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杀机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杀机

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杀机 大家都是走场子的,也没什么敌不敌人,朋不朋友的,重要的是在彼此有需要的时候,能帮个忙就尽量帮个忙,这样路子才会越走越宽,认识的人多了,名气自然也就上来了。 柳如烟回过头向林昆看过来,林昆笑着说:“没关系,我在这等你。” “嗯,我很快就回来。”柳如烟笑着说了一声。 “谢谢帅哥,我保证很快就把你们家如烟还回来。”艳艳笑着说道,除了脸上的浓妆,一颦一笑间也尽是风情缭绕。 林昆靠在车门上,点了一根烟叼在嘴里,天边的阳光只剩下最后的一点炙热,临近黄昏的一幕,渐渐烧红了天边的云。 望着柳如烟和艳艳背影婀娜的走进医院里,林昆心里头明白,想要见柳如烟的那位艳艳的朋友,肯定是个男的,还住在这康复医院里,十有八九是年纪大了,需要进来调理。 想想这些行走在风尘间的女子也是不容易,为了一身雍容华贵活的舒服,每天都要辗转在各种男人之间,不管是不是自己喜欢的,只要对方有钱,舍得给她们花钱,她们就得笑脸相迎,还要满足对方的各种要求,在入这一行之前,许多姑娘的心里都有底线,但随着摆在眼前的钱摞的越来越高,身上的衣服脱的越来越多,所谓的底线也就没了。 林昆很佩服柳如烟,她应该没有跟他撒谎,她现在还是个处女,能在这一行里浸淫了这么久,成了沈城夜场的第一红颜,还能守得住处女身,足以说明这个女人的不简单。 医院的大院里,就在一个角落里停着一辆体型庞大的suv,驾座上坐着一个身材魁梧面膛黝黑的男人,正目露凶光的锁定林昆,他将身上的气机隐藏的很好,咧嘴路出一排阴森白牙。 “小子,管你特么的过不过江龙,老子今天先碎了你蛋!” 砰…… 满脸杀机的华松推开车门下车,手腕处藏着一柄短刀,脚底下迈着步子就要向林昆走过去,他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让林昆变成一个废人,即便跟柳如烟在一起也啥都干不了。 林昆隐隐察觉到了身后有杀机锁定过来,回过头一看,眼睛微微一眯,目光所触及的地方,除了一个老人在那儿拄着拐棍慢腾腾的挪着步子,身旁有一个小护士陪着,再无他人。 “难道是错觉?” 对于自己的五官感知能力,林昆一向是很有自信的,这不是什么超能力,而是久经战场磨练出来的,他又仔细的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可疑的人,那护士和老人身上的气机也都正常, 林昆笑了笑,疑惑的回过了头,继续靠在车门上抽烟。 此时,那辆体型庞大的suv边上的一个死角里,华松被一个一身干练穿着的女人给拉着,女人皮肤白皙,五官精致,但和漂亮没什么关系,看上去倒是十分的帅气,这女的不是别人,正是先前和柳如烟有过交集的夜总会的负责人卢月。 “卢月,你干嘛拦着我!”华松瞪大着眼珠子,不满的吼道,声音不是很大,不过气势却很足。 “我特么要是不拦着你,眼睁睁的看着你过去和他拼命?”卢月冷嗤一声,不屑的道:“华松,你可真长本事了,没有老板的命令,就敢擅自行动,就不怕老板废了你?” “哼,老板天天在国外,只要你不把这事说出去,她怎么会知道这事是我干的?”华松不以为意的道,“除非你想告密。” “告密?” 卢月冷笑连连,目光蔑视的看着华松,道:“华松,你脑袋是不是让驴给踢了,还是自从迷上了柳如烟那小骚货,把自己的智商都给丢了,现在社交网络这么发达,就算是我不告诉老板,老板她就不能通过其他的途径知道了?” “还有,你以为你真能把姓林的怎么样?老板可是找人详细调查过了,资料也传给我了,姓林的绝对比我们想象中的要恐怖,就凭你这一身蛮力还有手中的刀子,就怕是不等把人家怎么样,你自己先被放倒废了双腿双手了。” “卢月,你少特么的在这儿给我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华松对自己的一身本事有足够的信心,就算打不过这小子,他也不能奈我何,他敢勾搭如烟,我就要废了他!” 华松满脸的愤慨凛然,似乎今天非得找林昆干一仗才罢休。 “呵呵……” 卢月冷笑,脸上的鄙夷之色更浓,轻描淡写的瞥着华松,道:“华松,你是不是把柳如烟那小骚货当好人了,沈城看上他的男人多了去了,要模样好的有模样好的,要有钱的有有钱的,模样好还多金的也照样有,可这些男人有一个得到她了么?” “她没有被男人睡过,这不能说明她纯情,而是她有心机,在她身边的男人,我可听说不少都为了她没落得个好下场,我今天来劝你不是看在我们交情上,而是出于对老板负责。” “我不用你劝,我自己的事情心里有数,另外老板那你替我保密。” “我保不了密,但我还是要说一句,老板让我们不要轻举妄动,我们就应该老老实实的,你要是贸然行动,老板生气的话,老板如果想要你死,你绝对逃不了,而且还会连累了我。” 卢月冷冷的道,从兜里掏出了手机,“你如果执意要跟姓林的拼一把,那我只能马上打电话向老板说明情况,你特么的想死我管不着,但你别特么的连累了老娘!” 华松的拳头握紧,咯吱咯吱的响,脸上的杀意更浓,不过此时更像是针对卢月。 卢月只是一副冷冷的表情看着他,脸上丝毫的慌张之色也没有。 华松咬牙切齿的说:“行,卢月,今天的事我记下了,以后你别有什么把柄落在我手里。” 卢月冷冷笑道:“我只忠于我们老板,其他的一概不管。” 华松不屑的骂了一句,“说的倒是好听,你还不是惦记上了老板的美貌,我也奉劝你一句,不是每个女人都跟你一样对雌的感兴趣,女人就应该踏踏实实的让男人玩!” “我去尼玛的吧!”华松不满的骂道,拉开了suv的车门,坐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