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在拍戏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在拍戏

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在拍戏 重新唱…… 三个字简单而又轻佻,可听在为首的这男人的耳朵里,却像是炸响了颗二踢脚,整个身子都止不住的哆嗦了起来。 想他好歹也是个涉黑分子,走南闯北的这么多年,啥时候受过这窝囊气,蹲在地上两只手捏着耳朵唱征服已经够丢人了,结果人家还说不好听,还特么的叫老子重新唱! 为首男人脸上的变轻突兀的一变,似是下定了决心一般,两条腿嚯的一下站了起来,伸手就向腰间抄去,眨眼的功夫一把明晃晃的弹簧刀就握在了手里,阴冷的瞪着林昆: “小子,你,你特么的别欺人太甚,我皇姑区李东文可不是白给的!” 说着,李东文手中的刀子冲林昆比划了一下,那阴冷的刀芒颇有几分吓人,柳如烟和站在门口的小服务员脸色皆是一凛。 “怎么,这是要来硬的了?”林昆淡淡戏谑的一笑,“皇姑区的李东文很牛么,别磨蹭了快让我见识见识吧。” “去尼玛的吧!” 李东文凶煞的一声怒吼,手中的匕首劈头盖脸的就向林昆扎了下来,冷清的刀芒凝聚成一道白色的匹练,风声凛冽。 林昆脸上笑容不变,眼睛微微的一眯,眼瞅着那锋利的刀尖即将扎进面门之际,脚底下突然向上一撩,呼的一声…… 砰! 紧跟着就是一声闷响,隐隐之中嘁哩喀喳的一丝蛋碎声响。 那来势汹汹,似乎非要见血的刀尖停在了空气中,李东文脸上的表情凝滞,瞬间从那杀气横绕变成了浓稠的隔夜高汤。 吧嗒,手中的弹簧刀掉在了地上,腰身渐渐的佝偻了下来,两只手猛的抱住裆下的传宗器货,啊的一声惨叫撕破了喉咙。 啪! 林昆甩手就是一个大巴掌抽了下来,李东文那张扭曲的脸颊挨了个瓷实,脖子一扭,整个人一个趔趄撞在了桌子上。 噼里啪啦,那盘盘碗碗的掉了一地摔的个粉碎。 林昆还真没打算就这么放过了这小子,一把薅住了李东文的头发,整个人从餐桌上给拽了起来,笑着说:“重新唱?” 李东文被打的是丁点脾气也没有了,方才还穷凶恶极的一张脸,这会儿功夫比孙子还孙子,哆嗦道:“唱,我唱。” “唉,你说你咋这么没骨气呢?”林昆摇头叹息,恨铁不成钢。 李东文哭腔道:“大哥,我倒是想有骨气,可你下手太狠了。” 林昆不以为然的说:“身为大哥什么最重要,当然是气质了,必须要有那股打断了腿跪着也要站起来的骨气,这样跟你混的兄弟们才能踏实,否则你尿泥一泼怎么影响手下的小弟?” 李东文愣了愣,话好像是这个理儿。 林昆继续教育道:“就比如说你现在,我让你唱,你应该嚷开了嗓门,拿出刚才要拼命的气势冲我吼——唱尼玛!” 李东文依旧发愣,他不是不想喊,而是不敢啊,林昆这时很地道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励道:“来,喊出来试试。” 李东文嘴唇哆嗦了两下,而后大声的喊了出来:“唱尼玛!” 啪…… 话音刚落,整个人脸上的气质瞬间一变,方才还是一副唯唯诺诺的孙子模样,这会儿刹那间又恢复了先前的霸气。 只是,这空气中突然又是一记响亮的大耳刮子声响了起来,李东文的脸上又是挨了一个瓷实,一个翻身又是撞在了桌子上。 嘴角溢出鲜血,那咸咸的血腥味,抽搐着一阵火辣辣的疼。 李东文甩了甩脑袋,强撑着爬了起来,目光愤恨而又幽怨的瞪着林昆,嘴唇哆嗦道:“你,你特么的居然阴我,可恶!” 林昆轻佻的一笑,“男人是要有骨气,可也要分什么时候,你要是你一条响当当的汉子,今个儿我还真就能饶了你,可你就是一个欺善怕恶的人渣,撞上了就得好好教育教育。” 说完,林昆的大手已经抓着李东文的胸口给提溜了起来。 “你,你要干嘛。”李东文脸色唰的一变,紧张的喊道。 “揍你。” 林昆眯着眼睛一笑,简单的两个字吐出口,接下来那就是一阵拳打脚踢的落地声,和那如同杀了年猪般的惨叫声。 包间的门口,一个一身正装的三十多岁的年轻男人,带着两名饭店的保安急匆匆赶了过来,他们也是闻声而至,杵在包间的门口往里这么一看,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几个人,还有那满屋子的狼藉,三人的脸上同时显出一阵惊讶。 在饭店里工作的久了,就跟酒吧的那些娱乐场所差不多,难免会碰上几个喝大了闹事的,可像今天这样一个人放倒了五六个的霸气男人,还真是少见。 于是乎,三人望向林昆的目光里,多少都带有一丝崇拜,尤其其中的一名安保人员,更是恨不得跪在地上拜林昆为师,这位兄弟可是打小就有一个武侠梦,想要成为武林高手。 闲话不多说,还不等为首的那名西装革履男出口询问,林昆就回过头冲他咧嘴一笑,道:“不好意思啊哥们,我们这是在拍戏呢,没事先跟你们饭店沟通,就是想要一个出其不意的效果,你放心这打碎的盘盘碗碗的,他们几个会赔。” 说着话,林昆的手指向地上被打的鼻青眼肿直哼哼的李东文。 “哦?” 为首的这名饭店负责人有些不太相信,林昆踹了地上的李东文一脚,李东文又是疼的呲牙咧嘴,连声答道:“我们赔,我们赔……” 为首的饭店负责人微微一笑,走进了包间里,左顾右盼,随后神秘兮兮的问向林昆说:“朋友,你们在拍戏,摄像机呢?” 一直坐在一旁的柳如烟本来就忍不住的笑,主要是林昆的这个理由太奇葩了,也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想出来的,居然会说是在拍戏。 柳如烟抿着嘴角憋着笑,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向林昆看过来,心说看你这满嘴跑火车的家伙怎么继续编下去。 站在门口的小服务员也是到处看,心说这摄像头在哪呢? 林昆抬手就指向棚顶的吊顶,一本正经的回道:“在这上面呢。”说着,也是神秘兮兮的向饭店的这位负责人小声道:“我们这是在隐蔽拍摄,主要是想要效果更逼真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