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九十六章:不讲理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五百九十六章:不讲理

第一千五百九十六章:不讲理 这火爆大头菜,看似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炒起来也很简单,但真要把最简单的菜给做出美味来,那技术含量可不一般。 柳如烟夹起了一块炒的近乎焦黄的头菜放进嘴里,这头菜从色泽上来看,仿佛再多炒一秒钟,就会泛黑被炒糊了。 入口便是一阵辣椒、蒜泥和头菜的香气弥漫,再轻轻的一咬,有些烫嘴,感觉像是嚼了一块火,然后火焰瞬间熄灭,鲜味弥漫…… 嘴巴嚼动的频率明显加快,赶紧咽下了口中大头菜后,柳如烟赶紧喝了一小口酒,主要是这大头菜有些辣,随后马上又要伸筷子去夹大头菜,结果筷子却是被林昆挡了一下。 “别总盯着这一个菜呀,还有那么多呢,挨一个都尝尝。”林昆笑着说,目光落在了一旁的一道荤菜上——麻辣鸡翅。 柳如烟笑了笑说:“我晚上一般不吃荤的,担心长肉。” 林昆笑着说:“凡事都有个例外,吃一块鸡翅又长不了二两肉。” 柳如烟犹豫了一下,筷子伸向了鸡翅,小小的咬了一口,肉的鲜味和麻辣的味道充分结合,而且这一口下去还有些脆,马上就忍不住的咬了一大口,这味道前所未有的赞! 每尝一道菜,柳如烟都有再夹第二筷子的冲动,而林昆就负责在一旁监督,八个菜一个汤悉数尝完了之后,柳如烟抬起那美眸如水的一双大眼睛,脸颊红扑扑的看着林昆。 “怎么,给个评价吧,我这个大厨是不是还算合格?”林昆笑着说,脸上的表情那就两字——自信,做菜可是咱的拿手绝活,别说普通的家常菜,就是酒楼的菜肴咱也照做不误。 柳如烟那沾染着一抹油光的性感红唇微微一笑,“真看不出来……” 林昆笑着说:“你可以尽情的赞美我,想拜我为师也可以。” “别臭美了,菜炒的是不错,不过拜师就免了,以后呢经常来我这里给我做几个菜,尤其我心情不好的时候。” “啊?” “啊什么啊,你之前不是担心我抓你来做菜呢,现在如愿以偿了。”柳如烟微微扬起下巴,一副得意的俏皮模样。 “嘿……” 林昆笑了起来,“你这女人不讲道理呀,不怕我来喝光了你的酒?” “不是我不讲道理,是你太单纯了,漂亮的女人哪有讲道理的,我有一件开心的事要跟你分享一下,要不要听?” “你说我就听,你要是不说,那我就先喝酒。”林昆笑着说。 “再给我半个月的时间,我能让你手里端着的女儿红更上一层楼。”柳如烟盈盈一笑,道:“那才是真正的佳酿。” “柳家酒里少的那一丁点东西,你找到了?”林昆假装惊讶的道。 “嗯。” 柳如烟笑着点点头,“等这最新的女儿红酿出来后,我给打电话。” “这可不行,打什么电话啊,你得直接送我两坛子才好。” “酒鬼。” “干杯!” 林昆举起了酒碗,笑着说:“这一杯庆祝你终于找回了柳家酒里缺少的那一丁点东西,也期待能早日品尝到真正的柳家酒。” 柳如烟也端起酒碗,铿的砰了一下,两人仰起头一仰而尽…… 夜色再美,终究要退去。 柳如烟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太多的酒使得她难得的醉了一回,过去跟人喝酒的时候,她心里总会留着一丝底线,保持着最后的清醒,没办法,身边的豺狼虎豹太多,她一个女人家家的必须要保护自己,第一红颜的名声之前,可自己真要喝醉了被哪个禽兽扛到床上啪啪啪,就一文也不值了。 再漂亮的女人,到最后无非都是上床生孩子,唯一能勾起男人悬念与欲望的,就是那股近在咫尺却无法触及的距离与神秘。 一个聪明的女人,不会那么轻易的把自己丢到男人的床上,而柳如烟就是那个已经不能用聪明来形容的聪明女人了。 但今天晚上她很安心,正如此时坐在她对面还保持清醒的林昆,望着她醉的昏昏沉沉,心中却并没有半点的邪念。 七情六欲男人都有,所谓的渣男与好男人也往往在一念之间。 林昆的指间夹着烟,他清楚今天晚上自己留在这里是为了什么。 夜已经深的不能再深了,坛子里的酒还余下大半,桌子上的菜已经凉透了,那些小菜依旧可口,给自己满上一碗酒,咕咚咕咚的喝下,这么好喝的酒得给爷爷弄上两坛子。 还有老胡…… 那老家伙也是个爱酒的主儿,他不光爱酒,还爱抽烟,他的小仓库里好东西藏了无数,这个山高皇帝远的土皇帝大军阀,从来不沾当地老百姓半点便宜,甚至骨子里还保持着上个年代里的军人精神,经常派士兵下乡帮老乡们干活。 但对待那些边境上的犯罪分子,甚至邻国的那些不守规矩的兵油子,可是要多很就有多很,每次派出士兵执行任务,都必须把那些犯罪分子给打的屁滚尿流丢盔弃甲才成。 就他仓库里的那些好东西,全都是从那些人的老巢里搜刮来的。 以前林昆在漠北,漠北狼王的名头,只要是在边境的荒凉之地喊上一声,甭说是犯罪分子吓跪,就是蚂蚁的腿都哆嗦。 现在靠着狼牙兵团的兄弟们在那支撑着,威慑力如何也不知道。 老胡是个要面子的人,即便行动上有什么难度,他能自己想办法解决,就自己想办法,是不会轻易的来麻烦林昆的。 想起老胡,响起自己的战友们,林昆的心间有一团火在燃烧。 碗中的酒水再盛满,举起来对着漠北的方向,那儿有一颗最闪亮的星,“老胡,漠北的兄弟们,敬你们一碗!” 仰头喝下的是酒水,内心灼热的是感情,花花世界里的千娇百媚,并没有让林昆骨子里的军人热血退去,他还是一名军人。 黎明的光线突破了黑暗,似乎将黑漆漆的夜空撕破了一道口子,然后就有大汩的光线灌了进来,大地重新复苏,忙碌的一天随着光线的聚集慢慢开始,周围的小区里已经开始亮起了早起的灯光,有人在卫生间里洗漱,有人在厨房里忙活。 林昆试着闭上眼睛,慢慢的呼吸吐纳,在龟息功的作用下,心变的空灵起来。 面前的柳如烟挣动了一下,似乎要醒来,口中呢喃:“林昆,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