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三大法器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三大法器

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三大法器 柳如烟回过头,只见那舞台的方向,一个相貌清纯可人的小姑娘正向她看过来,清澈的小目光里满是冰冷的味道。 柳如烟抿嘴冲那小姑娘微微一笑,转过身继续向门外走去。 舞台上,张雨梦气的跺了一下脚,身旁的一位同学关心的问她:“雨梦,你这是怎么了?” 张雨梦盯着柳如烟离去的方向,轻咬着贝齿说:“没什么,就是看不上那个狐狸精,不就是漂亮一点么,有什么了不起的!” 同学眨了眨眼睛,旋即捂着嘴巴咯咯的笑了起来,张雨梦回过头,一脸敌意的说:“臭丫头,你也笑话我。” 同学笑着说:“雨梦,你是不是吃醋了,那女的刚才可是主动吻林昆哥了。” “嗯?” 张雨梦微微一愣,白皙的小脸上一抹嫣红,旋即恍然道:“臭丫头,你们怎么也看到了?刚才我们不是在排练么?” 同学也是个清纯丽人的小丫头,脸颊稍稍的一羞红,道:“雨梦,你可不能那么自私呀,林昆哥可是我们大家的。” “大家的……”张雨梦疑惑的说:“大家的是什么意思啊?” 同学抿嘴笑了起来,道:“雨梦,你什么时候脑袋这么不灵光了,大家的意思就是……我们大家都喜欢林昆哥呀。” “啊?” 张雨梦小嘴微微张大,这时其他的同学刚好停下了排练,听到了两人的对话之后,一道道含笑的目光都看了过来。 张雨梦小嘴一瘪,故意做出一副悲壮的模样,冲她的这一群同学们道:“你们这群没良心的,都盯上了我的……” 不等她说完,那些个也都是十八九的俏皮小丫头,齐刷刷的说道:“男神太伟大,我等柔弱小女子耐不住诱惑呀!” 说完,一群小丫头一起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楼上…… 林昆噔噔噔的上楼,走廊里澄澄正带着小海冬青和小灰灰跟曲涵蕾玩呢,曲涵蕾是一个很喜欢小动物的丫头,尤其小灰灰和小海冬青这么有灵性,本来是要好好的睡一觉休息一下的,结果一跟这两个小家伙玩起来,便不觉得累了。 “师兄。” 曲涵蕾笑着冲林昆招呼了一声,林昆呼呼的就是往房间的方向跑,停了下来问曲涵蕾道:“涵蕾,看见你嫂子了么?” 不等曲涵蕾答话,澄澄说道:“爸爸,妈妈回房间了。” “哦。” 林昆抬脚就欲朝房间走去,曲涵蕾却是叫了他一声,“师兄。” 林昆回过头,道:“怎么了,师妹。” 曲涵蕾小心翼翼的说:“刚才我看嫂子的脸色不是太好,你是不是惹嫂子生气了?楼下的那个柳姑娘你最好是……” 林昆咧嘴一笑,道:“放心吧,师兄心里有数。” 咚咚咚…… 林昆站在房间的门口敲门,门后没有声音传来,林昆握着门把手轻轻的一推,门没有锁。 林昆走进房间关上了门,曲涵蕾和澄澄站在一起,连同小海冬青和小灰灰也一起望向了房间的方向,澄澄声音稚嫩的道:“姑姑,你说我爸爸能哄好我妈妈么?” 曲涵蕾望着门口的方向,道:“不知道,应该能吧。” 澄澄小大人似的叹息一声,“唉,男人都是花心的大萝卜呀。” 曲涵蕾低下头向澄澄看过来,忍不住的掩嘴一笑,澄澄仰起头向曲涵蕾看过来,疑惑的道:“姑姑,我说错了么?” 曲涵蕾笑着说:“可澄澄也是男人呀。” 澄澄想了想,然后嘻嘻的笑道:“我不是男人,我还是小男孩呢。” 房间里。 林昆走进来之后,抻长了脖子东张西望,小心翼翼的喊道:“老婆……” 没有声音传来,客厅里也没人,林昆轻手轻脚的来到了卧室房间的门前,咚咚咚的敲了敲门,“老婆,你在么?” 还是没有声音传来,手握在门把手上轻轻的一推,门吱的一声开了。 林昆抬起脚刚要进屋,却见楚静瑶一脸平静的坐在床上,手里抱着一本书,林昆微微一愣,然后咧嘴一笑就要进屋,可一瞅在楚静瑶面前的地上摆的三样东西,马上停住了。 搓衣板、方便面、遥控器…… 林昆眨巴了两下眼睛,目光从地上向上挪,楚静瑶依旧是低着头看书,好像根本没发现他一眼,随手轻轻的关上门就要逃。 “林昆。” 温柔平静的两个字从门缝里透了出来,林昆恨不得拍自己脑门一巴掌,早知道有这么多家伙什等着自己,先出去避避啊。 算了,躲不过只能面对了。 “老婆……” 林昆推开门咧嘴笑,站在门口没往里头走。 楚静瑶放下了书,面色平静的坐在床上,漂亮的一双大眼睛看过来,语气不温不火的道:“干吗站在门口?” 林昆微微一怔,笑着说:“媳妇,我刚想起来还有事要忙,等一会儿再回来陪你。”随口找了个理由马上就要逃。 “回来。” 林昆的脚底下马上僵硬住了,像是中了定身咒一样,楚静瑶目光平静的落在他身上,这完全就是无处可逃的局面。 “媳妇,我跟那个柳姑娘真的没什么,是她主动吻的我,我是清白的……”林昆一脸苦笑的走了进来,边解释道。 “我又没说你什么,这么紧张干吗?”楚静瑶嘴角微微一笑。 林昆眼神往地上一瞥,道:“有这三样法宝在,怎么可能不紧张?” 楚静瑶也是往地上一看,笑着说:“这三个东西不是我找来的。” “那是?”林昆疑惑道。 “澄澄刚才玩的时候般过来的。”说着,楚静瑶抬起头笑着看着林昆,“你跟我实话实说,你喜不喜欢那个柳姑娘?” “不喜欢,天地良心!”林昆拍着胸脯保证,甚至举起手就要发誓。 “停。” 楚静瑶道:“你还是别发誓了,我担心你真被雷给劈了。” 林昆苦笑,满脸冤枉的道:“媳妇,你就这么不相信我?” 楚静瑶笑着说:“我不是不相信你,是你不诚实,诗经里都说过: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那柳姑娘即便当不上淑女二字,至少当得上窈窕吧,而且我也听说了,她是沈城第一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