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李梦出事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李梦出事

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李梦出事 夜里…… 楚静瑶和澄澄睡着了,林昆却是半点睡意也没有,最近总是熬夜,生物钟完全乱套了,轻手轻脚的从床上下来,到楼下的酒吧里要了一杯鸡尾酒,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 此时已经是午夜,繁华都市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酒吧的舞台上,一群身材火辣的女子,正在那儿随着节奏跳着舞步。 随着dj节奏感十足的一声喊:“女士们先生们,让我们随着音乐的节奏一起来!”无数的年轻男女兴奋的冲上了舞台。 林昆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突然一亮,是一条短消息,打开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发过来的,五个字:“哥你睡了么?” 林昆嘴角微微一笑,想起了聂小倩那个俏皮的小丫头,回过去道:“又有什么鬼主意?” 短信马上就回过来了,“有一个好消息和坏消息,先听哪个?” 林昆手指头在屏幕上点了点,“先听坏的吧。” “李梦出事了……” 野马车停在了沈城的一家高级康复医院的院里,林昆从车上下来,快步的走进医院,医院的大厅里亮着灯,温软的灯光却难掩冷清,康复医院不同于那些大型的门诊医院,入了夜就很少有人过来了,除非住在医院的病人有什么情况。 前台后的小护士打着盹儿,见有人进来强打起精神站了起来,脸上的笑容弧度很标致,作为这家高级康复医院的前台,基本的笑容礼貌是必须的,但此时看起来却有些惺忪。 “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么?”小护士温柔委婉的笑道。 “我来找一个……”林昆笑着开口说,话不等说完,旁边的电梯门开了,只见一个穿着病服的年轻男子,拄着拐踉踉跄跄的向大门外走去,脸上表情气愤身体看起来很僵硬。 前台的小护士赶紧推了推身旁,林昆也是这才注意到这前台还有一个人呢,一个二十多岁穿着保安服的小年轻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看着小护士说:“美娜,什么事啊?” 被唤作美娜的小护士指着那个往门口急奔的男人,说:“快去拦住!” 保安小青年马上打起了精神,噌的一下就从前台后蹿了出来。 “韩先生,等等!”小年轻脚步利索,几下就挡在了病服男的身前。 “让开!”被唤作韩先生的男人凶怒的道。 林昆站在吧台前继续问那小护士,“我要找一个病人,叫什么名字不知道,他今天刚醒过来,精神情绪不太好。” “嗯?” 小护士疑惑了一声,看着林昆说:“先生和病人什么关系?” 林昆道:“他是我朋友的朋友,出车锅住院了,听说今个醒了来看看。” 小护士指了指门口正在纠缠的两个人,道:“是那个韩先生?” 林昆眉头一挑,“这刚刚植物人醒过来,就能下地溜达了?” 小护士急声道:“先生,既然是你的朋友,你快去劝劝他吧,他刚刚恢复意识不久,过激的情绪或者是运动都不好。” 叮! 这时旁边不远的电梯门又开了,聂小倩慌慌张张的从里面跑出来,小丫头太着急,根本就没注意到林昆,边跑边冲那病服男喊道:“韩涛,你特么还是不是个男人,梦姐她……” 韩涛恶狠狠的回过头,他的脸上除了愤怒还有绝望,大骂道:“管她呢,她最好去死,我一辈子都不想见到她!” “她要跳楼了!” 聂小倩说完,本来还有些乱糟糟的医院大厅,马上安静了下来,前台的小护士惊的张大了嘴巴,那年轻的小保安也紧张起来,韩涛脸上的愤怒稍稍平息了一下,但马上又反弹了。 “她要跳楼就跳,跟我有什么关系,这个背弃爱情的贱货!” 韩涛怒目圆睁,满脸的厌恶与嫌弃,强大的声浪吼出了喉咙。 聂小倩脸上的表情唰的一冷,扬起了巴掌奔着韩涛就冲了过去。 啪! 清脆的一声响,结结实实的一记大耳刮子抽在了韩涛的脸上,韩涛一个趔趄,手中的拐杖掉到了地上,整个人也摔倒在地。 聂小倩愣了,她回过头看看自己高高扬起的巴掌,自己的巴掌明明还没落下呢……再转过头向身旁看去,高大的身影令她顿时雀跃了起来,“哥,你来了,真是太好了!” “先别高兴,赶紧救李梦吧。”林昆又冲眼前的小保安说:“快带我去楼顶。”又回过头冲那前台的小护士:“报警!” 不等众人有所反应,林昆已经抢先一步朝电梯走去,那小保安回过神,赶紧就追了上去,聂小倩愣了愣,愤愤的瞪了一眼地上的韩涛,骂了句‘混蛋’,也转身跟了上去。 这家康复医院的大楼不高,但不高也有六层,此时楼顶天台的边缘,李梦正坐在大楼的最边缘,她旁边就是医院的霓虹灯,那红色的灯光照在她的身上,有着一股说不出的诡异。 上楼的功夫,林昆把事情的大概向聂小倩问明白了,韩涛是今天下午醒过来的,聂小倩没什么事就在医院里陪李梦。 望着‘久别重逢’的恋人,李梦和韩涛都是说不出的激动,两人抱在一起激动的哭了起来,可韩涛突然在李梦的脖子上看见了一道牙龈,于是就问李梦这是怎么回事,聂小倩在一旁马上解围说是恶作剧,那牙龈是她咬的。 韩涛本来也有些相信了,但经过了一下午的心理斗争之后,李梦还是跟韩涛把真话说了出来,韩涛听完突然就像疯了一样,先是猛打自己的耳刮子,李梦扑上来阻拦,他一把将李梦狠狠的推开,把李梦狠狠的骂了一顿,李梦只是瘫软的坐在地上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泪水吧嗒吧嗒的直落。 聂小倩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就发短信给林昆求救。 “李梦……” 跑到天台中间的位置,林昆张开胳膊将聂小倩和小保安给拦住,怕再往前会刺激到李梦,小声的向李梦喊了一声。 李梦慢悠悠的回过头,脸上的泪水在红色的灯光下鲜艳欲滴,仿佛她那一双漂亮的瞳孔里,流下的不是眼泪而是血,她的嘴角凄然一笑,喃喃道:“我……不想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