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冤家路窄(1) - 神兵奶爸

第一百五十六章:冤家路窄(1)

第一百五十六章:冤家路窄(1) 作为酒店的餐厅经理,董世久的做法一点错也没有,能来他们酒店消费的,绝大多数都是些有钱的主,像林昆那样一身随意装扮的吊丝几乎从未有过。 有钱人都好面子,一方被打了之后,就他们酒店内部而言是很调停的,这时就必须报警让警察来处理,这样才能把影响最快的速度降到最低。 酒店里的保安一下子跑来了三个人,打着拉架的旗号却明显在偏袒倒在地上的大高个,在这种五星酒店里厮混熟了的保安都不是一般的精,就双方的穿着和气质来看,明显躺在地上的那个大高个更像有钱人,而穿着一条七分的牛仔短裤,上半身一件灰不拉几的t恤的林昆显然是吊丝,这种情况下他们要是不偏袒有钱的而是去偏袒吊丝,那纯是脑子有病。 这三个保安里有两个冲着林昆过来,另一个去扶地上的大高个,这大高个一看保安过来帮忙,一下子底气足了起来,嚷着嗓子就冲林昆骂道:“小瘪三,你特么的敢打老子,你知道老子的发小是谁么,今天你倒霉了!” 大高个又冲着他那温婉动人的小秘书道:“还愣着干什么,快给许局长打电话!” 另外的那些刚才跟林昆打赌的几个人这会更不想着掏钱了,都站在那看好戏,他们本来就看林昆不顺眼,属于有钱人骨子里天生的优越感,瞧不起吊丝,尤其这吊丝还有个漂亮至极的媳妇,更是让他们妒忌的很。 要说这些个有钱的大老板的脑袋也真是一时间不开窍,吊丝能特么的到五星级酒店里吃早餐?吊丝能娶那么漂亮的媳妇?真以为好白菜都是让猪拱了啊! 两个保安动作粗鲁的把林昆往后拉,林昆这心里一下子就犯起了恶心,麻痹的故意针对老子是吧,大胳膊肘子顿时一抡,直接打在了左手边保安的脸上,冲着这两个保安就骂道:“麻痹的,都给老子滚开!” 被抡中的那个保安眼前一黑,铿铿的就向后倒退,同时鼻子一阵剧烈的疼痛,抬手捂着鼻子,腥红的血液顺着指缝就流了出来,吧嗒吧嗒直往地上落。 另一个保安不知天高地厚,见同伴被打了之后,立马怒喝一声:“你怎么还打人!” 林昆懒的废话,眼神阴鸷的瞥了这个保安一眼,麻痹的跟老子吼是吧,直接一脚就踹过去,这保安下意识的向后躲了一下,但还是没能躲的过去,小腹上正中了一脚,顿时疼的他啊的一声痛叫,捂着小肚子蹲在了地上。 扶着大高个的保安这时也冲了过来,掏出警棍劈头盖脸的就冲林昆砸来,此时林昆在他的眼里根本就不是被唤作上帝的顾客,就是一个打人的小混混,警棍抡在空中呼呼作响,化作一道虚影就向林昆的脑门袭来。 林昆随手一抬,一把将警棍抓在手中,那名保安顿时露出惊讶之色,使劲的想要把警棍拽回去,林昆突然一松手,保安猝不及防直接向后倒去,这时林昆突然凌空一脚踹在了保安的胸前,直接将这个保安给踹飞。 呼通…… 保安重重的摔在身后的大理石地面上,单手捂着胸口,疼痛的挣扎了两下之后,直接昏死了过去。 周围顿时一片哗然,林昆刚才的一番表现完全就是限制级的,平时这些人也只有在电影上才看过,这些人一个个瞪大了眼睛张大嘴巴。 “爸爸好棒哦!” 瞬间死寂的早餐大厅里突然响起一声童音,澄澄一脸开心的跑到林昆的身边,两只手抓着林昆的胳膊摇啊摇,在小家火的眼里,爸爸就是大英雄。 林昆随手抓了一把椅子坐下,从兜里摸出了根烟叼上,不过没有点着,这餐厅毕竟是公共场所,虽然穿衣打扮很吊丝,但咱们林大兵王也是一个有素质的吊丝。 被澄澄刚才一喊叫,餐厅里的人都回过了神,尤其那几个跟林昆打赌的,本来这些人还想着浑水摸鱼,省了兜里的一万块钱,这会儿一个个全都目光骇然的看着林昆,然后乖乖的从兜里掏钱送到林昆的跟前。 林昆眼神往旁边的桌子上一瞥,这些人全都乖乖的把钱放下,然后没有人敢擅自离开,全都像等待被训话的孩子一样,老老实实的站在一旁。 这些人心里除了恐惧之外,也都抱有着侥幸的心理,这小子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不可能没人来管,到时候再抓他个‘人赃俱获’,他们的钱就又能回到自己的口袋了,要说这些个大老板也都够抠搜的,本来就是打赌输的钱,却还输的那么不情愿。 董世久打完电话后,就回到了餐厅里,看到地上躺着的三个保安后,他的心里又惊恐又愤怒,满含幽怨的看了一眼,却不敢上前说半句话,只静静的站在餐厅的门口,冲又向这边跑过来的保安递了个眼色,让他们守住餐厅的门口不让林昆离开。 酒店的大门外很快就响起了警笛声,由于董世久在电话里把情况说的严重,这一下来了三辆警车,紧跟着这三辆警车的,还有一辆黑色的奥迪车,挂着警察局的牌照,从牌照上可以看出,这应该是局长的座驾。 许大头从车上下来,他那光秃秃的地中海脑门被清晨的阳光照的闪亮,脸色阴沉的像是随时会下起一场暴风雨,他本来还在家里睡觉,却接到了发小的秘书打来的电话,说发小在酒店里被人给打了,那发小是许大头从小到大最要好的朋友,换做别人他肯定不管,但这个发小却不能不管。 许大头心里暗叫倒霉,这几天的事简直太多了,前几天自己的侄子和外甥被打了,而且还搭上了一条纯种的德国大黑背,现在想起来还让他肉疼,今天又是发小被打了,他真怀疑自己最近是不是犯了什么冲,怎么身边的人竟挨打了呢。 许大头边往酒店里走边揉了揉脑袋,按说他一个皇姑区的警察局局长官位不小,可这沈城毕竟是省会重地,比他大的官员多了去了,但愿今天别装上什么不好惹的主,要是再像上次外甥和侄子被打那样,他的脸又要没地搁了。 两行警察冲在前面,将餐厅外围观的人群分开,许大头黑着脸背着手走进餐厅,旁边紧跟着的一个民警亮起嗓门喊道:“都让开,警察办案!” 围在餐厅里面的人唰唰散开,这民警又亮着嗓子问了句:“刚才是谁报的警?” 董世久马上跑到了跟前,先冲喊话的民警行了礼,恭敬的道:“是我。” 喊话的民警冲董世久使了个眼色,董世久马上明白,站到了许大头的面前,恭恭敬敬的道:“长官好,刚才是我报的警,有人在这里斗殴生事。” 要说这董世久站的位置也够邪乎的,正好挡住了许大头看向林昆的视线,许大头自然没心情听这个酒店的小经理白话,目光直接落在坐在一旁的他的发小身上,他的发小也看到了,脸上的表情顿时激动了起来。 大高个表情一激动,同时底气也上来了,他心里直喊着:堂堂皇姑区的警察局局长在这,谁还敢跟老子得瑟,刚才被打的怒气也更加翻滚起来,噌的一下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不顾旁边的人阻拦,直冲冲的就冲林昆过来,边过来边抡圆了胳膊肘子,摆出一副要痛扁林昆的架势。 “呵,你丫的还得瑟上了?”林昆讥诮的笑了一声,马上就站了起来,站起后直接就是一脚冲着大高个的小腹踹过去,他真的是打算冲着大高个的小腹踹过去的,可谁知大高个不知怎的竟抽风的跳了一下,结果林昆那44码的大脚板子直接踹在了他的弟弟上,大高个顿时惨叫一声,连上的暴怒之色瞬间变成了青绿色,两个眼球大大的瞪亮,仿佛都要瞪碎了一般,抡在了半空中的胳膊肘子马上收了回来捂住裤裆,直接就原地蹦了起来,边蹦边大声的喊着:“哎哟哟,疼死我了!” 周围顿时一片哄笑的声音。 许大头的脸一下子就绿了,眼前这人之前打了他的发小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敢当着他的面打,这分明是没把他这个城区局长放在眼里! 由于林昆是背对着许大头,所以许大头这会儿还没认出林昆,被怒火冲昏了头脑的他也没觉得这背影有点眼熟,当下迈着气势汹汹的脚步就向林昆走过去,一巴掌拍在了林昆的肩头上,怒叱一声:“小伙子,你凭什么打人!” 餐厅里外所有人的目光,这一瞬间都锁定在了林昆和许大头的身上,那些个本来就抱着看林昆好戏的人,此时脸上都浮现了幸灾乐祸的笑容,心说你小子牛逼啊,警察局的大领导亲自来过问了,看你还怎么牛! 林昆听出了许大头的声音,否则他早就一个过肩摔把许大头给摔地上了,他笑着回过了头,眼神轻佻的看着许大头,笑着道:“许局长,咱们又见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