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勒索(2) - 神兵奶爸

第一百五十二章:勒索(2)

第一百五十二章:勒索(2) 林昆说够了,那敲诈讹人的老大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以为是说确实够他们兄弟分的了,这货心里头还一阵的窃喜,合计着算是遇到了明事理的了,不像今天晚上前两个,他们兄弟几个硬揍了一顿才拿出钱。 这讹人的老大一厢情愿的笑了起来,把手伸到林昆的跟前,“兄弟,还算你识相,也省得我们兄弟几个动手了,你也省得受皮肉之苦了,呵呵。” 林昆有意逗扯逗扯这几个无赖玩,像模像样的摸了摸兜,然后一副恍然惊乍的表情说:“糟了兄弟,我钱包丢了,要不这样吧,你先借我点钱,等我回家拿了钱回来再给你,大家走是走江湖的,帮帮忙吧。” 这讹人的老大和另一个脸上的表情一怔,紧接着眉头一皱,然后这讹人的老大冷笑一声,就阴测测冲林昆骂道:“麻痹的,跟老子玩心眼是吧!” 林昆本来还想再白扯两句,车上的韩心捂着脸道:“还和他们废什么话呀!”林昆一个大老爷们无所谓,人家韩心一个小姑娘家家,当然不想在这种环境下多待了,刚才这些人的照片要是落入到了她父母的手里,她真不敢想象后果,要是流传到了网上,那后果她更不敢想象。 既然韩大美女都发话了,林昆也就不墨迹了,不等眼前的几个无赖反应过来,林昆已经一个大巴掌挥了出去,直接就听啪的一声响,迎面的那个老大被一巴掌结结实实的拍倒在地上,剩下的两个站着的小弟不等反应过来,也一人挨了一个大巴掌,顿时全都躺在了地上直哼哼。 被这几个敲诈讹人的无赖一打断,方才那满满的激情已经没有了,林昆心里暗骂一句倒霉,好在从那个讹人老大的兜里掏出了七千块钱,这货刚才说今天晚上敲诈了七千块兜里就七千块,一分不多一分不少,玩的还真特么是空手套白狼啊。 这有了钱,自然就得阔气起来,林大兵王一向的哲学是,这来之不善的钱财,必须一口气给花干净了才靠谱,否则肯定会被这钱带来霉运的。 霸道车停在了沈城市中心的一家五星级酒店,这个五星级酒店不是楚静瑶下榻的那个,两个相隔了整整一个市区,林昆才不想玩火呢,虽说楚静瑶可能不在乎,可关键澄澄那个小家伙在乎啊,既然做了这全职的奶爸,就必须得以儿子得感受为最优先考虑。 这深更半夜得,已经很少有人来酒店了,不过好在这五星级的酒店服务到位,即便是下半夜也还是有那穿戴整齐的保安和服务生站在酒店的大门口和柜台后。 “来个豪华的套间。”林大兵王很阔气的掏出了刚才来之不善的那七千块钱,从兜里掏出根烟叼在嘴里,但并没有点着,本以为这七千块住一晚上肯定是够了,结果没想到人家那漂亮动人的小服务员用验钞机数完了钱之后,礼貌的冲他说:“对不起先生,我们的豪华套间是一万块一个晚上,您刚才给我的钱还差三千块。” 林昆一下子有些傻眼了,本来想阔气的显摆一下,结果没想到这钱还不够,不由的伸手摸摸兜,兜里比脸还干净呢,他这回去磨盘镇本来就没带多少钱,虽然在镇上没花什么钱,可关键是他兜里怎么也再掏不出三千块啊。 这一下可好了,本来想拿着七千块阔气一把,结果阔气过头了,韩心自然看出了这厮的心思,人家小姑娘确实不差这个钱,笑着白了他一眼,从兜里掏出一张信用卡递给守银的服务员道:“美女,刷我的卡吧。” 林昆马上尴尬的笑着说:“别……” 韩心一把将银行卡收回来,回过头轻佻的对林昆笑着说:“别什么别?” 林昆说:“我是说别……” 韩心笑着打断道:“别刷卡?可以啊。”说着,她故意把卡就往兜里揣。 林昆又是尴尬的一笑,道:“算我借你的。” 韩心笑着道:“当然算你借我的,哪有男人带女人来开房,还要女人付钱的,我又不是富婆,你长的也不够白净。”说着,鬼灵精怪的看了林昆一眼。 林昆的脸这个红啊,看看柜台后站着的漂亮服务员,人家小姑娘在用异样的眼光看他,这眼光到底异样在哪他说不清,反正人家小姑娘一看就是忍不住的想笑。 林昆看着一脸得意的韩心,没想到这小妮子还有这‘歹毒’的一面呢,他暗暗的在心底咬咬牙,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抹淫邪的弧度…… 砰! 房间的门刚打开,林昆就以恶狼扑食的气势将韩心掀进了屋里,关上门,死死的将韩大美女抵在墙上,韩心被他这突然的一下搞的一愣,回过神后有些紧张的问道:“你……你想要干嘛?” “你说要干嘛,刚才你个小丫头片子故意刁难我,现在我要报仇了……”说着,他直接一把撕开了韩心身上的雪纺小t恤。 “我的衣服!”韩心尖叫一声,并嗔怪的道:“可是很贵的!你赔我!” 林昆淫邪的一笑,“要钱没有,我只能用身体赔偿了。”说着一指大手直接伸到了韩心的短裙下,野猫的向上一撂,那裙摆下藏着的黑色bra凸显了出来。 “流氓!”韩心骂了一句,看似想要把他推开,力道却是欲拒还迎。 窗外夜色朦胧,一轮镰月却是异常的明亮,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在两句白花花纠缠在一起并誓死想要‘杀’死对方的身体上,豪华的套间至少有二百多平,这二百多平的每一个角落都沦落成了两人的战场,他们在这战场上挥发如意、斗志昂扬,最终躺在床上向彼此献上最后的一击。 “昆哥,你能留下来陪我么?”激情过后,韩心躺在林昆的胸膛上轻声问,她看起来那么的安静,懵懂的目光似乎又有些委屈,即便是自己明知道不可能的事情,她还是忍不住的问出了口,她不知道她爱不爱身旁这个男人,只知道跟他在一起他很欢乐很有安全感,可以暂时忘掉所有的烦恼。 “陪到什么时候?”林昆抽出一根烟叼上,抚摸着韩心那白皙细腻的双肩,她的皮肤超好,白皙光滑的像是琼脂玉一样,带着一抹温吞融化的触感,让人忍不住的就想要多摩挲一会儿。 “我说永远,你会答应我么?”韩心声音委屈的道,抬起头可怜巴巴的看着林昆,这一刻她的小女人脾性发挥的淋漓尽致,她只想放肆的依赖在他身旁,这个陌生而又令她着迷的男人,他仿佛就是她心里渴望的王子,虽然他没有白马,没有文质彬彬的气质,但这一瞬间她就是喜欢他。 林昆吧嗒了一口烟,吐出了个心形的烟圈,一脸惆怅的表情笑了笑:“下一个永远行么?”这句话说完,就连林大兵王自己都在心底惊叹自己的文艺细胞突然发酵,其实他都有点搞不明白自己怎么会突然想到这句话,这句话明面上看是极其浪漫的,实际上是极其的不负责任。 下一个永远——这句话就跟‘下辈子’没什么区别,谁都不知道人究竟有没有下辈子,即便是有下辈子谁还认识谁是谁?这纯是在这扯淡呢。 虽然是在扯淡,但这样浪漫的话对女人来说却是极其的受用的,韩心顿时就被感激的流出了泪水,感激的同时她心里更是说不出的委屈,不光委屈此时的自己,也委屈自己那个看似冠名堂皇实则不堪的命运。 韩心一哭,林昆顿时手忙脚乱起来,他的文艺细胞只发酵了刚才那么一下,接下来便是一通俗不可耐的安慰,什么哭了对眼睛不好容易长鱼尾纹啊,什么哭了容易让自己变老,什么哭了就不漂亮,什么哭了…… 尽管俗不可耐,可当一个女人喜欢上一个男人,她就会认为他的所有都是好的,林昆这些俗套安慰的话听在韩心的耳朵里,却是更加的悲伤起来,她想起了过往的种种,甚至连小时候养的小狗死去了都回忆起来,然后再想到她那已经被安排好了的未来,可能很多人会羡慕那样一个荣华富贵的未来,但在她的眼里却是除了绝望,就是更深的绝望。 泪水横流,化作一条奔腾的河流,眼瞅着就要将林昆的胸膛灌满了,林大兵王也实在没辙了,这安慰的话已经说了一通了,没想到人家姑娘哭的更加凶了,他一个着急干脆使出了必杀技,深深的将韩心吻住…… 这一吻究竟有多深不好说,韩心突然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林昆,林昆凝目看着她,然后闭上了眼睛,韩心也随之闭上了眼睛,在这一吻的翻涌之下,她心底的那些深深的绝望与悲伤,瞬间被捣的倾塌了。 于是,两句白花花的尸体有紧紧的缠绵在了一起,以一种恨不得杀死对方的气势纠缠着,又将偌大的豪华套房翻天覆地的搞了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