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一沓钱的买卖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一沓钱的买卖

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一沓钱的买卖 眼看着摩托车一路狂奔,眨眼间便消失在了夜色里,李梦和聂璐都有些慌了,连聂小倩和母亲在哪都没问到,小盒子就已经被抢走了,一股浓烈无助的感觉涌上聂璐的心头。 聂璐急的要哭了,李梦想要安慰,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的心里此时此刻也是着急的,就在这时,一辆黑色的轿车,从正对面的马路上奔腾而止,乍眼的功夫就停在了两人身旁。 不等李梦和聂璐做出任何反应,车门砰的一声打开,下来了两个黑衣男人,不由分说上来一个人抓着李梦,另一个抓着聂璐,就把两个姑娘往车里拖。 “你们要干什么!” 聂璐惊慌的大叫,换来的却是一记响亮的耳刮子,直接把她的脸颊高高肿起,眼前一片的漆黑。 “救命!” 李梦扯开了嗓门大喊,拽着她的男人一声怒喝:“闭嘴!” 李梦张开嘴就在那男人的胳膊上狠狠的咬了一口,这男人顿时疼的一声惨叫,狠的将胳膊抽了回来,反手就是一个大巴掌抡过来。 啪! 清脆咧咧的一声响,李梦直接被打的眼前一黑,整个人都有些瘫软了。 这时,一辆普通的家用轿车停了下来,车窗摇下,满车的酒气溢了出来,里面坐着的几个男人呜嗷的就冲这边喊道:“干什么呢你们!快,快妹子给老子放开,老子们不打你们!” 两个男人已经把李梦和聂璐丢进了车里,车门砰的一声关上,两个男人目露凶光的向轿车走过来,咣的一脚踹在了副驾座的车门上,那平整的车门顿时被踹了一个瘪,吓的里面的四个男人哆嗦了一下,但马上就又吼叫了起来。 其中一个男人挥起了拳头,冲着副驾座上的男人就砸了过去,拳风凛冽,力道和速度结合的完美,就听砰的一声响…… 一声惨叫在车厢里响起,被拳头凿中鼻梁的男人,鼻血喷溅,捂着脸就趴在了中控台上,再也没有叫嚣的气势。 剩下的三个男人一愣,脸上立马一阵恐惧,本来是想仗着自己人多来一处英雄救美,结果没成想遇到了这么彪悍的主儿。 还属那开车的哥们反应的够快,立马赔上笑脸说:“玩笑,全都是玩笑,大哥你们该忙的忙,我们什么也没看见。” 说完,脚底下一脚油门狠踩,这辆普通的家用车屁股里喷出一道浓浓的黑烟,愣是被踩出了赛车的感觉,噌的一下蹿了出去。 “咳咳……” 结果,把这两个一声彪悍的男人,给呛的直咳嗽,这尾气太呛人了。 两个人男人又是恶狠狠的一声啐骂,这才上了车扬长而去。 巷口里,林昆看着手机上显示的追踪信息,暂时没有去理会,此时他开着野马车,上了高架桥,正好赶上了那辆家用车见义勇为,为了不暴露,他佯装无事的从旁边开了过去,停在了高架桥下边的一个旮旯,等到那辆黑色的轿车开走,他这才开着野马车悄然的跟在了后面。 黑的轿车故意在马路上兜起了圈子,基本的反跟踪意识还是有的,林昆将野马车速度放慢,和黑色的轿车保持距离,这时一辆出租车从后边驶了过来,林昆别了出租车一下,这出租车一个急刹车停下,这司机三十多岁,探出个头就要骂人。 林昆摁下车窗,笑着打断道:“哥们,你先别急着骂,咱们谈个生意怎么样?” 司机哥们老大的不愿意,刚才要不是他踩刹车及时,稳稳的撞上了,不过这会儿定睛一瞧,看这车身的款式和皮毛,心里头那是出了一层白毛汗啊,他也算是半个车迷,眼前这款车他最近刚好在一个精品的汽车杂志上看过,限量款纯手工打造的野马车,全球也就那么几辆,没想到…… 司机哥们一下子愣住了,那本来惊悚而又紧张的目光,瞬间满满的都是惊艳,这可要仔细瞧好喽,待会儿下了夜班找个馆子和兄弟们搓一顿的时候,能好好的吹它个大牛皮。 “在这条路一直往前有一辆黑色的轿车,车牌号是xxxxx,你只要开车上去撞它一下,这些钱就都是你的了。” 林昆手里捏着一沓钱,笑着说道,不多不少正好一万。 司机哥们回过神,目光自然落在了那一沓崭新的钞票上,眼神里闪过一抹犹豫,这白花花的银子谁不想赚,可关键是…… “放心,前面那辆不是什么豪车,你轻轻的撞一下它的屁股,修理起来也就几百块,何况你这车还有保险,可以走保险,这些钱基本上就是你白赚的。”林昆笑了笑说:“想做的话就不要犹豫,否则前面的车跑远了,你就没机会了。” 司机哥们一咬牙,推开车门下车,一把将崭新的一沓钞票拽了过去,道:“干,这么好赚钱的买卖为什么不干!” 林昆笑着说:“就喜欢你这利索劲儿,赶紧闷头去追,再晚了那车恐怕就要跑没影了。” 司机哥们把钱揣进了兜里,拍了把胸脯道:“兄弟你放心,在这沈城的地界上,还没有我们的哥追不上的车。” 嗡! 出租车发出一声嘶吼般的咆哮,喷出了一大团浓浓的黑烟,林昆赶紧把车窗摇上,这忒特么的呛人了,目送着出租车离去的背影,这才发动了野马车,慢悠悠的跟了上去。 黑色的轿车不急不慢的行驶在公路上,开车的男人频频的向后视镜看去,驾座上的男人有些不耐烦,道:“我说老哥,你开车用不着这么稳吧,咱们这都兜老半天了。” 开车的男人一脸木讷的道:“你懂个屁,这万一后面要是有尾巴,回去了咱们还不得挨收拾,小心驶得万年船。” 副驾座上的男人嘴角戏谑一笑,回过头冲后座上的男人笑道:“听到了没,老哥在给咱们上教育课呢,可得交学费啊。” 后座上的男人哈哈笑道:“反正我觉得老哥说的对,小心为妙。” 聂璐和李梦坐在后排,两个小丫头一脸的恐慌,脸颊又都高高的肿起,刚才被副驾座和后座上的这两个男人打了一巴掌,这会儿还火辣辣的疼呢,脸上恐惧心中委屈,泪水直在眼眶里打转,尤其聂璐,此时心里更是又怕又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