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重新唱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重新唱

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重新唱 平头男拎着酒瓶子就向林昆奔了过来,那酒瓶子已经被高高的抡了起来,坐在正坐上的头儿毫无阻拦的意思,和这包间里的其他几个人一样,嘴角挂上一缕阴冷的笑意。 见此状况,柳如烟和门口站着还未离去的小服务员,脸上都是一阵惊恐。 啪! 清脆的一声响,众人脸上的表情都随之一动,可仔细的看去,那蓄满了力道的啤酒瓶子还在半空中呢,眼瞅着就要砸到林昆的脑袋上,平头男抡瓶子的那只胳膊却是被林昆给攥住了。 林昆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很轻松,那攥着平头男手腕的大手,也不像是使了多大力道,可再看那平头男,一脸的愤怒不甘,几乎快把吃奶的力气都给使出来了,也是挣不动分毫。 恼羞成怒,平头男抡起了另一只拳头,恶狠狠的就向林昆的脸颊砸了过来,口中同时大骂:“让你特么的不松手!” 啪…… 又是一声清脆的声响,这平头男的手腕再次被林昆给握住。 林昆还是那么一副轻描淡写的模样,手上好似根本没发力似的。 平头男的脸色一下子更难看起来,恼羞成怒,那怒火已经烧到后脑勺了,张开了那臭烘烘的大嘴巴刚要叫唤,林昆笑着冲他道:“哥们,你这又是抡酒瓶子又是抡拳头的,不和谐啊。” “我和谐尼玛!”平头男张嘴怒吼,恨不得把林昆给吞了,他们这些个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的小混混,向来最讲面子,他这又是酒瓶子又是耍拳头的,结果全被林昆轻松化解,这面子可丢大了,以后在哥几个面前头都不好抬了。 “唉……” 林昆很是惆怅的叹了口气,摇头无奈道:“我本来是想和谐解决问题的,可你们几个不给我这机会啊,没辙啊。” 话音刚落,还不等其他的几个男人有什么回应,就听嘎嘣的一声脆响,林昆攥着平头男的两只手陡然一发力,向外那么一扭…… “啊!!!” 惨叫,凄厉的就像是杀了猪,平头男那本来满脸的嚣张怒火,瞬间就像是被人浇了一盆冰水一样,刹那间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他的两只胳膊严重的向外弯曲,看着都疼。 其他的几个男人顿时来了火气,包括一直在主座上正襟危坐的老大,也是一脸怒然的吼道:“把这小子给我废了!” 剩下的三个男人,以那汉奸头为首,手里亮出了明晃晃的匕首,气势汹汹的就向林昆扎了过来,刀刀都是奔着要害而来。 林昆嘴角轻佻的一笑,暗叹一句好人难做,一脚踹在了平头男的裤裆上,两只手一松,这平头男直接瞪大着眼珠子,惨叫着倒在了地上,两只手捂着裤裆,浑身直哆嗦。 林昆拣起了桌上的一瓶酒,毫不拖泥带水的向着迎面冲过来的汉奸头就砸了下来,从一进门就看这丫的发型不顺眼了,这一瓶子蓄满了力道落下,顿时就听‘啪’的一声碎响。 汉奸头本以为手中的匕首,足以要了林昆半条命,可想到人家的酒瓶子来的这么快,还没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脑袋上那啤酒瓶子已经炸开了花儿,他的两颗眼珠随之一黑…… 黄色的酒水,红色的血,混在一起就顺着脸颊淌了下来。 汉奸头甚至惨叫还未来得及发出一声,整个人呼通到底翻着白眼昏死了过去。 另外的两个男人丝毫没有放慢速度的意思,在他们看来,己方是三对一,胜券稳稳在握,完全没有什么可犹豫的。 自信心很重要,但盲目的自信会杀了自己。 林昆可真不是惯孩子的人,赤手空拳的一个大巴掌就抽在了左边过来的男人的脑门上,顿时就听‘铿’的一声,就好比巴掌抽在了葫芦上发出的闷响。 左边冲过来的这男人两眼一黑,脚底下一软,整个人跪着就摔倒在了地上。 这时,右边冲过来的男人手中的匕首,眼瞅着就要扎进林昆的背心,一旁的柳如烟和门口的小服务员一起紧张的叫道:“小心!” 林昆的身体快速的一个回转,那匕首贴着他的衣襟就擦了过去,与此同时林昆跳了起来,44码的大脚板子一记飞踹,就听砰的一声闷响,身后的这个男人径直倒飞出去。 呼通一声闷响,这男人撞在了后面的墙上,整个人贴着墙壁慢慢下落,最终瘫软的坐在墙角,挣扎了两下,却是站不起来。 坐在正位上的男人,也就是这群人的头头,脸色唰的一白,看向林昆的目光也由先前的蔑视,变成了赤果果的害怕。 林昆笑着向这男人走过来,这男人喉结上下蠕动,吞了一口唾沫,嘴唇僵硬的张开道:“兄,兄弟,咱有话好说。” 林昆拍拍胸脯,笑着说:“我是想好好说话,和谐的解决问题,可你的这几个兄弟也太莽撞冲动了吧,非要动武力。” “我……” “嘘!” 林昆笑着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打断这为首的男人,笑着说:“你喜欢听歌?” “这……” 为首的男人有些懵圈了,磨磨唧唧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我特么问你话呢。”林昆脸上的表情一冷,顿时把这为首的男人吓的一哆嗦,连声道:“喜欢,挺喜欢的……” 林昆咧嘴一笑,道:“还真是巧了,我也喜欢听歌,我最喜欢听那个叫什么来着,对,征服!”目光戏谑起来,看着为首的男人道:“要不劳驾一下,哥们你给我唱一个?” “我……” “不唱也行,那我就动手了。”林昆的衣袖一挽,就准备动手。 “我唱,我唱!” 为首的男人连说了两声,都说恶人还需恶人磨,这话可一点都不假,为首的男人说完就张开嘴唱了起来,“就这样被你……” 唱了几句之后,林昆大手一抬,“停!” 为首的男人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以为这就到此为止了,刚要开口说话,商量一下是不是他可以带着兄弟们离开了,结果不等他开口,林昆笑着来了一句:“不好听,重新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