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八十四章:女人情义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五百八十四章:女人情义

第一千五百八十四章:女人情义 “放开我们!放开……” 李梦和聂璐被从车上拽了下来,两个男人动作粗鲁,还不忘趁机在两人的身上揩油。 “都特么给老子老实点!”其中一个男人出声吼道,扬起巴掌威胁,道:“再特么乱吼乱叫的,老子我打掉你牙!” 被男人这么一威胁,聂璐和李梦安静了不少,此时定睛向周围看去,一张张陌生的面孔正冷笑着望过来,这些人脸上的表情叫她们感到害怕,就好像是掉进了虎狼的巢穴一样。 吱嘎…… 仓库的大铁门打开了,眼前瞬间一片明亮,聂璐和李梦本能的低下头躲避灯光,被强行的拖了进去,李梦倒还好,聂璐脚上有伤,这会儿被生拖硬拽,疼的倒吸凉气痛叫连连。 “md,给老子闭嘴,叫床呢!”拖着聂璐的男人瞪着眼睛骂了一句,心里头这会儿还憋着一股火呢,要是再晚回来一会儿,自己就能在这两个小妞的肚皮上好好的爽一发。 仓库里有不少的小喽罗,这会儿一个个满脸贼笑的看着李梦和聂璐,冲拖着她们的两个男人打趣道:“你俩小子行呀,出去一趟拽了两个小妞回来,长的还都挺标致呢!” “这么极品的妞,你们俩没先尝尝?别跟我说没有,老子不信,哈哈!” “哎呀,我都馋了!” …… 两个男人没有吭声答话,不过脸上倒是涌起了一抹得意,下巴也不由的抬了抬,尤其周围那些个小喽罗看向他们两个时,眼神里流露出的那股赤果果的羡慕与妒忌,着实让两人的心里头虚荣了一把,也爽足了一把,就好似自己刚才真在这两个小妞的肚皮上爽了一发,发射出了一大滩的那啥似的。 来到了一个办公室的门口,抬起手在门上轻轻敲了敲,里面传来了田一方的声音,有些慵懒,“门没锁,进来!” 两个男人脸上的表情唰的一变,方才的那股沾沾自喜夹杂着小虚荣的表情瞬间消散,换上了一副毕恭毕敬的孙子模样。 吱…… 门推开了,两个男人拽着李梦和聂璐就进来了,点头哈腰陪着笑脸就说道:“掌门大人,我们把人给带回来了。” 田一方眉头一挑,李梦脸上的表情也是十分的诧异,不过同时又是一股难言的心虚,毕竟田东宇被打残了和她与直接关系,另外她怎么也没想到,暗中绑架聂小倩母女的竟是田一方,而且最终的目的竟然是为了那么一个小盒子。 田一方目光转向两个手下,嘴角冷冷的一笑,道:“你们两个怎么搞的,我只让你们抓一个回来,怎么弄回来两个?” 两个男人对视了一眼,其中那个刚才坐在副驾座上的那个尖嘴猴腮,一看就是鬼点子比较多的男人说道:“掌门大人息怒,我们俩这也是迫不得己,她们两个当时在一起,要是就抓走一个,剩下的一个报警了就麻烦了,所以……” 扑腾! 这边话不等说完,另一个男人马上跪到了地方,一脸胆颤的看着田一方说:“掌门大人,我们错了,请你网开一面。” 可见,这田一方平时对手下还是挺严格的,手下也都怕他。 “哈哈……” 田一方哈哈大笑,站起来走了过来,站在李梦和聂璐的身前,抬起手来在聂璐的脸上摸了一把,却是对两个男人说:“你们两个今天晚上干的不错,我会给你们记上一功的,你们两个先出去歇息吧,这儿没你们什么事儿了。” 两个男人面面相觑,回过神后,赶紧连连向田一方道歉,随后猫着腰就像那古时候的奴才一般,倒着退出了门外。 田一方看着眼前低着头一副胆怯心虚的李梦,道:“小情人,你在害怕什么?他们不请你过来,回过头我也想去找你,你的床上功夫不怎么样,可算计人的功夫可不一般啊。” 李梦手心握紧,冷汗渗出,身上也跟着轻微的哆嗦了起来。 “哟,怕了?” 田一方呵呵笑道:“怕就证明你心里真的是有鬼,看来我的推测没错,东宇去那台球室并不是偶然,是你在背后勾结姓林的搞的鬼,现在东宇重伤致残躺在医院里,我田一方折腾了大半辈子可就这么一个儿子,你说我该怎么处置你?” 李梦声音有些颤抖,“田……”抬起头忽然双眼凌厉的瞪着田一方道:“姓田的,不管怎么样,你和你儿子都是咎由自取,你坏事干了那么多,早晚是要造报应的,一定!” 田一方微微一愣,旋即哈哈大笑起来,目光中陡然一道冷厉的光芒射出,扬起巴掌冲着李梦就甩了下来,紧接着抬起脚冲着她的裤裆就踹了过来,啪、砰的两声响,李梦一声惨叫,身体猛的向后倒去,田一方这时又伸出手抓住了李梦的胸口,把她整个人往回一拉,扬起了拳头就向她的脸砸去。 呼啸…… 拳风凛冽,劲道十足,这真的要是被砸中了,李梦的鼻梁肯定要断裂,甚至整个面门都要凹下去一大块,毁容是必然的。 李梦瞪大了眼睛,瞳孔深处一股说不出的绝望涌现出来,拳影越近,眼前一片渺茫,最终她静静的闭上了眼睛…… 铿! 一声沉闷的声响,李梦没有感觉到疼痛,身体却是重重的向后倒去,难道疼到了极限一切都是麻痹了么,还是自己已经昏过去了,感觉不到疼痛了,眼前突然一股热流扑来,带着一股浓浓的腥味,好似有人整个扑进了自己的怀里。 李梦睁开眼睛,眼前的聂璐正嘴角淌着鲜血,目光涣散的看着她,嘴角微微的勾起一抹微笑,道:“他会来么?” 噗通…… 两个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李梦的眼眶一阵灼热,泪水涌流了出来,她紧紧的抱着聂璐,痛声道:“会,一定会的。” “md,真特么晦气!” 田一方盛怒的一张脸上五官扭曲,抬起脚就要冲聂璐踩下来,这时一声冰冷的女人声音响起,这女人一直坐在屋里的简陋沙发上,刚才一进屋李梦和聂璐的目光都聚焦在田一方的身上,有意无意的就将她忽略了。 女人站了起来,俏丽妩媚的一张脸颊透着淡淡的冷意,“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