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大少范儿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大少范儿

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大少范儿 华松的嘴角勾起一抹狞色,眼神中闪过一抹淫邪的光芒,望着酒店的大门口喃喃道:“这女的可不比柳如烟差!” 卢月坐在一旁笑盈盈,“男人都是一副德行,看见漂亮的就心动,哪像我们女人这么专一,所以啊我讨厌臭男人。” 华松斜的睨了卢月一眼,“就你特么的还专一,夜总会的小服务员怕是都被你玩过了吧,再就剩那几个保洁的大妈了。” “去你的。” 卢月脸色一冷,嗔怪似的骂了一句,“我是那么没品的人么,那些大妈要姿色没姿色,要身材没身材,甭说是现在,就是再年轻个二十岁,也毫无美女资质,我才不爱呢。” “我是不专一,但我听过一句话,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在爱情面前,我可以不专一,但我看上的人必须专一。” 华松不吱声,眉头蹙起,双眼盯着酒店门口的那辆大suv,卢月瞧了他一眼,毕竟是长时间在一起的搭档,马上就瞧出了个大概,笑着道:“你不会真打上了林昆他媳妇的主意了吧?” 华松直言不讳,“我在后悔刚才没趁着他们下车把她给绑了!” “你想的也太过天真了,哎,也难怪老板总让我细心盯着你点,就怕你突然莽撞干了傻事。”卢月惆怅了一声,接着道:“就刚才车上下来的那个大块头,你是比他还要高大,可你瞧人家那脚底下的步伐,可是个实实在在的练家子,而且我好像认出那个帅哥了,可轻易得罪不起哦。” “谁?” “呵呵,堂堂辽疆省省长家的公子,以前是咱沈城军区的。” “哼,官二代,当过兵又咋样,大不了办了这小子,老子特么跑路,再把老子逼急眼了,连那狗屁省长一起办了。” 华松豪气云干,那一脸决然的模样,全然不觉得自己在吹牛。 卢月瞧着这家伙的模样,实在忍不住的掩嘴笑,这人真到了不知天高地厚的地步,也着实蛮搞笑的,这种人也就得让他吃吃亏,以后才能长点记性,可真吃了亏以后,就怕以后没机会长记性,直接被埋进了土里下了地狱跪在了那阎罗殿了。 “怎么,你觉得我不是他的对手?”华松皱眉头冷声问道。 “我倒是希望你是他的对手,可这东西希望也没有用,我相信你的身手,但我也听过那余公子不少的往事,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卢月笑着说:“骄兵必败,华松,你应该多读读书了。” “我呸!” 华松怒喝一声,道:“老子就特么的骄傲怎么了,等老子亲手把他们给收拾了,你就乖乖的脱下裤子洗干净等老子!” 卢月的脸上马上涌起一阵厌恶,骂道:“你还真是够不要脸的,居然把主意打到了老娘的身上,不怕老娘夹断你?” 华松淫恶的一笑,道:“我还真想尝尝你这没被男人开过苞的娘们什么味儿。” “你特么的给我闭嘴,再胡说小心老娘我撕烂你的嘴!”卢月怒道,双眼中冷光湛湛,她是最讨厌男人打她的主意。 …… 余志坚和楚静瑶来到了前台,前台后站着的两个美女服务员,脸上挂着标致的微笑,道:“先生,小姐,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们的么?” 两个小服务员的目光,不由的在楚静瑶的脸上多停滞了两秒钟,今天遇见的美女可真多呢,刚刚上去一个妖精一样的美女,这会儿又来了一个冷艳且一身仙气的美女,真是叫人羡慕妒忌呀。 目光再落在了身旁的余志坚身上,心中又是暗暗赞叹一声,好高大威猛的男人呀,要是能有这样一个男朋友,和他站在一起,那安全感还不得爆棚呀。 “我想查一个人,他刚刚入住了你们酒店,他在哪一个房间。”楚静瑶微笑着说,落落大方的模样更显知性利落。 “实在抱歉小姐,我们酒店有规定的,客人入住了哪一个房间,这属于个人的隐私,我们没有权利帮你们查。”两个小服务员歉意的道,即便是歉意,脸上还是挂着那标致的笑容。 “他是我老公。”楚静瑶笑容平静的说。 “这个……” 两个服务员面露为难,这种情况她们见的不少,往往都是老公偷偷出来和别的女人约会开房,老婆随后就追了过来。 对于这种情况,酒店也是有明文规定的,客人的隐私绝对不能泄露,一旦造成任何的不良后果,她们前台服务员马上就要被开除。 像这种高档的假日酒店,收入自然比普通的酒店高不少,为了保住这份难得的工作,她们前台服务员自然守口如瓶。 “小姐,真是抱歉,不管你和入住我们酒店的这位先生是什么关系,我们都无法为您提供他的隐私,还请您谅解。” 楚静瑶的眉头轻轻的一蹙,事情紧急迫在眉睫,不过这也都在预料之中,站在一旁的余志坚开口道:“把你们老总找来!” 这张口就要找老总,可是把前台后的两个小服务员惊了一跳。 这会儿功夫,那门口负责泊车的服务员,也是追了进来,气喘吁吁的来到余志坚的面前,脸上保持着微笑说:“先生,您的车……” “滚!” 不等这服务员把话说完,余志坚冷冷的一声低喝,脸色那么一沉,顿时吓的这小服务员一哆嗦,不由的向后退了一步。 “我再说一次,把你们老总给我叫来,否则你们这假日酒店随便容纳非正当关系的男女过来开房,还拒绝向家属提供房间号码,就单单这一项,我就能让你们这狗屁酒店关门!” 余志坚板着一张脸,声音很大,可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模样。 两个前台小服务员人是见的不少,但见识自然还是差了点,马上就被余志坚给吓的不敢说话了,生怕说错了一句话,给酒店带来不好的影响,自己也要卷铺盖走人。 这时,酒店大堂里刚送走贵客的接待经理注意到这边的情况,赶紧快步的走了过来,陪着笑脸问:“先生,女士,请问有什么能帮到您的么?我是这儿的接待经理,您可以叫我小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