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冤家路窄(2) - 神兵奶爸

第一百五十七章:冤家路窄(2)

第一百五十七章:冤家路窄(2) 看到林昆的一瞬间,许大头整个人都石化了,脸上的表情瞬间僵硬的像是寒冬腊月被冻的发硬的屎球,他的脑袋在这一瞬间严重的出现了短路。 “许局长?”林昆又叫了一声,许大头这才回过神,僵硬发情的脸上强挤出一丝笑容,道:“这这这……”支吾了好一阵,才发现还不知道林昆的名字,只好说道:“兄弟,怎么是你啊。嗨,肯定都是误会!” 周围的人全都愣了,也包括楚静瑶在内,不过澄澄心里却是明镜的,几天前刚见过眼前这个丑伯伯,当时小家伙就对许大头的印象不怎么样。 不等林昆说话,澄澄从椅子上跳下来,走到了许大头的跟前,小家伙一副就事论事的态度,仰起小脑袋看着许大头道:“伯伯,这根本就不是误会!” 所有人都将目光聚焦向这个陶瓷娃娃一样的可爱小男孩身上,小家伙有板有眼的道:“事情是这样的,这些叔叔们非要和我爸爸打赌,结果他们输了又想赖账,我爸爸跟他们理论,他们又合起伙来欺负我爸爸!” 澄澄说完,周围那几个刚才跟林昆打赌的人不由的全都一脸臊红,事实却是如此,他们打完赌了又想赖账,是他们理亏在先,不过打人的却是林昆先动的手,那个许大头的发小大高个马上站出来说话了,仍然不知羞耻的趾高气昂的道:“这孩子在说谎,我们才不在乎那一万块钱呢!”转过头伸手指着林昆道:“是这小子使诈,还动手打人!” 说完,大高个目光坚定的看着许大头,他现在完全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几乎在场所有人都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他却还一厢情愿的认定自己的发小能替自己讨个公道,不管事实如何,动手打人就是不对嘛! 许大头恶狠狠的瞪了大高个一眼,心里将这个货从头到尾骂了个遍,特么的老子容易么,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碰到这个瘟神两次,虽然不知道眼前这小子的背景,但能够成为余大公子的朋友,成为余书记的座上宾,就算是啥背景也没有,那也不是他一个城区警察局局长能得罪的起的。 大高个被许大头这么一瞪,倒也清醒了不少,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不寻常的意味,马上也就闭口不言了,这边许大头瞪完了大高个,马上又陪着难看的笑容对澄澄道:“小朋友,你说的情况伯伯都知道,伯伯会替你爸爸主持公道的。” 正常的逻辑下,许大头如此承诺了,澄澄应该感谢才对,可谁知道小家伙居然摆了摆手,冲许大头道:“伯伯,不用你替我爸爸主持公道,我爸爸能搞定的,你还是带着你的手下赶紧离开吧,别在这碍事了。” 周围的人顿时又一阵的诧异、错愕,不约而同将目光看向了许大头,想看看他如何的反应,从许大头的着装上看,他们也都看出了这是一个局长,一个警察局的局长被一个小孩子当面指示,他应该怎么反应? 看热闹的这些人想出了一百种可能,但最终谁也没猜对许大头的反应。 许大头脸上的笑容已经渐渐舒缓了,此时看上去更有一股谄媚的微笑,他先是抬起头看了林昆一眼,主要是想摸摸林昆心里是什么意思,林昆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不过看样是同意澄澄的说法,于是许大头马上就明白了,他将一脸谄媚的笑对准了澄澄,道:“小朋友,伯伯相信你没有撒谎,伯伯现在就带人离开,这里就交给你和你爸爸处理。” 所有人诧异不可思议的看向许大头,就连坐在座位上的楚静瑶也很感诧异,她还不知道林昆之前和许大头之间的事,澄澄也没跟她说起过,主要是林昆之前就特意叮嘱过澄澄,一定要向他妈妈只报欢喜不报忧。 绝大多数人都情愿相信许大头的言行只是为了哄小孩子开心,可许大头接下来的表情,则更让他们大跌眼镜,刚才进来时还一身不可抵挡的王八之气的许大头,这会儿毕恭毕敬的站在了林昆的跟前,那架势就像是狗腿子见到了主人一样小心翼翼,陪着笑脸道:“兄弟,没什么事那我先走了。” 林昆笑着点点头,顺便瞥了大高个一眼问道:“许局长,这是你朋友?” 许大头马上道:“是是……”顺便向大高个递了个隐讳的眼色,大高个也不是傻缺,刚才是被怒火冲晕了头脑,这会儿已经完全明白情况了,他强忍着裤裆里蛋蛋被踹的差点碎了的疼痛,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冲林昆道:“小兄弟,真对不起,都是我眼拙不知道你和许局长认识。” 林昆也不想把事情惹大,本来也只是想给他们这些个不认赌服输的人一点教训,闹成现在这局面也是始料未及的,既然人家许大头肯低头,他的这个发小也肯服软,索性就算了,摆了摆手道:“算了,都是误会。” 林昆这也算是变相的卖了一个面子给许大头,许大头心里感恩戴德,脸上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兄弟,那我先告辞了。”又向大高个招呼道:“你跟我出来一下。”他招呼大高个完全是为了替他解围。 大高个自然明白许大头的好意,陪着笑脸向林昆道:“兄弟,那我先告辞了。” “慢着!”林昆故意一脸严肃的道,有意吓唬大高个和许大头,大高个和许大头的脸色顿时一凛,显然真就被吓到了,要知道许大头拿林昆可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林昆嘴角又突然的一笑,挥挥手道:“开玩笑呢,许局长你们赶紧忙去吧。” 许大头顿时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拉着大高个就往外走,一起跟来的民警们也都不是傻子,局长都撒丫子的撤了,他们再留下来纯是傻缺,也都跟着一股脑的全都撤了。 许大头直接把大高个拉到了他的奥迪车里,大高个一脸费解的问道:“老许,那小子到底什么来头?” 许大头瞪了大高个一眼,“你个老小子头一次来沈城就给我惹事,那小子的身份说不清,但他跟省人大的余书记关系不浅,不是我等能得罪的起的。” “余宗华?”大高个问。 “嗯。”许大头点了下头,抽出根烟给大高个递过来,大高个吓的手都哆嗦起来了,虽然他是个商人有几个臭钱,但提到真正的大领导他还是打心底打怵。 早餐厅里一番喧嚣之后,又归于了短暂的宁静,董世久傻傻的愣在一旁,趁着所有人都还没回过神的间隙,他一步一步的慢慢向后挪去,他是怕林昆找他问责,毕竟那个报警电话是他打出去的,要是人家一不高兴,赏他两个巴掌,连许局长都惹不起的人,他也只能硬受着。 林昆早就瞥到了董世久鬼鬼祟祟,只是没心思搭理他,这么一个小小的餐厅经理,还真不在咱们林大兵王的眼里,他随手又抽出了一把椅子往上面一坐,特意弄出咣当的一声,顿时把餐厅里的人都吓的回过了神。 刚才跟林昆打赌的那几个人,这时心里也不再抱有什么侥幸的幻想了,一个个的都痛快的把钱掏了出来,恭恭敬敬的放到了林昆旁边的桌子上。 “早这样啊,省多少事。”林昆淡然的笑道,拣起说上的钱往裤兜里塞,那牛仔裤的裤兜本来也不大,装不了了就往澄澄裤兜里塞,剩下的还装不了他本来想让楚静瑶帮忙拿着,被楚静瑶冷冷的瞥了一眼拒绝了,最后只好拿在手里。 这时,林昆又抬起头看向挪到餐厅门口的董世久,冲那小子招呼了一声,“董经理啊,麻烦你帮我准备二斤牛肉呗,最好是进口的雪花牛!” 董世久牵强的咧嘴一笑,他哪敢说不,只好满口的答应了。 这二斤牛肉是给小海东青准备的,这酒店的餐厅是不准带宠物进来的,所以只好暂时把小海东青放在了酒店的房间里,林昆一只手里捧着没装了的钱,另一只手领着打包的牛肉,兜里揣的鼓鼓囔囔的,澄澄跟在一旁,兜里也是揣的满满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爷俩抢银行了呢。 往回走的路上,楚静瑶轻描淡写的问了林昆一句:“在孩子面前你能不能别那么暴力?” 林昆笑着回过头道:“暴力么?”要是跟他以前在军区的时候比起来,确实不暴力,他曾一拳打死过一个犯罪分子,也曾一拳打的犯罪分子口吐鲜血……总之要是和过去那些血腥暴力的画面比起来,刚才的事真不算什么。 “不暴力么?”楚静瑶反问。 “不暴力……”不等林昆回答,澄澄仰起小脑袋看着楚静瑶说道:“妈妈,爸爸一点都不暴力,对付坏人就得用那样得手段,这叫以暴制暴!” 楚静瑶脑门顿时一黑,再看向林昆,目光里透露出阵阵的幽怨,这孩子受他的影响,也渐渐变的暴力了,不过换句话说回来,这也叫男人范儿,遇到事了在那讲道理的,大都是女人或者小男人,真正的老爷们就是该出手时就出手,跟一群无赖讲道理能讲的通?才怪呢! 林昆一副得意的微笑,楚静瑶那幽怨的眼神对他来说一点杀伤力都没有,他溺爱的摸了摸澄澄头,称赞道:“儿子,说的对,男人就该干脆点!” 澄澄仰着小脸,一脸崇拜得看着林昆:“爸爸,以后我也要成为你那样的男人!” 楚静瑶的心里顿时铺天盖地的一股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