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暗示效应 - 神兵奶爸

第一百五十三章:暗示效应

第一百五十三章:暗示效应 一觉醒来,窗外的阳光五彩缤纷,窗帘间的缝隙里透出一丝明媚的阳光,暖暖的照在白皙的皮肤上,萦绕一起一层淡淡的辉芒,韩心睁开了眼,长长的睫毛在阳光下轻轻的抖动,空气中那些可见的细小微尘飘渺,她揉了揉眼眶,一觉睡醒过后眼光竟有些红了,那是梦里哭泣留下的痕迹。 她转过头,枕边已经空了,一张纸条留在枕头上,上面写着林昆那弯弯曲柳的‘娟秀’字体,简单的两行字——第一行:想我随时可以找我。 第二行——139991xx…… 心坎里一阵暖流划过,还算那个混蛋有良心,没有睡过自己之后就一走了之,韩心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将纸条拿起来放在了胸前。 如此甜蜜了两秒钟,韩心把手伸到床头柜拿来了手机,满脸甜蜜幸福的微笑,照着纸条上留下的号码拨了出去,她现在迫切的想要听到他的声音。 嘟嘟…… 两声响声后,电话接通了,还不等她开口说话,对面传来了一个操着南方口音的男人声音——“喂,你找谁啊!” 韩心表情一怔,拿起手机重新看了一下号码,跟纸条上的对比了一下,没有错啊,于是她对着电话说道:“喂,请问这是林昆的手机么?” “林昆?”那一口浓浓的南方口音道:“林昆是做什么的,也是收破烂的么?”说着对方夸张的清了下嗓子,然后‘呸’的吐了口痰道:“我么听说过啊。” 韩心眉头一皱,赶紧把电话挂了,气呼呼的骂了句道:“混蛋混蛋!”骂完之后她还不死心,又照着纸条上留的电话号码拨了一通,这次还是那个爷们的声音,一口浓浓的南方口音道:“喂,妹子,你咋突然挂了电话捏?你的声音可真好听,俺还么得听够呢,咱再唠两句撒!” “唠你个头!”韩心气冲冲的挂了电话,直接把手机给扔到了地上,又坐在床上气冲冲的骂道:“混蛋混蛋大混蛋,林昆你个千年大混蛋!” 林昆一早就霸道车开到了沈城市政府的家属大院,余宗华还留在磨盘镇进行工作,最快也要明天才能回来,林昆和余志坚的母亲王兰聊了一会儿后便告辞,王兰本来想要留林昆吃午饭的,可林昆执意要走,她也留不住,只能临分别的时候叮嘱林昆道:“昆子,没事多来家里坐坐。” 林昆笑着答应道:“好的婶子,你有空也和我叔多去中港市转转,去我家坐坐。” 出了家属大院,林昆摆手拦了辆出租车坐了进去,直奔楚静瑶母子下榻的酒店,他懒的把车给余志坚开回部队,所以才把车开到政府家属大院。 这刚坐到车上,他的喷嚏就打个不停,嘴里头嘟念着:“这谁大早上的就咒我啊。” 司机师傅笑着打趣道:“小伙子,看你这么一表人才,八成是哪家的姑娘在琢磨你呢。” 林昆哈哈大笑,道:“大哥,你可真会说话。” 另一边,在市中心五星级酒店的豪华套房里,韩心突然如梦初醒的拍了下脑门,自言自语道:“韩心啊韩心,你怎么这么糊涂,你怎么能被他骗了呢!” 说完,她赶紧下地拣起了手机,好在那手机比较结实,摔了一通也没被摔碎,她拿起手机就找到了那个半陌生不陌生的号码,然后拨了出去。 电话接通后,对面马上传来了林昆嬉笑的声音,“咋样妹子,你是不是照着我给你留下的号码拨了出去?哈哈,这在心理学上叫暗示效应。” “暗示你个头!”韩心气冲冲的道,“有你这么无聊的么,大早上拿人家开心!” 林昆一本正经的说道:“我这也是做个试验么,这个暗示效应呢,就是说当你对一件事情半熟悉不熟悉的时候,就很容易陷入到另一个假相中。额,这么说你可能不容易理解,其实这概念我背的也不牢靠,不过刚才的例子就可以证明了,这种效应在我们的生活中是真实存在的。” “林昆,我跟你没完!”韩心愤愤道,这一大早上他就拿自己开玩笑,实在是太可恶了,自己本来是知道他的手机号的,结果却被他的纸条给误解了,本来了看到他留下的两行字心里暖暖的,结果他是在做实验! 林昆轻咳两声,道:“妹子,能跟我说说那个号码的声音么?是个很有磁性的男人呢,还是一个很妖娆的女人,还是一个童音稚嫩的娃娃呀?” “你在哪?”韩心斩钉截铁的问道。 “在外面。” “哪个外面?” “就是外面的外面。” “林昆,你少和我废话,我告诉你,我现在就过去找你,我要跟你一起去见你老婆!”韩心嘴角噙着坏笑道,她不是真的要去找林昆,只是气不过一早上就被这个混蛋耍了一顿,现在她必须得找点面子回来。 林昆一听说韩心要来,当真心里害怕,这韩心的性格他多多少少有些了解,怎么说也是他睡过两次的女人了,这丫头绝对是个敢说敢做的类型,他赶紧打起马虎眼,对着电话道:“喂喂……喂?信号不好啊!”然后果断的挂了电话,并将电话关机。 司机师傅一看,马上又笑着对林昆道:“兄弟,这女人就是祸水,能不惹就不惹,惹了之后麻烦自然就来了,刚才是被小三给逼宫了吧?” 林昆笑着解释:“真不是。” 司机师傅一副你别跟我装的表情道:“小三就小三呗,咱们都是大老爷们你怕啥,我跟你说哈,就前两年我也有一个呢,可惜他后来进了医院。” 说着,司机师傅一脸悲催的表情,林昆好奇的问道:“还没出来呢?” “哎……”司机师傅长长的叹了口气,道:“没辙了,是晚期,治不好的。” 林昆心里忍不住的一阵鄙夷,这司机师傅刚才还说不让他惹女人,自己却惹了女人,还惹的一副很感慨的模样,不过话又说来,看他一脸悲催的表情,还有那所谓的‘晚期’,林昆的心里又对这个司机师傅有些同情,都说男人不容易,眼前这个男人真就更不容易,找小三都能找一个晚期的,这可真是老天和命运一起跟他开了个悲催的玩笑。 林昆满怀同情的问了一句:“大哥,什么晚期?” 司机师傅很惆怅的点上了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后道:“精神病。” 林昆顿时诧异的说不出话来了,傻傻的看着司机大哥,这尼玛也太过分了吧,找个小三都把人家给搞成精神病晚期了,这也忒特么的狠了吧! 能把小三搞成精神病,这人八成也不正常,林昆没有再和这个司机大哥闲扯,车子停在了酒店的门口后,他马上就从车子上跳了下来,生怕这司机大哥也有精神病,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突然发作然后向他扑过来。 林昆撒腿就往酒店里跑,身后传来司机大哥的叫喊声:“兄弟,你还没给钱呢!” 林昆又匆匆的跑回来,随手抽出一张一百块钱丢进了车里,然后司机大哥又喊:“兄弟,还没找你钱呢!”这时无论如何也看不见林昆的身影了。 站在母子俩的门外敲了敲门,澄澄的声音马上从门后传来:“谁啊?是王叔叔么?” “是爸爸。”林昆站在门口道。 “爸爸!”一听到是林昆的声音,澄澄马上变的兴奋起来,把门给打开了,然后一把扑倒了林昆的怀里,“爸爸,你终于回来了,想死澄澄了。” 林昆在澄澄小脸上亲了一口,“么啊!爸爸也想澄澄,最近澄澄有没有不乖啊。” “澄澄可怪了,每天都听妈妈的话,我还和妈妈一起去开会了呢,那些叔叔阿姨们都夸澄澄长的漂亮,他们还送给澄澄好多好多的礼物呢。” “哟呵,是么?” “嗯嗯,爸爸,红叶哪去了?” “红叶?”林昆故意跟小家伙开玩笑,装出一副凛然的表情道:“糟糕,我把红叶给忘在磨盘镇了。” “啊?”澄澄先是一惊,然后马上就变的伤心起来:“爸爸,你把红叶弄丢了……”说着,小家伙便眼泪含眼圈起来,眼瞅着就要哭出来了。 林昆不敢再都小家伙,赶紧拍了拍鼓鼓的裤兜,笑着说:“红叶,快出来吧。” 小海东青哧溜一下从裤兜里钻了出来,探头探脑的看着澄澄,然后一下子蹦到了澄澄的肩膀上,用它那尖尖的小嘴轻轻的摩擦着澄澄的小脸。 “红叶!”澄澄一看到小海东青,马上就兴奋了起来,比见到林昆更要兴奋呢,林昆笑着捏捏澄澄的鼻子,假装生气的道:“你这小子,看到了红叶比看到了你老子还要亲呢,行了,你先和红叶玩,爸爸去趟卫生间。” 林昆放下澄澄,转身就推开了卫生间的门,澄澄突然喊道:“爸爸,等一下!” 林昆想要停下已经来不及了,卫生间的门被他推开,卫生间里那白色的灯光下,楚静瑶一丝不挂的站在那儿,看到林昆闯进来后,她的脸唰的一下红成了红苹果,而林昆也是为之一愣,木然的看着眼前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