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她愿意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她愿意

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她愿意 聂璐趴在了地上,疼的直吸凉气,跪着想要爬起来,可脚扭了膝盖又摔的生疼,一时间哪爬的起来,转过头目光责备的看着林昆,道:“你干嘛放手,故意的吧你!” 林昆两手一摊,表示冤枉,“聂姑娘,咱得讲道理啊,刚才明明是你让我放手,所以我才放手的,刚才我也是救你心切,所以才不小心摸在了……” “你住口!” 聂璐瞪了林昆一眼,美人儿就是美人儿,就是这生气的模样都很美,本来她对林昆的印象还不错,现在大打折扣。 林昆倒没什么心思欣赏这小美人儿,走南闯北这么多年,漂亮的女人见的多了,差这一个不多,少这一个也不少,搭了把手就把聂璐给扶了起来,到旁边的沙发上坐下。 “抬脚。” 林昆蹲在地上,扯着聂璐的小腿将她的脚踝给提了起来。 聂璐穿着一双高跟鞋,鞋跟至少有个七八厘米,也难怪她崴脚了。 “你,你要干嘛?”聂璐心中忐忑,这一来从小到大她还没和一个男人这么单独在一起待过,二来她遇见的男人不少,其中觊觎她美色而毛手毛脚的也不少,她是真有些怕了。 林昆把聂璐脚上的高跟鞋,慢慢的脱了下来,脚踝已经肿的挺高,稍微一触碰,聂璐马上就疼的直吸凉气,“疼……” 脱掉了鞋子,脱袜子,只是一个薄薄的小丝袜,这脱下丝袜,又是把聂璐好一个疼,脑门上的汗珠都流了下来。 林昆抬起头笑着看向聂璐,“聂姑娘,你这脚扭的可不轻啊,怕是已经扭到了骨头,要是马上去医院救治还来得及,现在已经过了最佳的救治时间,怕是以后会出现脚踝关节坏死,你的这只脚怕是要保不住了,以后只能……” “真的么?” 聂璐一脸慌张,眼含泪水,仿佛随时都能哭出来一般,一想到自己以后拄着拐杖或者坐在轮椅上,她的心中就有一股强烈的悲壮无法释怀,越想鼻尖越酸,唰的两行泪水流了下来。 嘎嘣! 就在两行热泪滚落伊人脸颊的瞬间,一声清脆的响声响了起来…… “啊!” 聂璐疼的尖叫了一声,脸上的表情瞬间因痛苦而扭曲,泪光闪烁满脸幽怨的冲林昆吼了一句:“你干嘛,你有病啊!” “嘿,还真是狗咬吕洞兵,不识好人心呢。”林昆笑着调侃,松开了聂璐那肿的跟馒头似的脚踝,“晃晃看,是不是好多了?” 聂璐抹了一把眼泪,就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女孩,晃了两下脚踝,然后有一丝吃惊的看着林昆,说:“好像真不怎么疼了?” “不疼了也得养一段时间,伤筋动骨一百天,过了二十四小时以后,每天晚上用热水敷一会儿,能好的快些。” “你是医生?”聂璐试探着问道,对林昆的印象倒又是好了一点点。 “医生?” 林昆笑了起来,说:“这算不上什么医术,就是普通的接骨。”回过头向旁边不远的一个小凳子看去,那凳子紧贴在一个钉在墙上的书架旁,“你刚才是从那儿摔下来的?” 聂璐马上摇头,说:“不,不是!” 林昆回过头,笑着盯着聂璐的眼睛看,道:“我猜猜看,你母亲和小倩都出了事,而你却能好端端的在这儿,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你母亲和妹妹是被你设计绑架的,你回来偷一个重要的东西。” “再一种,就是你母亲和妹妹出事和你无关,但还是因为这个东西,你回来是把这个东西带走,而暗处的那些人就是冲这个东西来的。” 林昆坐到了沙发上,和聂璐紧挨着,聂璐身上的香水味弥漫,闻起来很舒服,转过头看着聂璐,她已经低下了头。 林昆又笑着说:“你放心,我说是小倩的朋友,就是小倩的朋友,你们家这什么宝贝,我也不感兴趣,我现在就想把小倩给救出来,那随便的一声哥可不是白叫的,至于你相不相信我,那是你的事情,我给你十秒钟考虑一下。” 林昆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开始在心中计数,十秒钟很快就过去了,林昆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就准备向楼梯走去。 “等一下!” 聂璐突然叫住了林昆,一双满含泪光而又扑朔迷离的大眼睛看着他,道:“你真的能帮我把母亲和妹妹救出来么?” 林昆停下脚步,背对着聂璐笑了笑说:“可以,但首先你得对我保持信任。” “……” 聂璐沉默不语,似是在心中纠结,她和林昆从见面到现在,也不过是刚刚几分钟的时间,这么短的时间去相信一个人,而且还是将救出母亲和妹妹的希望寄托在对方身上,在聂璐的人生字典里绝对没有这种情况,也从没发生过。 “你先在应该是走投无路了吧?”林昆回过头,笑着看着聂璐,“你这么晚一个人偷偷的回来,要么是要带着那样重要的东西藏起来,要么就是准备拿它去赎你母亲和妹妹。” “你怎么知道?”聂璐看着林昆,眼神中仍旧闪烁着飘忽不定。 “这只是正常的逻辑思维。”林昆笑了笑说:“看你这么在乎你母亲和妹妹,应该是后面的这种情况,这就好办了。” “好办了?” 聂璐一脸的无措,道:“有人给我打电话,说要我来拿一样东西去赎我母亲和妹妹,还让我不要报警,否则他们就撕票,我身边的朋友不少,可这件事能帮上忙的根本没有。” 聂璐再一次将目光看向林昆,泪眼婆娑中,似是多了一丝期望,道:“你真的能帮我么?你要是真能把母亲和妹妹救出来,我会给你一大笔的好处。” “什么好处?” 林昆嘴角轻佻一笑,目光在聂璐的身上打量了一番,聂璐马上紧张的双手捂住胸口,一副胆怯的模样,说:“你……” 林昆笑着就想解释说别误会,他可不是那么龌龊的男人,咱林大兵王追女人那都是光明正大的,可从来不趁人之危。 哪知,还不等他开口,聂璐就又羞答答的低下头,道:“我愿意。” 声音小的如同蚊鸣,但安静的空间里,依旧能清晰听的到。 林昆两只眼珠子眨巴了一下,这好像有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