在她的耳边阴测测的道:“美女,还想见你的儿子,就乖乖的跟我走。” “你们把我儿子怎么样了!?”楚静瑶慌张的道,抓着眼前这个男人的胳膊不放。 “放心,暂时小家伙不会有什么危险,我们走吧?”男人冷笑道。 人群混乱,楚静瑶跟在两个男人的身后走出了火车站,临出火车站的时候,目光左右看了看,找寻余志坚他们的身影。 楚静瑶跟着两个男人来到了一辆军绿色的牧马人suv前,其中一个男人拉开了车门,坐进了驾驶座位里,另一个男人拉开了后边的车门,笑着说道:“上车吧,美女。” 楚静瑶看了一眼车里,并没有看见澄澄的身影,“你们把我儿子弄到哪里去了?” “别墨迹,赶紧上车,上车了一会儿就能看到,不上车永远也别想看到了。”男人阴测测冷笑,语气不善的威胁道。 楚静瑶上了车,这男人也跟着上了车,牧马人suv驶出了火车站,向着北站以北的方向驶去,火车站停车场的一个角落里,距离牧马人suv不远的点,一辆老款的黑色轿车悄然的跟了上去。 余志坚开着霸道车,载着姜夔生跟在一辆白色的商务车后面,司蓉儿和慕容白开着一辆白色的轿车,尾随在牧马人suv后面。 司蓉儿看着前面尾随着牧马人suv的黑色轿车,疑惑的说:“小白,你看那辆车好像有些不对劲儿,它不是我们的人吧?” 慕容白道:“先别管,咱们跟上去再说。” 白色的商务车一路向北,行驶的速度非常快,霸道车远远的跟在后面,凭借着事先在澄澄的衣服上安装的钮扣跟踪器确定方位,所以不担心跟丢,保持距离也不容易被发现。 军绿色的牧马人从霸道车的身旁超了过去,车里的男人透过车窗向霸道车看过来,正驾座上开车的男人,问后座上的男人道:“有什么古怪么?” 后座上的男人摇摇头,道:“看样子不像是跟着我们来的。” 开车的男人看了一眼后视镜,那辆黑色的轿车不急不慢的跟着,保持着距离,但仍然在视野中,这越往北走越是工业区,马路笔直车辆倒是不多,跟踪的车辆很容易察觉。 “后面的那辆车倒是有古怪,我快它也快,我慢它也慢。”驾座上的男人握着方向盘冷笑,又透过后视镜向楚静瑶看过来,道:“美女,那辆车上是来救你的人么?” 楚静瑶道:“我不知道。” 驾座上的男人冷笑道:“是有怎么样,这一回咱们可是有松哥坐镇,别说了跟了这么一辆车,就是再来两辆又何妨?” 很快,牧马人suv就追上了前面白色商务车,商务车的车窗上,澄澄正趴在车窗上往外看,楚静瑶一看到澄澄,马上摇下车窗大声的喊道:“澄澄,妈妈在这儿,别害怕!” 澄澄满脸的泪花,隔着车窗玻璃根本听不到,只在那儿一声接一声的喊着:“妈妈,我怕,妈妈我真的好害怕。” 楚静瑶心急如焚,冲车上的两个男人大声吼道:“你们到底要带我我去哪,快放了我儿子,否则我老公会杀了你们!” “哟,美女发脾气了呀。”后座上的男人咸乎乎的笑道,满脸的淫荡猥琐,从刚才一见到楚静瑶,这孙子就有非分之想了,只是碍于楚静瑶一身清冷拒人的气质没敢发作。 现在suv越来越往荒芜的北部郊外驶去,这胆子慢慢的就大了起来,边说还边伸出手,想在楚静瑶的身上揩油。 楚静瑶毫不客气的一巴掌拍掉了男人的手,杏目圆瞪两道凛冽的寒意目光,盯着身旁的男人,“不想死就把你的巴掌挪开,否则我男人会让你生不如死!” 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楚静瑶都对自己此时的状态表示惊讶,她从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么凶的一面,可能是因为眼睁睁的看着澄澄被掳走心急,也是因为林昆在内心上给她极大的底气。 身旁的男人被吓的愣了,一时间手足无措,被拍掉的手背火辣辣的疼,这会儿他本应该羞愤发飙,可竟一点勇气也没有。 正驾座上的男人本来想笑着揶揄同伙一句,但目光一触及楚静瑶那冷冰冰的脸颊,心里头顿时一咯噔,刚到嘴边的话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沈城的北郊有一个养狗场,这养狗场的面积很大,早些年是一个外地来的投资商在这儿建的,后来那投资商突然急病去世,这地方几番周转之后就落在了田一方的手里,不过这产业却不是署着田一方的名字,而是他的一个远方表亲。 白色的商务车和军绿色的牧马人开进了养狗场里,这养狗场如今一直在经营着,里面倒是养了不少大型的斗犬。 汪汪汪…… 一片狗叫的声音响了起来,商务车的车门和牧马人suv的车门打开,楚静瑶和澄澄被从车上带了下来,澄澄马上就向楚静瑶跑了过来,哭喊着:“妈妈……” 楚静瑶弯下身来,紧紧的将澄澄抱在怀里,“乖,儿子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