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二章:一品演技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五百七十二章:一品演技

第一千五百七十二章:一品演技 一听说扰民,老两口那昏花的眼睛对视了一眼,然后一起冲林昆竖起了拇指,“小伙子,打的好,爷爷奶奶错怪你了!” 瞧这老两口满脸热忱的模样,就差去买一个锦旗挂在林昆的脖子上,上面龙飞凤舞的写上——‘见义勇为好青年’七个大字。 “爷爷奶奶过奖了,我只是做了该做的。”林昆笑着说道,那模样叫一个谦逊,又是惹来了老两口好一阵的称赞。 目送老两口的背影离开,李梦一副诧异的目光看着林昆,林昆回过头冲她笑道:“干嘛这么看着我?” 李梦也是毫不吝啬的竖起拇指,坏坏的笑道:“林昆哥,你真牛!” 林昆笑着说:“你是说我忽悠老头老太太?你以为我愿意呢,要是不这么说,估摸着两位老人家得谴责我好一会儿呢。” 说着,林昆抓起了地上的小保安,就来到了保安室里头,扑腾的往地上一扔,拿起了旁边的一个水壶,摸了一下温度是凉水,然后哗啦啦的就冲小保安的头上浇了下来。 这不浇还好,一浇这小保安抽搐的更厉害了,吓的李梦一条,拽着林昆的胳膊说:“林昆哥,他会不会死啊?” 林昆嘴角戏谑的一笑,抬起脚冲着小保安的屁股就踹了下去。 铿! 声音够沉闷,好似踹到骨头了,小保安立马应声惨叫,整个人从地上跳了起来,一边捂着屁股一边乱蹦,口中还哇哇乱叫:“疼,疼死我了……” 李梦惊讶的捂住了嘴巴,一脸发懵的表情看着林昆,想要问这到底怎么回事,林昆却是一把抓住了小保安的脖子,道:“怎么着,还想躺在地上跟我玩装死碰瓷儿是吧?” 小保安满脸湿漉漉的,方才还一副懒洋洋的欠揍模样,这会儿变的脸色煞白,脑袋使劲儿的摇,“不,不敢……” “知道为什么打你么?”林昆笑着说道,一脸的人畜无害。 “不知道……”小保安语气哆嗦的说,他哪料到这个看似高高瘦瘦的家伙这么能打,本来自己还想来一波装x流,结果被虐不说还湿了身,传出去肯定是要被笑掉大牙了。 “你没有职业操守,保安就是要服务于业主,瞧你这一脸熊模样,咋的客户是上帝不知道啊,还特么的跟老子装。” 林昆戏谑笑道,一把将小保安给扔到了地上,“其他人呢?” “谁啊?”小保安被摔的呲牙咧嘴,但依然忍着疼痛回道。 “其他的保安。” “他们……” 小保安一脸懵逼的说:“我也不知道啊,我来的时候就我一个人。” “还想找打是吧。” 林昆抬起了手,小保安马上吓的往后缩,哭丧着脸道:“大哥,我是真不知道啊,我不是这儿的保安,我舅是这儿的经理,他临时打电话过来时候让我顶一会儿,我就过来了。” “哦?” 林昆笑了笑说:“那你舅呢?” 小保安老实回答,道:“我舅被人给打了,住院了。” “其他的保安也被打了?”林昆问道。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就知道算上我舅,一共有四个保安被打,其中我舅伤的最重,至少也得在医院里躺两三个月。” 林昆也不多问了,拉起地上的小保安就道:“监控室在哪?” “这个……”小保安胆战心惊的摇头道:“这个我真不知道。” 林昆向保安室的后面看了看,那还有一个单独的房间,门正关着,走了过去扭了一下门把手,居然是被锁上的。 “林昆哥,是这钥匙么?”李梦指着一串墙上挂着的钥匙说。 “嗯。” 林昆点了下头,冲小保安道:“去,拿过来挨一个试试。” 小保安哪敢不从,走过去将钥匙拿了过来,上面的钥匙也不是很多,也就十多把,对着钥匙扣挨着试了一遍,结果一个也不是。 “我给我舅打电话?”小保安小心翼翼的问林昆道,生怕一不小心惹了这尊大神不高兴,再挥起拳脚削他一顿。 林昆点了点头,小保安马上拿起了手机,很快电话就接通了,对面那位躺在医院的舅舅,估计也是怕小区这边出什么茬子,所以这手机随时带在身边。 “喂,老舅,我是庆宝啊,我想问一下,那监控室的钥匙在哪?哦……是这样的,刚才来了一个……”小保安对着电话说道,说到这儿被林昆打断,林昆小声的冲他说:“说是来了警察,调查小区里的盗窃案,需要调监控看看。” 小保安点了点头,按照林昆的意思,冲动电话里说了一遍,估摸着一听是警察来了,那保安经理格外的配合,马上就将钥匙放在哪说了出来,然后还要跟警察同志通电话。 小保安把手机向林昆递了过来,对面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警察同志你好,我是洱海家苑的保安经理,我姓孙。” “你好,我是市警察局皇姑分局的,我姓顾,我的警察编号是xxxxxx。”林昆很娴熟的报上了自己的名号,那刚正不阿的语气,一脸严肃的态度,听起来就像是真的似的。 小保安一下子愣住了,这心里头更是七上八下起来,莫非眼前这个高高瘦瘦的家伙真是警察?难怪身手这么好。 而对林昆知根知底的李梦,也突然有一股错觉,林昆哥啥时候成警察了,他不是姓林么,怎么突然又姓顾了呢? 旋即,小丫头马上又恍然,林昆哥那是在忽悠对面那人呢,不过即便是想通了,李梦还是暗暗对林昆得演技表示钦佩,甚至怀疑他是不是著名的燕京电影学院毕业的高材生。 “好,谢谢你的配合!” 林昆挂断了电话,将手机递到了小保安的面前,小保安愣愣的看着林昆,小心翼翼的问:“大哥,你真是警察?” 林昆瞪了他一眼,这兄弟马上两腿并拢身体倍直的站着,还冲林昆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道:“我这辈子最敬佩的就是警察,我小时候也一直梦想做一名警察,可惜没考上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