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贩人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贩人

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贩人 往日的一幕幕在脑海中涌现,却如同一把把火热炽烈的刀子割在心间,火辣辣的疼令自己后背抽搐,悲伤的泪水横流…… 这么多年行走在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内心里曾无数次的渴望,希望能看到母亲的身影,她还是当初离开自己时的模样吧,或是添了几缕白发,精致的容颜多了几条皱纹。 可没有遇见,一次次的渴望在时间的无声无息中变成了失望。 垂头丧气,生活中满是孤独,多想能有母亲在身边陪伴。 柳如烟抓着古色古香的小盒子,看着里面那泛着臭气,可对于她来说却意义非常的酒引子,只是这一小块,她手下的柳家女儿红,便能变成真正的柳家女儿红,这是父亲的意愿。 遥遥记得,父亲虚弱在病床上的时候,在离开世间最后的一刹那,深凹的眼眶里涨满了泪水,那双瘦骨嶙峋的手掌抓着她的手,说:“如烟,爸对不起你和你妈,但爸求你……” 话没有说完,父亲就撒手人寰了,那个漆黑的夜里,她闭上眼睛守在病床前,将内心对父亲所有的恨抹掉,答应了他一声:“爸,你放心,柳家的酒不会失传,酒引子我会找回来!” 其实,柳如烟还想问父亲一句,他恨不恨,恨不恨那个骗了他的女人,恨不恨那个偷走了家传酒引子的女人…… 人生于世,遗憾在所难免,有生之年,能做的就是尽量弥补吧。 低着头看着王霞,她披头散发额前血水洇流的模样,不管她有多可恶,她此时此刻都是一个伟大的母亲,柳如烟闭上了眼睛,轻轻的冲身旁的保镖说了一句:“松开吧。” 砰噔一声,聂小倩掉到了地上,捂着脖子剧烈的咳嗽起来,保镖木讷的站在一侧,这保镖是田一方派在柳如烟身边的。 “谢,谢谢你如烟……”王霞停了下来,临了还多磕了三个头,她泪眼婆娑的看着柳如烟,发自内心的忏悔令她看起来更加的憔悴,恶人也有悔改时,那以后还算是恶人么? 柳如烟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王霞,还有还爬过来护在她身前的一双女儿,语气淡淡的说了句:“我们的帐清了。” 望着柳如烟离去的背影,就在她走出房间的一刹那,王霞喊了一声:“妹妹……”声音不是很大,但却十分的清晰。 柳如烟脚下停滞了一下,却是不到一秒钟,便继续离开。 嗒嗒嗒的高跟鞋声,踩在老旧的地砖上,听起来是那么的悦耳。 田一方迎面走了过来,笑盈盈的问道:“柳姑娘,事解决了?” 柳如烟停了下来,淡淡的道:“把她们都放了吧,还有那个姑娘。” “你说李梦那小骚蹄子?”田一方摇头,道:“她是我的仇人。” 柳如烟看着田一方,盯了能有两秒钟,道:“随你。”说完,擦着田一方的肩膀走了过去,没走多远,身后传来了田一方的声音: “柳姑娘,赶明儿酿好了真正的柳家酒,别忘了请我喝一杯。” 柳如烟没有答话,离去的脚步有些仓促决然,似是要赶紧的离开这片伤心地,今夜她需要一个酒友,彻夜的大醉一场,她的心里头不禁的闪过了林昆的身影,他一脸痞痞的笑容坐在自己的对面,摇晃着杯中的酒水,他的喉结在动,不管多么烈的酒,被他喝下去之后,都会给人很享受的错觉…… 如果没有这个男人陪,那她宁愿让孤独守着自己一夜。 世界这么大,能真心待她的男人不多,能在她面前君子的男人,更是少之又少,这或许就是漂亮女人的悲哀吧。 望着柳如烟的背影渐行渐远,田一方身边的一个手下,贼眉鼠眼的低声问道:“掌门,就让这女人就这么走了?” 田一方冷冷的一笑,道:“放她走自然有放她走的理由。” “那屋里的三个女人,还有……”手下向一旁被控制起来的李梦看了一眼,“是不是还按照我们先前指定的计划?” 田一方想了想,笑着说:“这年头有贩毒的,也有搞走私的,我田一方这辈子还没贩过人,这四个加在一起什么价码?” 手下伸出了一个巴掌,嘴角淫邪的笑道:“每个人至少这个数。” “哦?” 田一方眉头一挑,道:“那个半老徐娘也能卖上这个价?” 手下嘿嘿笑道:“刚好有一个印尼的老富翁看上了,愿意给个好价码,再说她也就刚刚四十,正是女人熟韵的好时候。” 田一方满意的看了手下一眼,“不错,办事的效率可以。” 手下搓了搓手,连连拍马屁道:“都是掌门平日里调教的好。”贼溜溜的一双小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欲望在燃烧。 田一方自然瞧出他的心思,冷笑着说了一声:“小赵,待会儿就你负责把这四个女人给运走吧,事情一定要办妥。” “掌门,你放心!” 这位被称作小赵的手下心中一阵窃喜,他负责把这四个美妞运走,那这中间不管他想搞出点什么花样来,那就没人管得了了,而且这四个女人马上就要被卖到国外,也没人会替她们做主了,一想到马上就能享受到四个风格不同的美人儿,尤其是那个刚近四十风韵十足的少妇,裤裆就热了起来。 这小赵口味比较独特,喜欢熟妇。 “我先走了,记得向我汇报。”田一方叮嘱了一声,转身就要走了。 “掌门……” 小赵突然叫住了田一方,田一方冷冷的道:“怎么,还有问题?” 小赵咧嘴笑了笑,满脸的猥琐相,“掌门,这四个女人可都挺极品的,反正也是要送到国外了,你不先……”话不用说完,但意思已经很明确了。 田一方呵呵一笑,兴致缺缺的道:“算了,今天我没那个心情。” 田一方带着手下走了,这个暂时被搁置的工厂,只是他们临时的一个据点,田一方把这买下来的本来打算也不是干什么企业,而是瞅准了这位置早晚要动迁,到时候可以坐地起价冲政府要上它一份丰厚的拆迁赔偿,这可是个稳赚不赔的好买卖。 等田一方的背影完全消失在视野里,赵姓手下兴奋的摩拳擦掌起来,脸上的表情突然一冷,冲身旁抓着李梦的两个小弟道:“你们俩马上去准备车,咱们现在就准备把人给运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