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九十三章:美酒佳肴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五百九十三章:美酒佳肴

第一千五百九十三章:美酒佳肴 一盏飘摇不定的灯光,一杯清澈凛冽的酒水,所剩的余生,似乎那窗外无尽的黑夜,看不见也不想看见所谓的方向。 仰起头,干掉自己起手酿制的女儿红,红晕缠上脸颊,心中似乎有一团火在燃烧,孤独成了唯一的陪伴,直到天亮。 窗外,突然有灯光闪烁,柳如烟抬起那不知道缠绕了多少酒精醉意的眼睛,朦朦胧胧的看去,林昆站在黑色的野马车旁,冲她招了招手。 一抹微笑挂上佳人的脸颊,一股莫名而又冲动的幸福感心间缠绕,柳如烟站了起来,转身踩着高跟鞋噔噔噔的下楼。 吱嘎…… 打开了铁栅栏门,柳如烟吐着芳香的酒气,醉人的大眼睛看着林昆,眼中除了温情,还有一抹俏皮似的嗔怪,“你怎么来了?” “先让我进屋再说吧?”林昆笑着说道,贴着柳如烟的身侧走了进来,回过头笑着对站在门口的柳如烟说:“突然想喝点白酒,仔细的砸吧了一下嘴,还是你这女儿红正宗。” “哦?” 柳如烟莞尔一笑,满含酒意的大眼睛,似乎透过林昆的眼眶瞧进了他的心里,语气缠绵而又暧昧的道:“真的只是因为想喝酒?” 林昆微微一怔,哈哈笑道:“要不然呢,因为想你了?” “这我不可敢奢望,不过既然你来了,我这儿就有最好的酒。” 柳如烟转身上楼,高跟鞋踏上楼梯,嗒的一声,她忽然停下来回过头,看着林昆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的?” 林昆笑着说:“其实我也不知道,只是给你打了电话你没接,直觉告诉我你应该在这儿,碰了一下运气,我今天的运气还不错。” “你在撒谎?” 柳如烟眨巴一双醉意朦胧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林昆。 “我可是诚实的男人好不好?”林昆笑着摊摊手,以示无辜。 柳如烟转身上楼,语气里透着一抹无奈说:“我遇见过太多的男人了,花言巧语的,满嘴跑火车的,好像就没有男人愿意跟我诚实,你如果你真的对我诚实,那是第一个。” 柳如烟突然回过头,微微扬起下巴,双眼中媚意荡漾的看着林昆。 幸好林昆刹车及时,否则柳如烟这突然一回头,非撞个满怀,不过即便如此,两人之间的剧烈也陡然拉近,几乎就快碰在一起。 近距离,鼻尖上缭绕的那股酒香的气味混合着柳如烟身上的体香更浓了,隐隐中还带着一股淡淡的臭味,好像是…… 林昆故意夸张的嗅了嗅鼻子,道:“这味道好像不太对啊?” “嗯?” 柳如烟微微一怔,旋即本来就醉意阑珊红扑扑的俏脸更红了,马上提着林昆的身边走过,“你先在楼上等着,我去端几个小菜。” 林昆回过头望着柳如烟有些慌乱的背影,嘴角轻轻的笑了笑,那股子淡淡的臭味,其实就是小盒子里的酒引子的味道。 林昆坐在了窗边,桌子上放着酒坛子还有一个空酒杯,拎起酒坛子晃了晃,不大的酒坛子几乎被喝的见了底儿,也难怪柳如烟走起路来都有些飘了,常年浸淫在各大夜场,她的酒量自然没的说,可再好的酒量也经不住一个人的闷酒。 柳如烟两个来回上下楼,桌子上摆满了小菜,都是这小酒馆里自制的,不论是卖相还是味道,那都是别具一格。 “小菜吃过不少,你这儿的绝对是上乘。”林昆夹起了一个酱熏豆腐皮嚼了起来,“嗯,就是这个味儿,正宗!” 哗啦啦…… 柳如烟端起酒坛子,给林昆满上了一碗酒,笑着说:“好吃你就多吃点,楼下的小菜缸里头还有不少,够你吃的了。” “我说,咱们能不能公平一点啊?”林昆看看自己的酒碗,又看了看柳如烟面前的杯子,二者的容量明显不是一级别的。 “大男人的,要不要这么小气。”柳如烟笑着说着,却是将桌上的杯子换成了碗,哗啦啦的给自己满上了一杯。 “好!” 林昆竖起大拇指,笑着说:“柳姑娘这么豪放,我先干为敬。” 仰起头,一碗酒水下肚,舌尖残余着酒水的芳香甘甜,这女儿红绝对算的上是极品,林昆的心里头也在好奇,这有了柳家祖传的酒引子之后,这酒水再提升一个级别是啥滋味。 现在都已经够完美了,要是更完美的话,那岂不是人间仙酿? 也不知道这以后还能不能有机会喝上了,目光落在了正在仰起头喝酒的柳如烟那白皙沾染着一丝红晕的脖颈上,明天过后也不知道再能不能这么坐在一起喝酒了,既然是敌人…… 林昆暂时将心中的想法掏空,不是有那么一句话么,今朝有酒今朝醉,管它明天什么样子呢,明天自然有明天的安排。 柳如烟放下了酒碗,脸上的红晕更添妖艳,她确实是一个如同妖精一样的女人,一颦一笑再加上这醉酒的模样,绝对是诸多男人心中难以抗拒的尤物。 林昆赶紧将目光挪开,定力再好也不要自我挑战,又夹了一小块的辣白菜,咔哧咔哧的嚼了起来,“嗯,这味道也正宗!这些小菜都是你自己做的,还是请你的那两人做的?” “有的是我做的,有的是我教他们做的。”柳如烟笑着说,替林昆夹起了一块熏香猪皮,“尝尝这个,我最喜欢吃。” “好!” 林昆伸出筷子要接过来,柳如烟却是向后闪了一下,“张开嘴。” “哦……” 林昆咧嘴一笑,张开了嘴,柳如烟将肉皮放进他嘴里,林昆嚼了嚼,竖起大拇指说:“这个上次我好像没吃过!” “上次刚好没有了,这个是昨天刚做好的,放在小菜缸里的瞬间越长,味道就越好,要是再过上个两三天就是最好。” “再过几天呢?” “那差不多就卖完了。” “那我得赶紧多吃点。”林昆又夹起了一块熏香猪皮嚼了起来,笑着问道:“真看不出来,你不但会酿酒,还会做小菜呢!” “这些都是跟我妈学的,我姥姥家过去生活在延边,这些做小菜的手艺都是跟北高丽人学的,我妈从小就喜欢做吃的,就把这小菜做到了极致。” 回忆起母亲,柳如烟的脸上涌现一抹幸福,“我妈还会做很多,不光是这些小菜,油炸煎炒都会,我最喜欢她做的烧茄子,先把茄子过油,然后再裹上面,真的很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