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爸爸妈妈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爸爸妈妈

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爸爸妈妈 望着野马车咆哮离去的背影,江小惠在心中暗暗的嘀咕了一句:“哼,这家伙,喝了这么多的酒,居然还没有醉的样子。” 江小惠转过身,只见身后的两名同事,正一副匪夷所思的表情看着她,江小惠微微蹙眉,道:“你们俩看什么呢?” “队,队长……” 其中一个交警结结巴巴的开口,手里头那个亮红灯报警的酒精测试仪举了起来,目光又向野马车遁去的方向看了一眼。 江小惠揣着明白装糊涂,道:“怎么,有什么疑问么?” 男交警指了指手头的酒精测试仪,道:“这个亮红灯了。” 江小惠从男交警的手中接过酒精测试,转身走到车里拿出了个新的塞到男交警的手上,道:“换个新的,这个坏了。” 江小惠转身回到了车里,走到了车门口的时候,回过头看着两个男交警说:“刚才的事回到局里头不准备乱说,听到没?” 两个男交警顿时身体站的倍儿直,冲江小惠敬了个礼道:“江队长放心,我们回去要是敢乱说,你就打断我们肋骨!” 江小惠笑着白了两人一眼,道:“说什么呢,我有那么凶么?” 两名男交警齐刷刷的点头,道:“有!” “你们……” 江小惠向前走了一步,作势要抬脚踢两人,两个男交警马上嘻嘻哈哈的往后退,等江小惠转身上了车,两个男交警凑到了一起小声议论,道:“你看,刚才那哥们跟咱江队啥关系?” “这还用说么,肯定是认识的人呗,否则就咱江队的脾气,喝了那么多的酒还能放过去,这绝对是从未有过偶的。” “不对啊。” 先说话的男交警满脸疑惑,然后盯着身旁的哥们,道:“这肯定不是认识的人那么简单啊,依我看可能是咱们江队的……” 另一个交警接过话头,面露惊讶的道:“绯闻男友?” 说完,两人一起捂住了嘴巴,车里的江小惠探出了头,冲两人问道:“你们两个在那嘀咕什么呢,上车,收队。” 两个男交警闻言马上回应了一声,“好的,队长!”心里头却是咯噔的一声,暗暗庆幸,幸好没让江警花听到说她闲话。 这江警花的对待同事不错,可脾气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暴躁。 局里的同事们,尤其是男同事们,私下里可是没少议论过江警花,当然其中有不少暗恋江警花的,但至今却没有人敢表白的,倒是听说江警花刚到距离的时候,被省厅的一个局长的儿子表白,江警花没答应,那局长儿子还动了强。 结果江警花直接把那局长儿子差点踢爆了,爆的是哪儿大家都知道…… 当时就因为这事,江警花险些被局里开除,后来虽然了留了下来,但不管怎么工作出色,就是没有往上提拔的机会,知道这一次破获了大型的国家珍稀动物的猎杀走私案。 有人说江警花是遇到了一个贵人,包括这一次破获走私案件,也都是多亏了这位神秘贵人的帮忙,当时的情况来看,江警花就算身手了得,也不可能搞定那么多的犯罪分子。 这事儿当然不是空穴来风,就凭这次她能顺利的提升为交警局行动队的队长就可以看出端倪,别看这队长之职不大,但这可足够说明问题了,至少那位还在位的局长没敢再刁难。 至于这个神秘贵人是谁,闲来无事的同僚们总喜欢八卦一下,有时候八卦这东西还真不分性别,尤其涉及到的是众同事们心目中一致的女神,局里的男同胞们可就矜持不住了。 两个男交警临上车前还小声的议论,刚才疾驰而过的那辆车,不会是江警花的男朋友,看样子也就二十多岁,还开着那么‘豪’的车,这一看就是典型的爆款富二代啊。 再一联想到自身的条件,虽说好歹是个事业编,在普通的同龄人面前还算是倍儿有面子的,但真要和人家那个级别的爆款富二代比起来,不说差了十万八千里,至少也是十万七千九百九十里,总之……这差距不是数字所能形容的。 可是再一想也不对啊,早先的时候听说人家江警花有男朋友呢,好像是在国外留学,说是两人青梅竹马,也不是啥富二代啊。 有些事情就算是耗光了脑细胞也想不出来,两个男交警只好作罢。 …… 林昆开着野马车,不急不缓的向沈城火车站的方向驶去,目的地是北火车站,这被火车站的周围不如南火车站繁华,主要是地理位置以及发展先后的影响,不过只要是火车站,那就少不了一个‘乱’字,龙蛇混杂什么样的人都有。 林昆之所以不着急,是已经有提前的安排,这会儿功夫楚静瑶和澄澄已经在火车站了,而且暗中有司蓉儿和慕容白等人的保护,他如果太快的赶到,反倒是怕破坏了原定的计划。 沈城的北火车站,楚静瑶面色平静的拉着澄澄进站,另一只手里拖着行李箱,脚上踩着的高跟鞋,嗒嗒嗒的磕在地砖上,这一路总过来,硬是吸引了无数目光,男人女人的都有,羡慕嫉妒恨也是全活了,不少自认为条件不错的男的,都想要上前去搭讪,可不等靠前,都被楚静瑶身上那静若仙子一般的气质给拒了回来。 远观如同一幅瑰宝风景,看的只叫人心生涟漪,可近观之后,便会给人一股强大的巨人千里之外的气场,同时令人感觉到自惭形秽,即便再自我良好,也会觉得配不上人家。 哪怕她手里拉着一个孩子,这也无法改变她那一身仙子般的气质。 不少男人都看的流口水了,就连蜷缩在火车站角落里的假乞丐,也忍不住的擦了擦眼睛,口中喃喃:“太漂亮了!” 楚静瑶无视周围那灼热的目光,从小到大,她早就习惯这种被注视的感觉了,身旁的澄澄仰着小脑袋,一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找到了一处座位坐下,澄澄仰着小脸小声的问:“妈妈,我真的要走么,我想和爸爸在一起。”小脸可怜巴巴的。 “那妈妈和爸爸,你选谁?”楚静瑶看着儿子,溺爱的问。 “我……” 澄澄犹豫的低下了头,又摇摇头,“我不知道,我想爸爸妈妈一起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