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三十章:醋意生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五百三十章:醋意生

第一千五百三十章:醋意生 说完这话,林昆自己都有点不相信,可对面这哥们却马上眼珠子一亮,往手心上吐了口唾沫抹了抹头发,冲林昆问道:“哥们,你看我现在的发型咋样,上镜能好看不?” “……” 林昆微微一愣,尽量憋着不让自己笑出来,点了点头说:“很有潜力。” 为首的饭店负责人脸上的表情更兴奋了,“真的嘛?太好了,你知道我从小到大最大的愿望是什么么?就是当演员!” 说着,这哥们还搓了搓手,刻意的又往林昆的眼前凑了凑,激动兴奋的压低了声音说:“以后有什么龙套角色,给咱介绍一个呗,工钱可以不要,只要能让我演戏就成!” “额,好。”林昆笑的有些无奈,不过却是有些敬佩对面这哥们,人生总是要有理想,敢于为理想付出去追求是可敬的。 “这是我名片,有活了就给我打电话,我尽量随叫随到。”为首的饭店负责人塞给了林昆一张名片,“你们现在这忙,我就不打扰了,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叫我,我是这儿的经理。” “谢谢……牛先生。”林昆低着头看了一眼手中的名片道。 这位牛经理带着两个安保人员离开了,还帮着把门给关上了。 柳如烟坐在椅子上,忍不住的笑问道:“他刚才跟你说了什么?” “让我以后有戏的时候,给他介绍一个龙套角色,工钱可以不要。”林昆笑着说,抬起脚冲面前的李东文踹了一下。 李东文呜嗷的又是一声痛叫,气势很足但声音不大,回过头看着林昆,那满眼的凄楚艾艾就像是被家暴的小媳妇一样。 要说这人呐,变起来可真快,几分钟前还咧嘴怒吼着要跟林昆拼命呢,再往前几分钟的时候,还稳稳坐在主座上一副大哥的范儿呢。 “再给老子唱一遍征服,唱的好了今天这事就算过去了,要是唱的不满意,那我就再削一顿,你也可以不唱,我直接削。” 林昆半蹲着身子,笑呵呵的冲李东文道。后者闻言,简直哭死的心都有了,尼玛有这么玩人的么,难不成真是自己以前坏事做多了,今个碰到这个煞星来惩罚自己了? “我,我……唱。” 说着话的功夫,李东文强撑着坐了起来,靠在桌腿上,那破锣似的嗓音简直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就这样被你征服……” 林昆抬起手,李东文马上吓的抱起了脑袋,哆嗦着道:“别,别打……” 林昆语气里夹杂了几分冷意,平静的道:“以后再别找柳姑娘的麻烦,听见了没,否则的话我见你一次收拾你一次。” “不,不找了……”李东文哆嗦的道,牙齿咯咯打着冷颤。 林昆直起身向柳如烟看去,笑着说:“我跟家人朋友在隔壁摆了一桌,有没有兴趣过去跟他们认识一下,喝一杯压压惊。” 柳如烟莞尔一笑,平静淡然的模样简直叫人佩服,这女人仿佛不论什么时候,都是如此的从容,“好啊,先谢谢了。” 门口,那小服务员还站在那儿,一脸紧张的小模样我见犹怜。 林昆和柳如烟走过去,林昆的手刚插进兜里,柳如烟已经将一张红色钞票递过去,“小妹妹,刚才受惊了,压压惊。” 小服务员摇头不肯收,柳如烟提起了小服务员的手,把钱硬塞到了她的手里。 林昆和柳如烟、小服务员都离开了,包间里只剩下一片狼藉,李东文挣扎着痛吟,今天绝对是他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天。 地上的那几个手下伤的不轻,不过比起他倒是好多了,其中的那个平头男爬了起来,挪腾着向他过来,“文哥,你没事吧。” 李东文哀怨的瞪了平头男一眼,道:“你小子瞎啊,我都这样了能没事么,你们几个赶紧给我起来,送我去医院。” 另一个小年轻折腾了两下站了起来,左右瞅了瞅别无他人,小声的说:“文哥,那这场戏咱们还继不继续演了?” 李东文痛叫的声音戛然而止,思索片刻,道:“演,必须演,麻痹的哥几个都被揍成这副熊样了,得问那婊子多要钱!” 隔壁…… 林昆带着柳如烟走了进来,屋里的人一瞬间目光全都聚焦在了林昆身上,随后才移到了柳如烟的身上,一刹那,包括楚静瑶在内,每一个人的眼中都闪过了一抹惊艳,好妖媚的一个女人。 楚静瑶眉头轻轻一皱,向林昆看过来,责问道:“你不是说要和平解决么?” 林昆咧嘴嘻笑道:“媳妇,你这可就错怪我了,我刚才确实是怀着和谐的心态去解决问题的,结果那群家伙……” 不等林昆说完,蒋叶丽笑盈盈的打断,道:“结果一不小心,你就来了一个英雄救美,快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位姑娘吧。” 林昆尴尬的笑了一下,蒋叶丽这明显是在拆他的台呀,要说这女人嘛都是小心眼容易吃醋,更何况柳如烟本就像是个妖精。 “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柳如烟,最近我一直在找田东宇那小子,多亏了柳姑娘的帮助,我才把那小子给揪出来了。” 林昆笑着介绍道,柳如烟冲众人莞尔一笑,婀娜多姿的模样,再配上这么楚楚动人的一笑,当真是风情无限令人跌宕。 “大家好,我是柳如烟,听林昆说大家都是他的家人,很高兴认识大家,还请大家多多关照,如烟在这有礼了。”说完,柳如烟弯身向众人行了一个,当的上落落大方这四个字。 蒋叶丽笑着说:“如烟姑娘人如其名,美的真是令人妒忌,要说林昆的运气就是好,总能遇见风华绝代的美人儿。” 柳如烟当方的应下,笑着说:“谢谢这位姐姐夸奖,姐姐也很漂亮。” 楚静瑶笑着说:“柳姑娘快请坐,既然是我们家林昆的朋友,那就是我们大家的朋友,千万别见外。” 柳如烟闻声看向楚静瑶,笑着说了一声谢,眼神中却是闪过一抹隐讳的妒忌之意,在座的女人中,每一位都足以称得上是貌美非常,但真正令她心中惹起妒忌之意的,却只有楚静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