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一丝不挂 - 神兵奶爸

第一百五十四章:一丝不挂

第一百五十四章:一丝不挂 楚静瑶一直都有早上冲凉的习惯,她今天早上刚进到卫生间里脱光光,刚准备打开水龙头冲凉,就听到了外面的敲门声,她是吩咐过澄澄不论谁敲门都不可以开的,可没想到林昆这个时候来了,其他人澄澄肯定不给开门,但绝不可能不给林昆开门,听到林昆进来之后,楚静瑶本打算穿上衣服,可她的衣服刚拿到手里还不等穿上,卫生间的门就被推开了。 常言道相由心生,林昆现在的心里已经开始跑火车了,那火车里满载着肾上腺素,将他整个人都搅合的面红耳赤呼吸不畅,脸上也流露出了一股无耻的猪哥相,要是再夸张一点,就差咧嘴往下流哈喇子了。 身后,澄澄没有看到卫生间里的情况,但小家伙知道妈妈在洗澡,马上捂住眼睛抱着小海东青跑到了屋里,边跑边叫了喊一句:“呀,羞羞!” 小家伙这么一叫喊,林昆和楚静瑶也都回过了神,楚静瑶是从尴尬中回过神,林昆是从猪哥的心思中回过神,楚静瑶怨怒的等着一双凤眼,冲他道:“你……” 楚静瑶刚说出了一个字,几乎与此同时,林昆咧嘴笑了起来,道:“不好意思,我忘敲门了。”一脸吊儿郎当的表情,哪有半分歉意的模样。 楚静瑶恨的牙根痒痒,直接就骂了句:“流氓!” 一听到‘流氓’,林昆顿时打起了精神,他还真就不怕楚静瑶说他流氓,反正他心里也合计了,这既然都已经被认定是流氓了,那接下来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流氓了,这厮又是咧嘴一笑,一副吊儿郎当的无赖表情,笑着说:“老婆,你别生气嘛,反正我已经看了你了,大不了让你也看看我。”说着,他就开始脱裤子,这一方面是要耍流氓,另一方面他也确实有些尿急,也不知道是不是和昨天晚上太过疯狂有关,他这一早上的总想撒尿。 “啊!”楚静瑶惊叫一声,赶紧捂住了眼睛,林昆冲她嘘了一声,咧嘴笑道:“老婆,小点声,让儿子听到了怪不好的,还以为咱俩怎么了呢。” 楚静瑶恨的牙根直痒痒,她愤愤的转过身对着墙,咬着牙低声道:“你……你给我出去!” “别介啊老婆,我都看了你了,你要是不看我,你不是怪吃亏的么。”林昆一副轻佻的语气说道,这时裤子已经脱下来了,站在马桶前。 “谁稀罕看你!你快给我出去!”楚静瑶咬紧牙关恨恨的道,刚说完就听到了潺潺的水声,这才明白怎么回事,这个混蛋竟然当着她的面嘘嘘,她想要再说什么,可忽然间又意识到,不管自己说什么,这个混蛋几乎都是免疫的,他就像一个变了异的物种一样,早已百毒不侵。 “额……” 林昆舒爽的呻吟一声,很是陶醉的道:“真舒服啊!” 楚静瑶面对着墙,一只手捏住鼻子,另一只手捂着眼睛,咬牙切齿的道:“你快给我出去!” 流氓当然不能轻易就这么退出去,否则都对不起流氓这个称呼了,林昆提好了裤子,一脸无赖的笑意道:“老婆,要不咱俩一起洗个澡吧,你一个人在这洗也没什么意思,咱俩一起洗还能互相搓搓背。” “你……你你你你你!”楚静瑶已经无言以对了,见过不要脸的臭男人,还真没见过这样不要脸的,她心底的防线已经要突破了,咬着嘴唇就准备跟身后的这个臭流氓硬干一仗,可等她转过身的时候,那个流氓已经不见踪影了,只剩下卫生间的玻璃门在那兀自的颤了两下。 楚静瑶心里马上明白了,那个臭流氓刚才是故意在气自己,在看自己的笑话呢! “哼!”楚静瑶忿忿的挥了下拳头,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这次回到中港市后已经要找个地方学武术,以后专门用来对付这个会武术的流氓! 最后,楚静瑶还是冲了凉,这是她多年养成的习惯,夏天的时候一天不冲凉她就浑身不得劲儿。 早餐是在酒店里吃的,楚静瑶这次出差公司给他们每个员工都定了一个星期的酒店,其中各项费用也包括了每天的早餐,澄澄还是小朋友,再加上这次大老王一共定了七个标间一个豪华的套间,也算是大客户的消费,所以酒店方自然也就免了澄澄的早餐费,而林昆就不行了,他是完全游离在大老王这些人体系之外的,所以他只好自己掏腰包。 话说这一顿早餐可是价值不菲,一个人99块钱,吃的是酒店的自助餐,仔细一看这早餐实在是丰盛的不得了,中式的西式的日式的韩式的,可一个人早上的饭量也就那么大,即便是样式再多也吃不了多少。 楚静瑶带着澄澄简单的选了几样吃的,都是按照营养搭配来的,譬如一杯牛奶,一个鸡蛋,一块烧饼,还有一块黑芝麻饼,而林昆就完全不同了,他是懂得营养搭配的,但这一顿早餐花了他99块大洋,他心底暗暗的发誓,一定得把这99块大洋给吃回来才成,于是乎他搬来了一大堆吃的,并且是不挑最好的只挑市面价格最贵的,然后敞开了吃。 起初,所有人都朝他投来的异样的眼光,都以为这是乡下来的土包子没见过市面,看见吃的了就不知道北了,所以一下子才搬了这么多吃的,就林昆餐盘里那一堆的东西而言,足够三个成年的大汉吃的足足的饱了。 澄澄哇的惊讶了一声,问:“爸爸,你拿了这么多的东西,能吃了么?” 林昆笑着道:“必须能吃了,否则爸爸就不拿这么多了,这粮食都是来之不易的,要是浪费了粮食,就等于是在浪费农民伯伯们的汗水和劳动。” 澄澄点点头,道:“嗯,爸爸,澄澄也不浪费粮食,一定把餐盘里的都吃光光。” 楚静瑶还在生林昆的气,看也不看他一眼,语气淡若的道:“你最好给儿子做好榜样,那一堆东西说什么也得吃光了。” “老婆,你就放心吧!”林昆笑着道,语气里自信满满。 酒店的工作人员本来是不管顾客浪费的,换句话说,他们一顿早餐定价99,全世界也找不出几个早餐吃他们摆的这些东西能吃够99的人,即便是铺张浪费一点,他们酒店也是大有赚头的,换句话说普通的早餐两根油条一碗豆浆搞定,算起来顶多也就三五块钱,他们这一顿早餐足够五十多个人吃豆浆油条了,所以平时他们也就没必要去多管。 但林昆的行为实在是太夸张了,一个挂着经理标牌的男青年走过来,脸上一副礼貌彬彬的笑容,走到林昆的跟前礼貌的打招呼道:“先生您好。” 林昆嘴里正嚼着一块奶酪,抬起头道:“什么事啊?”顺便看了一眼男青年胸口的标牌,上面写着:餐饮经理,董世久。 董世久礼貌的笑道:“先生,是这样的,我们酒店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不准浪费食材,不过像先生您这样……是不是有点,有一点太浪费了。” 这五星级的酒店的服务就是不一样,就连明明是顾客做错了事,他们还是像孙子一样向顾客服务,即便是有规定束缚着客人,也要尽最大努力让客人觉得舒服,觉得自己是大爷,他们只是为之服务的仆人。 林昆又往嘴里放了一块奶酪,这奶酪是纯进口的,在国外可能不值几个钱,但一旦流入华夏市场,其价格立马飙升数倍,这是华夏人民崇洋媚外的后果。 “你的意思是,我吃不了这些东西?”林昆不羞不恼,笑着冲董世久问道。 “先生,您……吃得了么?”董世久微笑道,脸上的表情还是一副礼貌彬彬。 “呵呵,要不这样吧,咱们俩赌一把,我要是吃得了,你给我一千块钱,我要是吃不了,我给你一万块钱。”林昆冲董世久挑了下眉毛:“咋样?” 董世久马上拒绝:“对不起先生,我们酒店是不允许我们跟客人赌博的。”他的话音刚落,周围许多看热闹的人凑了过来,这些人大多都是有钱的主,他们纷纷的起哄道:“小伙子,我们跟你赌,你要是能吃得了,我们一人给你一千,你要是吃不了,你给我们一人一百就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