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四十章:阴谋女人心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五百四十章:阴谋女人心

第一千五百四十章:阴谋女人心 柳如烟和大块头一起回过头,只见李东武捂着手腕缩在墙角,脸色惨白冷汗连连,语气虚弱的道:“可……可以放了我么?我感觉好冷,我需要去医院,求……求你们了。” 大块头抬起头看向柳如烟,道:“是弄死他,还是?” 一听说‘弄死’,李东武马上挣扎着跪了起来,脑门砰砰的像捣蒜一样往地上磕,“大哥,大姐,我错了,求你们放过我,我就是个不入流的小流氓,刚才起了色心所以……” “滚吧。” 柳如烟淡淡的道,跪在地上‘捣蒜’的李东武闻言一怔,旋即连声道谢,“谢谢,谢谢柳姑娘,谢谢……”佝偻着腰就往门外退去,刚刚退到门口,大块头突然冷的一声道:“等等!” 李东武身体猛的一颤,失血过多脑袋发晕,差点一跟头栽倒,哆哆嗦嗦的抬起头,脸色煞白的看着大块头,想要开口说话,牙齿却咯吱咯吱的直打颤,“大,大,大哥……” 大块头往地上瞥了一眼,指着那血泊中的断掌道:“把它拿走。” “是是是……” 李东武猫着腰进来,拣起地上的断掌,快速的退出了门外。 柳如烟语气平静的冲门外道:“我的事你们要是敢泄露出去,可别怪我叫你们死无葬身之地。”平静中透着一抹阴冷。 砰! 楼下传来了防盗门关上的声音,柳如烟看着大块头笑道:“今天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恐怕已经被那群人渣糟蹋了。” “呵呵,不用客气,能替你做点什么,我心里头也高兴。”大块头咧嘴笑道,模样虽是凶了点,此时看起来还是挺温情的。 柳如烟平静微笑的脸上,表情突然一冷,看着大块头说:“华松,你是故意的吧,眼看着我要被那混蛋占了便宜才出现。” “我……” “不要跟我说你刚到,门口的保安已经跟我说了,我男朋友来了,你应该是比那群无赖来的更早吧,以后还请你不要再冒充我的男朋友,否则的话,我们连朋友也没的做。” 柳如烟说完,擦着华松的肩膀走了过去,华松赶紧跟在后头,解释道:“如烟,你听我说,我这不是要给你一个惊喜么,我是想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出现,这样才能打动你的芳心。” 柳如烟下楼,脚底下突然停下,回过头仰视着华松道:“华松,你别在我的身上浪费精力了,我对你真的没感觉。” “我知道,但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我相信时间能让我们走到一起。”华松看着柳如烟,眼神、语气里透着坚定。 “我已经有欣赏的男人了,我柳如烟虽然是个风尘中的女子,但我的心却是专一的,我们真的没有可能了,不要继续在我的身上浪费时间了,你会遇到更好更适合你的女孩的。” 柳如烟微笑着说,目光里多少有些不忍,有谁愿意中伤一个真心对自己好的人呢?他在别人的眼里要多凶有多凶,但在她的面前却是温情款款,可惜长了一张很相悖的脸。 “不,我华松感情上是一个笨蛋,我也愿意做这个笨蛋,认准了你柳如烟,我绝对不会轻易放弃,告诉我他是谁!” 华松本来就很凶悍的一张脸上,此时怒意盎然更是吓人。 “告诉你了,难不成叫你去把他打死呀?”柳如烟笑着说,迈上两段楼梯,晶莹的一只玉手在华松那黑黝黝的脸颊上摸了摸,极为怜惜的说:“我能遇上一个喜欢的人不容易,答应我好么,不要去伤害他,我希望他好好的。” “我……” 华松握紧了拳头,咬紧牙关点了点头,“但你总得告诉我他是谁,即便是我输了,我也要输的心服口服才行。” “林昆。”柳如烟深情的一笑,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眼神中满是幸福。 “是他!?” 华松皱着眉头,道:“如烟,你是不是疯了,他可是我们这次行动的目标,你喜欢上了他,就不怕给自己惹来麻烦么?” “飞蛾为了光明可以扑火,我为了爱情为什么就不能冒死?” “你!!!” 华松愤怒的一声吼,道:“我看你是疯了,简直不可理喻。”说着,两只手拦腰的就将柳如烟给扛了起来,直奔楼上的沙发。 “华松,你干什么,把我放下来!”柳如烟拍打着华松的后背喊道。 “你已经疯了,我今天就要了你,我许你做别人的女人!” 华松气喘如牛,本来黝黑的面堂此时烧红了起来,一把将柳如烟丢到了沙发上,不顾柳如烟的反抗,嗤啦一下将她胸前的衣服撕开,那本来就衣衫不整的胸口,马上完全暴露在了空气中。 华松的双眼红了起来,眼眶满满的都是欲望在燃烧,俯身低下头冲着柳如烟的胸口就吻了下去,嘴巴上力气太大,柳如烟疼的痛吟起来,两只手死命的想要把他掀开,可那莲藕一般的手臂,怎么能掀动眼前这个二百多斤的大块头。 华松那满是胡茬的大嘴,沿着胸口往上,咬着柳如烟的脖颈,吻上了她的唇角,他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褪去,伸手就要去扒柳如烟的裤子,却突然停了下来,疑惑的看着柳如烟。 两行凉凉的泪水挂在柳如烟的脸颊上,她目光呆滞的望着天花板,已经放弃了挣扎反抗,像是一具任人宰割的尸体一样。 “如,如烟……” 华松叫着柳如烟的名字,内心里一股难以名状的愧疚涌了上来。 柳如烟呆滞的望着天花板,声音里透着绝望道:“如果你想我死,就继续吧,我的身子可以给你,但我的心永远也不是你的。” “我……” “华松,你就是一个禽兽!”柳如烟满含泪水的眼眶,愤恨的盯着华松。 “对不起,是我,是我混蛋。”华松满脸愧疚,浑身上下躁动不安的血液,很快平息了下来,杀人可以不眨眼,但面对面前这个泪水满面的女人,他的心却是说不出的犹豫沮丧。 砰! 楼下传来了关门的声音,柳如烟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擦了一把脸颊上的泪水,嘴角勾起了一抹狐媚狡猾的笑容,“妒忌,愤怒,羞愧,足够华松去跟林昆拼命了吧,咯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