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九十二章:饮酒独醉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五百九十二章:饮酒独醉

第一千五百九十二章:饮酒独醉 眨眼间的功夫,方才还满脑子精虫的一群小青年,便倒在地上咿咿呀呀了,朦胧的月光撒在他们的脸上,一个个都活该。 剩下最后一个小青年杵在那儿,手中的匕首还挥舞在半空中,脸上的表情呆滞,整个人就像是个雕塑一样杵在那儿。 林昆停了下来,回过头咧嘴冲这小青年淡淡一笑,这小青年马上两条腿一哆嗦,砰噔一声倒在了地上,满脸的胆颤肉跳,支支吾吾的讨饶道:“大,大哥求你放我一马……” 林昆迈着步子走过来,突然的一抬脚,砰的一声闷响,正中下青年的下巴颏子,这一脚的力道不说有多重,小青年啊的一声痛叫,脖子向上一仰,整个人呼通一声躺在地上,抽搐了两下之后,便翻着白眼晕死了过去,裤裆下一股骚呼呼的味道溢了出来,最后的关头这小子居然吓尿了。 “就这点小胆子还出来混社会。”林昆淡淡不屑的笑了一句,转过身向商务车里走去,坐在了那舒服的座椅上,掏出根烟叼在嘴角,刚要摸出打火机点着,却是被凶巴巴扑过来的聂璐一把夺去,用手扯了两下,然后狠狠的摔到地上。 林昆诧异的看着聂璐,“小丫头,我救了你你连个谢字都不说,可也犯不着拿我的烟撒气吧,你这样可不讨喜哦。” “你这个骗子!” 聂璐一脸愤然,伸出那白嫩的小手指着林昆的鼻子就喊叫道:“你怎么不早出现,害的我们都快要被吓死了!” “小璐,不得无礼,是这位先生救了我们,快道歉认错。” 王霞这时上了车,冲自己的女儿教育道,她还不清楚林昆的身份,但听林昆说他是小倩的朋友,她这心里就踏实了。 “妈,我不!”聂璐倔强的道:“他早该出现救我们,却现在才来,要是再晚来一点,我们就,就……”越说越感到后怕委屈,两行热泪顺着眼眶就流了下来,吧嗒吧嗒的落下。 林昆重新又抽出根烟叼在嘴角,打火机喀嚓点着,深深的吸了一口,说:“小丫头,我要是你就应该好好个感谢我,今天我肯出面救你,完全就是看在小倩的面子上,小倩她好歹叫我一声哥,另外李梦也是求我帮忙,知恩图报的人我见的多了,像你这种不识好歹的我还是头一次遇到。” 林昆也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欲望了,看了看聂小倩,又看了看李梦,道:“你们两个没事吧?” 李梦摇摇头,说:“我没事,谢谢你,林昆哥。” 聂小倩满眼感激的看着林昆,道:“哥,谢谢你来救我。” 林昆笑了笑,没有答话,回过头看了一眼王霞,“你和柳如烟有什么过节,我管不着,但那东西本来就是人家的,你却死死的攥在手里头,还出言要挟,我都特么替你害臊,今天能救你你得好好感谢你闺女小倩,以后良心做人。” 王霞尴尬的低下头,“小伙子,谢谢你。” 林昆叼着烟卷问道:“会开车么?” 王霞道:“会。” “那就把这辆车开回去,也别跟别人提起今天晚上是我救了你们这事,回去之后先躲躲风头,姓田的不会善罢甘休。” 说完,林昆从车上下来,叼着烟卷就向停在后面的野马车走去。 等商务车启动开走了以后,林昆才发动了车子跟在后面。 田一方今天晚上的心情不错,忙活了一大顿回到了住的地方,小老婆穿着性感的睡衣躺在床上,他的肚子下一股热浪涌起,硬是把小老婆从床上给拽起来摁在沙发上来了一发。 小老婆娇喘吁吁,直喊受不了,田一方兴奋的拼命冲锋,这时在别墅二楼的一个卫生间里,一个浑身上下衣衫不整的男人,顺着别墅的下水管道,一点一点的滑了下来…… 田一方那软趴趴的老二刚要发射,放在一旁的手机呱噪的响了起来,老家伙只好暂时停下来,拿过手机喂了一声。 电话是那赵姓的小青年打过来了,简单的将刚才的遭遇汇报了一遍之后,田一方听完顿时大爆粗口,“谁特么的敢坏我田一方的好事,把他给我揪出来,我非弄死他不可!” “掌门,天太黑了,看不清脸,但这人的身手实在是……” 啪! 不等赵姓的小弟说完,田一方气的挂了电话,心中烦躁的很,本想将这满腔的怒气,统统发泄到二奶的肚子里,可折腾了半天,自己的那跟玩意儿就像是睡着了一样,就是起不来。 “次奥!” 田一方怒骂了一声,满脸丧气的坐在沙发上,掏出一根烟抽了起来。 二奶还是挺负责的,花了人家田掌门的钱,偶尔还偷个腥儿,但这该认真‘工作’的时候,可一点都不能含糊呢,整个人爬了起来,翘着小屁屁,将帘前的散落下的头发别在而后,一双粉嘟嘟的小嘴凑着田一方那根不争气的玩意儿含了下来。 咕叽咕叽…… 鼓捣了半天也不见有啥起色,本来信心满满的二奶,这一下也没招儿了,嘴巴都快累麻了,舌头也僵了,就在她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本来搁那抽闷烟的田一方,突然呻吟了一声,两条腿一绷直,一股热热黏稠的东西喷了出来。 二奶忍着想要呕吐的冲动,强迫着自己将那滩玩意儿含在嘴里。 …… 回到了市区,聂小倩给林昆打了一个电话,说了一通道歉的话,然后小丫头便沉默了,听着地那话里的声音,好像有些哽咽。 林昆问小丫头怎么了,小丫头说刚才她妈给她讲了小姨的过去,她觉得太心酸了,忍不住就想找个人哭一场,话音刚落,小丫头便在电话里哇哇的哭了起来,那叫一个伤心。 林昆想要安慰,却又无从安慰,说什么?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柳如烟那么一个看似独立的女人,心中藏着的辛酸却是无人知道。 林昆叮嘱了聂小倩,让她不要把今天晚上的事情泄露给柳如烟。 聂小倩苦笑:“哥,你放心好了,就算我想认这个小姨,她也不会接受我的,我外婆还有我妈给她的伤害太大了。” 夜,扑朔迷离,像是墨水泛滥的一幅画,映衬着悲伤。 老城区的中央,小酒馆里,微微的灯光闪烁,红颜饮酒独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