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欲擒故纵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欲擒故纵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欲擒故纵 柳如烟这种女人,当不上国色天香,但绝对配得上绝世尤物,模样俏丽,姿态性感,一颦一笑哪怕此时表情决然的模样,都充满了媚意,落在男人的眼里,心神难安…… 就好似平静的湖水中,不停有石子落下,噗通噗通的满是涟漪。 林昆看着柳如烟,瞳孔睁大,嘴巴微微张开,一副惊诧至极的模样,过了两三秒钟,他倏的一笑,“柳姑娘,别开玩笑了。” 嗒嗒嗒…… 柳如烟站了起来,高跟鞋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只是两三步,便已经来到林昆的面前,深邃而又诱人的目光,透着言之不出的深情盯着林昆,樱红性感的唇吻了过来。 啵! 林昆没有躲闪,也说不太清是出于什么心理,许是为了将计就计,如果这个时候躲开,那之前所有的伪装就会出现漏洞。 不要小瞧柳如烟这个女人的精明,夜场里浸淫了这么多年,看男人的目光绝对错不了,想要她出错就必须不露任何马脚。 也许是男人的小心思在作祟,这么一个极品的小尤物就在面前,那红色的唇泛着性感的光芒,吐着丝丝撩人的香气,这样的美人儿这样的唇,换做任何一个男人都不忍心拒绝吧。 这是两人第二次接吻,和第一次不同的是,柳如烟吻的更深情了,那条滑腻柔软的香舌,在林昆的口中来回游弋。 林昆的舌头有些僵硬,但在柳如烟连番的攻击模式下,渐渐放松。 心中慢悠悠的叹了一口气,这陪女人演戏还真是个技术活啊,媳妇你可别怪我啊,我这完全是在为‘艺术’现身。 一分钟…… 三分钟…… …… 十分钟! 林昆渐渐有些窒息,瞳孔睁大了几分,看着依旧抱在自己的怀里,美眸微闭一脸陶醉的柳如烟,还在那巴巴的吻着呢。 唉我去,这亲嘴还有这么亲的啊?嘴唇都快亲吐露皮了。 林昆两只手握在了柳如烟的肩膀上,轻轻的推了一推,柳如烟仿若从梦中醒来,那深情的目光看着林昆,迅速又挪了下去,脸颊上一抹红霞缭绕,像是阳春三月的俏佳人,沾染上了一抹酒意。 爱情可不就像是酒精么,令人脸红,令人充满幻想,令人沉醉…… 短暂的沉默,林昆开口打破这令人尴尬的氛围,“柳姑娘……” “林昆……” 几乎同一瞬间,柳如烟也张口了,口中像事含了软糖一样,那声音听起来又软又甜又令人心底酥麻,仿若动情羞涩的小女子。 这还是那个游弋在男人中间游刃有余的柳如烟么,难不成这真是因为爱情而变了脾性? 这想法只在脑海中存活了一秒钟,就马上被林昆给抛弃了。 有道是自古戏子多薄情,女人这东西一旦会演戏,更可怕。 两人马上又沉默了起来,过了差不多两秒钟,还是林昆先开口,“柳姑娘,刚才实在是不好意思,我有点没忍住。” 柳如烟掩嘴轻轻一笑,那声音如同铃铛入耳般动听,依旧是低着头一副小女人的羞赧模样,“林昆,你不用解释……” 慢慢的抬起头,一双动情妩媚的大眼睛,秋水涟漪般的看过来,“是我主动的,又不是你,就算是道歉也应该是我。” 林昆尴尬的笑了笑,这天底下哪有这种事嘛,女人主动来道歉的,而且还是因为这种事,马上开口道:“别这么说。” “林昆……” 柳如烟双手抱住林昆的腰,把脸贴在林昆的胸前,听着他砰砰的心跳,盈盈笑道:“吃饱了么?” “吃饱了。” 这问题没啥难度,林昆也懒的动脑子去琢磨,咱堂堂漠北军区的狼王,不就是对付一个女人么,太墨迹有失身份啊。 “那我结账了,不过你要答应我。”柳如烟抬起头,目光如初的看着林昆,妩媚妖娆而又清纯的模样令人难以拒绝。 “什么?” “你先答应我嘛。” 柳如烟小嘴轻轻一嘟,哎哟我擦,这模样更令人难以拒绝了。 “好,我答应你。”林昆真想抬手擦一把脑门,跟这女人‘飙戏’简直太累人了,眼前好似被她摆满了陷阱,明知道还不得不跳,这就叫明知山有虎,还偏向虎山行。 “我是蓝庭假日酒店的会员,去那儿陪我一会儿好不好?” “这……” 这不摆明了是要逆推老子么,房间都准备好了,这不应该是男人泡妞的套路么,怎么今个轮到老子的身上来了? 林昆很想拒绝,不管眼前的柳如烟多么的千娇百媚令人心神难宁,他的心底确实有一股想要把这个娇滴滴的小尤物扑倒,撕掉她身上衣服的冲动,可他心底同样深深的抵触。 这不是一个心思单纯的女人,每一步都是在给他设陷阱呢,可这陷阱的背后怕是马上就能见到答案了,又令人向往。 林昆拍了拍柳如烟的肩膀,嘴角微微一笑,“今天还是……” 这句话说出口,那完全就是为了欲擒故纵,有时候这跟女人纠缠吧,就跟兵书上的三十六计差不多,得有松有驰。 且不说林昆现在是为了演戏来敷衍柳如烟,就单从男女关系的角度来说,想要得到柳如烟这种女人青睐,就必须拿出点与众不同的味道来,简单的来说,就是别的男人嗅到了她身上的香味就猛往上扑,咱必须稳得住心底的这块礁石,任她如何的千娇百媚,心底必须如同一波湖水般平静。 人嘛,都是有征服欲的,男人在泡妞的时候,心底有强烈儿的征服欲,女人在遇到男人的时候其实也是一样,柔情似乎羞羞涩涩的,还不是为了把男人的心牢牢的抓住。 话不等说完,柳如烟的一根葱白手指,竖在了林昆的嘴上,那红扑扑的俏脸,水汪汪的大眼睛,仿佛要滴下水一般,声音柔弱的道:“不要拒绝我,我第一次对男人这么主动。” 林昆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柳如烟的话,相信与不相信又有什么区别呢? 柳如烟执意结账,挽着林昆的胳膊从饭店里出来,野马车轰隆着发动机,像是一匹脱缰的野马一样,直奔蓝庭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