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八十八章:心中伤疤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五百八十八章:心中伤疤

第一千五百八十八章:心中伤疤 砰! 一声沉闷的声响,林昆一脚踹在了这小弟的裤裆上,同时手里的那只臭鞋又塞进了他的嘴里,这小弟两只眼珠地瞪大,满脸的痛苦之色昏暗中一片狰狞,口中嗫嚅道:“为,为什么……” 林昆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你废话太多,浪费老子时间了。” 砰噔…… 这小弟脑袋往地上一砸,两颗眼珠子一翻白,晕死了过去。 林昆顺着走廊往前走,这一路上没遇到什么人,走了没多远,就听有声音传来,他贴着墙边一听,正是从另一边传来的。 …… 关着聂小倩她们母女的房间里,灯光昏暗,母女三人坐在地上聚在一起,王霞看着眼前的柳如烟,脸上的表情有些木然,道:“如烟,我们之间的事情你冲我来,放过我的两个闺女,按照辈分来排,她们也该叫你一声小姨。” 柳如烟冷笑,妩媚动人的俏脸,此时冷若冰霜,手里端着那个聂家别墅里的小盒子,稍稍的打开一角,看了一眼里面,道:“王霞,你现在想起来跟我攀亲戚了,不觉得晚了么?” 王霞低下了头,脸上一阵悔恨,道:“早知道今日,当初你问我要这酒引子的时候,我就应该给你,都是我的错。” “如烟……” 王霞抬起了头,眼中噙满了泪水,两只手一只手握着聂小倩的手,另一只手握着聂璐的手,看着柳如烟说:“念及在我们姐妹一场的份儿上,我不求你能原谅我,只求你能放过这两个孩子,一切错都在我的身上,与他们无关。” “王霞,你现在知道后悔了,知道来求我了?”柳如烟冷笑,“当初你指着我的鼻子,叫我花钱把我们柳家祖传的酒引子买回去的时候,你怎么不念及旧情了?你张口就问我要一千万,我说我没有钱,你说给我指了一条明路,结果就是叫我陪你的一个客户睡觉,我不肯,你就说一辈子都别想拿回酒引子,一想到你那恶心的嘴脸,我就想要吐!” “这酒引子本来就是我们柳家的,是你那个水性杨花的母亲,从我们家偷走的,你跟你那个水性杨花的母亲一样,都是没有良心的贼,她不光偷了我爸的酒引子,更是偷走了我爸的心,还偷走了我的幸福,偷走了我本来的家!” “要不是你母亲惦记上了我们家的钱,怀了个野种还说是我爸的骨肉,我母亲就不会一气之下丢下了我,至今我都不知道她的生死,也活该那个野种没长几岁就死了,老天都看不过去,只是可怜了我爸那个笨蛋,上了你妈的当!” 柳如烟越说越气愤,两行热泪从眼眶中飙了出来,多少年埋藏在心底的伤疤,这一刻被她亲手揭了开来,血淋淋的。 柳如烟走向王霞,扬起手来一个巴掌甩了下来,一声清冽的耳刮子声响,王霞直接被打的脖子扭向一边,嘴角飙出血迹。 “你这个贱女人,不准打我妈!”聂小倩发疯了一般的站了起来,向柳如烟扑了过来,不等来到柳如烟的身前,柳如烟身后的保镖挡在了面前,一把抓住了聂小倩的脖子。 保镖的大手用力,将聂小倩生生的提了起来,聂小倩双脚离地,两只手死死的抓住保镖的大手挣扎,小脸马上憋的通红,嘴里头发出一阵憋闷的呻吟,两条腿在那拼命的蹬着。 王霞和聂璐见状赶紧就爬了起来,向那保镖扑了过来。 “放开小倩!” “放开我妹妹!” 只是这两个女人扑的再凶,在这保镖的面前都不堪一击,只是两脚踹了出去,母女俩便接连的倒飞了出去,撞在了墙上。 呼通…… 聂璐摔的七晕八素,已经没力气爬起来了,王霞却是拼了命的爬起来,爬到了柳如烟的脚边,脑袋砰砰的往地上磕,“如烟,求求你让他放了小倩,她只是个无辜的孩子啊,所有的错都在我,我当初不应该那么对你,我知道错了……” “现在说错有用么?” 柳如烟一脚将王霞踢开,本来满是妖艳妩媚的一张小脸上,满是怒极狰狞之色,骂道:“你就跟你那贱货一样,心中头藏着阴谋,专门干一些投机取巧的勾搭,你妈看重了我们家的钱骗了我爸,临走的时候还要偷走我们家的酒引子。” “呵呵,你妈本以为这酒引子很值钱,结果出去一打听才知道,这酒引子如果不结合上我们柳家的酿酒术,一分钱不值!” “你年纪不大就嫁了一个老男人,跟你妈一样投机取巧,那老男人没几天就嗝屁了,给你留下了一大笔钱够你花的,你却还想着用我们家的酒引子,来讹我的钱!王霞,你死有余辜!” 说着,柳如烟抬起脚踹在了王霞的脸上,王霞一声痛叫,整个人人仰马翻,但紧接着马上又爬到了柳如烟的面前磕头,额头上已经磕出了血,口鼻被踹的也一起流出了血,口中却是连珠一般的哀求道:“如烟,求你,求你了……” 望着王霞,柳如烟丝毫的同情心也没有,心中翻涌的仇恨,也不光是王霞带给她的,更有王霞的母亲一并带给她的。 可看着王霞拼命磕头救女儿的模样,柳如烟的心里又是一酸,想起了曾经的那个大雨压满城的夜里,昏暗的路灯下,母亲那单薄的背影…… 母亲的脚步是那么的慢,几乎每走一步都要回过头,眼神中满是不舍,可又有着对父亲的恐惧,而当时年幼的她站在门口,泪水拼命的往下流,却没有去追上母亲的勇气。 只因为怕黑…… 现在回想起来,当年倘若自己能咬牙追上母亲,或许就不会到现在也不知道母亲在哪了,可那个时候她真的害怕,也因为母亲对她说过,等母亲在外面安顿好了,就会来接她。 那时候的她还是个小丫头,曾天真的问:“妈妈,那你等阳光明媚的白天来接我好不好,我怕黑,不敢走夜路……” 往昔的一幕幕涌现在眼前,母亲那无奈而又悲伤的笑脸清晰在眼前,还有那暴雨中的背影,有一件事柳如烟一直不愿意去面对,那就是母亲可能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否则她不会不回来找自己的,有哪一个母亲能舍得丢下自己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