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一哆嗦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一哆嗦

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一哆嗦 林昆从病房里出来去卫生间,嘘嘘完提上裤子,却看见了一熟人,回过头微微一笑,身旁刚脱下裤子要嘘嘘的韩涛吓的一哆嗦,昨天晚上的一顿暴打,算是在这兄弟的心里留下阴影了。 “你怎么还没出院呢?”林昆笑着问道。 “我……”韩涛支支吾吾,这紧张的话都说不利索了。 “昨晚打你那是为了演戏给李梦看,我要是不那么暴打你,李梦她能从天台边上下来么。”林昆拍着韩涛的肩膀笑着说。 韩涛的腮帮子肿呼呼的,嘴角僵硬的笑了笑,“谢谢你,昆哥。” “行了,都叫我哥了,就别在这哆嗦了,以后好好对人家李梦,这种为了你肯付出一切的姑娘,你下辈子都不一定遇得着。” 林昆笑着向门外走去,临走前又回过头冲韩涛叮嘱道:“以后要是遇到什么困难了,可以去维多利亚酒吧找我,提我的名字就行了。” “好的。” 韩涛费劲儿的蹦出了两个字,这小心脏还是砰砰的跳着,都说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昨天晚上的一顿暴打可不比被蛇咬差。 从卫生间里出来,林昆又撞见在门口等着的李梦,李梦是担心韩涛刚刚醒过来,身体多少有些不适,再加上昨天晚上被暴打了一顿,生怕他再突然的倒下去醒不过来了。 “林哥!” 看见林昆,李梦的脸上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兴奋,这里面有感激。 “等韩涛呢?”林昆笑着说。 “嗯,他身体还是有些虚。”李梦笑着说,“林哥你怎么在这了?” 林昆指了指病房的方向,说:“一个朋友的姐姐也是昏迷不醒,让我陪她过来给她姐姐过生日,假冒她男朋友。” “哦?” 李梦循着林昆所指的方向看了看,“希望你朋友的姐姐能早点醒过来。” 林昆笑着说:“但愿了,你先在这等韩涛吧,我先过去了。” “林哥再见!”李梦冲林昆挥挥手,脸上挂着笑容的模样格外灿烂,再也不似林昆刚见到她的时候那一副愁苦相了。 她心里有两块大石头,一块是担心韩涛再也醒不过来,另一块是担心韩涛醒过来之后不肯原谅她,彻底的失去他。 现在好了,这两块大石头都放下了,这一切都要感激眼前这个背影渐远的男人,要不是他,她摆脱不了田东宇父子不说,更不可能得到韩涛的原谅,甚至现在已经坠楼而亡了。 “谢谢……” 李梦双手抱在胸前,双眼里满是感激的望着林昆的背影。 韩涛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李梦笑着说:“刚才看见林哥了?” “嗯。”韩涛有些木讷的应了一声。 “你怎么这么副表情?”李梦笑着问。 “我,我有些怕他。”韩涛摸了摸肿的高高的脸颊,心有余悸。 “林哥是好人,昨天晚上那不也是为了帮我们么?他要是不打你,我说不定已经从楼上跳下来了,你就不怕失去我?” “怕!” 韩涛赶紧双手握住李梦,道:“梦,你千万不要丢下 我。” 李梦的心里顿时幸福感爆棚,望着眼前这个亲梅竹马相爱至深的男人,自己之前所做的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林昆回到了病房里,柳如烟正吃着蛋糕,望着病床上的姐姐,她脸上的表情藏着一丝哀伤,不易察觉却又是那么的深刻。 刘姐这时也回到了病房,也在那吃蛋糕,见柳如烟不开心,也在那安慰着,见林昆回来了,笑着说了一声:“林先生。” 林昆也冲刘姐点了点头,望向正在那兀自愁容的柳如烟,走到了柳如烟的身边,笑着说:“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你姐姐将来应该会醒过来的,但是你要有耐心,这是一个过程。” 柳如烟抬起头,笑着冲林昆点了点头。 中午,柳如烟联系了附近的一家大饭店,订了诸多菜肴摆在了临时借来的一张大餐桌上,林昆、柳如烟、刘姐三个人围着餐桌而坐,刘姐跟林昆说,每一年柳如烟都是这么给她姐姐过生日的,看上去虽然不隆重,却满是姐妹情义。 林昆看向柳如烟,这个妖媚的如同妖精一样,令无数男人为之神魂颠倒的风尘女人,不管她此时的内心里对自己藏着怎样的阴谋,单从她对姐姐的这一份情义来看,确实令人感动。 年少在乡下的时候,爷爷就经常在林昆的面前念叨一句话,以后出门在外结交朋友,切记要院里那些对父母不孝顺的。 这道理其实很简单,一个人如果连自己的父母都不孝顺,你还奢望他能对谁真心?父母可是这世界上对他最好的人。 同样的道理放在此时的柳如烟身上,她对自己的姐姐都是如此,她的父母要是活着,她对他们一定会更孝顺的。 唉…… 林昆在心里惆怅了一声,这么好的一姑娘,要不是自己的敌人就好了,就算是做不成朋友,做路人也比敌人要好啊。 林昆和柳如烟离开医院,已经是临近黄昏了,柳如烟晚上还要出去赶场子,她赚的是不少,也是靠的一个人气,要是晚上不出去走场子,这人气慢慢就会掉下来,姐姐住院需要高昂的护理费,钱对于她来说不单单是自己活的舒服。 林昆和柳如烟从医院里出来,刚要上车的时候,突然一个娇作的声音传来,“呀,如烟,你怎么在这里呀?” 柳如烟回过头,是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像是孔雀一样的女孩走了过来,这女孩她认识,但算不上有多熟,大家都是混夜场的,在一起待过几次,扯东扯西的聊过几句。 “我来看望我一个朋友。”柳如烟笑着说,“艳艳,你怎么在这儿了?” “我也是来看朋友呀。”说着,艳艳抬起头冲林昆看了一眼,凑到柳如烟的跟前,小声的说:“这位是……你那朋友么?” 柳如烟笑着点了点头,艳艳嘻嘻笑道:“长的不赖嘛,是哪家的富二代,我好像没见过这号人呢。” 柳如烟笑着说:“他不是富二代。” “啊?” 艳艳表示很惊讶,她接下来的第一反应是想到林昆是富一代,可瞧这么年轻的年纪,穿着的只当是干净利索,不像是土豪。 “如烟,能麻烦你帮个忙么?”艳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我在里面的那个朋友,想见你一面,我本打算给你打电话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