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六十五章:隔墙有耳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五百六十五章:隔墙有耳

第一千五百六十五章:隔墙有耳 霸道车停在了维多利亚酒吧的后院,楚静瑶气冲冲的从车上下来,野马车紧随而至,林昆赶紧下车追了过来,“媳妇……” 站在酒吧后门的两个正抽烟的小弟,见林昆过来,赶紧把烟给掐了,懒懒散散的身体马上站的倍直,刚要向林昆打招呼,被紧随着林昆身后的余志坚一个眼神递过来打断。 “你们两个去里面看看有没有要忙的。”余志坚冲两个小弟道。 “是,志坚哥。”两个小弟答应了一声,赶紧退到了门后。 “昆哥,我也到里面去看看了。”余志坚咧嘴冲林昆笑了笑,也马上一溜烟的钻到了门后,结果发现刚才的那两个小弟,正一副小心谨慎又满脸好奇的躲在门口,偷偷往外头瞅。 “你们两个……” 余志坚刚要吼出声,赶紧伸手把自己的嘴巴捂上,拉着两个小弟就往里头走,走了挺老远撒开手,瞪着两个小弟道:“不是让你们到里头看看有没有要忙的么,你们两个躲在门口干什么?” 其中一个圆脸小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志坚哥,昆哥是不是和嫂子吵架了,昆哥不是挺怕老婆的么,怎么还惹嫂子生气?” 另一个小弟也凑过来,笑着问:“是啊志坚哥,到底怎么回事啊。” “好奇呀?” 余志坚坏坏的一笑,两个小弟顿时一哆嗦,一起摇头,道:“不好奇,不好奇了。” “不好奇?晚了!”余志坚脸色一正,道:“昨天教你们的军体拳都掌握的怎么样了,白天休息的时候有没有练啊。” 两个小弟互相看了一眼,脸上的笑比哭还难看,一人一条胳膊的拉着余志坚,讨饶道:“志坚哥,我们错了,以后我再也不好奇了,我们刚才什么都没看到,什么也没听到。” “晚了……” 余志坚嘴角邪魅的一笑,两只拳头握在一起嘎嘣嘎嘣的响,两个小弟见状转身就想要跑,结果肩膀同时被大手抓住。 “来,让我检查一下你们的功课学的怎么样。” 砰砰砰…… 阵阵闷响,伴随着声声惨叫,这两个小弟格挡了两下之后,也就两三秒的功夫,便齐刷刷的倒在了地上,余志坚一下子愣了,瞅着躺在地上的这两个小弟,自己刚才只是摆了两个花架子,可以说毫无攻击力,这两人在跟自己演戏呢? “起来,都给我起来!” 余志坚冲着地上喝道,两个小弟却是很默契的抱在了一起,看着余志坚说:“志坚哥,我们不起来,起来就得挨打。” “嘿!” 余志坚哭笑不得,抬起脚作势就要踹下来,两个小弟大了个滚分开,然后赶紧夺路而逃冲进了酒吧走廊的一个暗门里。 等两个小弟都逃了,余志坚又轻手轻脚的来到了酒吧后门的门后,稍稍的露出脑袋,向外面的林昆和楚静瑶看去。 他倒不是好奇别的,而是想跟昆哥学学怎么样哄女孩子开心。 林昆站在楚静瑶的面前,两人静静而立,目光对视,足足过了好几秒钟,楚静瑶才开口,冷冰冰的道:“别挡着我。” “媳妇,真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承认今天的事是我不对,但我可以对天发誓,我和那个柳如烟真没到那个地步。” 林昆举起了手就要发誓,楚静瑶冷笑了一声打断,道:“你们男人都是一个模样,时不时的就举起手发誓,如果真的灵验的话,这世界上的男人恐怕早已经死了大半。” 楚静瑶说完,绕过了林昆就要往酒吧里走,林昆赶紧伸出手拉住她,楚静瑶用力的甩了甩,却没能把林昆的手甩掉。 林昆着急的解释道:“媳妇,今天都是我的错,我也不解释什么了,求求你原谅我这一次,我以后一定再不沾花惹草了,否则……否则你就带着澄澄离开我,让我后悔一辈子。” “后悔一辈子?” 楚静瑶冷笑,清澈的大眼睛里满是审视的目光,“恐怕你是求之不得,想要我和儿子离开你吧,到时候就没人管着你了,你想和哪个女人在一起都行,你可以每天都换女朋友。” “媳妇……” 林昆一脸冤枉,苦着脸道:“我是花心了点,可也没你说的那么过分啊,你和儿子就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我怎么可能想你们离开我,你们要是真离开我了,那我就去……” “怎么样?去死么?”楚静瑶冷笑,“说这些没用干什么,你放开我,我不想再和你多说了,林昆,我已经对你绝望了。” 楚静瑶又猛的一用力,这一下彻底的将林昆的手甩开,脚底下踩着高跟鞋走进酒吧的后门,躲在后面还没来得及逃窜的余志坚,马上浑身上下一个激灵,昂首挺胸站的倍直。 “嫂,嫂子……”余志坚咧开嘴,整齐的小白牙,笑的尴尬。 “嗯。” 楚静瑶只是平静的答应了一声,便向走廊前边的电梯口走去。 林昆追了进来,却是被余志坚拦住,余志坚满脸疑惑压低着声音说:“昆哥,不是说好的演戏么,嫂子真生气了?” 林昆看了看四周,压低了声音道:“小心隔墙有耳。” 余志坚马上机警起来,稍稍的探出头向门外望去,只见一辆停在马路边上的黑色轿车,刚好缓缓的发动,沿着马路驶离。 林昆从余志坚的身旁走了过去,脸上马上换上了一副紧张着急的表情,冲着电梯口的方向喊道:“媳妇,等等我!” 电梯的门已经关上,这电梯是直通楼上,属于私人用的,只有这么一部,林昆着急的只要绕到了旁边的楼梯跑上去。 林昆这边刚钻进楼梯,走廊旁边的一个小屋里,负责打扫卫生的阿姨出来了,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向着电梯口看去。 余志坚咳嗽了一声,“咳咳!” 这保洁阿姨马上吓了一跳,回过头来看着余志坚,话都有些哆嗦,道:“余,余经理……” 余志坚笑着说:“严阿姨,你看什么呢?” 严姓保洁阿姨道:“刚才我见有人上楼去,走的很急,就过来看看,怕是遇到了小偷什么的。” 余志坚笑着说:“不是什么小偷,是林老大,和我嫂子闹了点别扭。严阿姨你先忙,我去酒吧大厅里看看有没有什么要忙的。” “余经理慢走。”严姓保洁阿姨长长舒了一口气,心中暗暗发誓,以后这种偷听人说话的买卖再也不干了,心脏病都要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