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女人阴谋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女人阴谋

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女人阴谋 柳如烟一身白色的连衣裙,脸上笑容平静,似乎眼前黑着面膛杀气腾腾的田一方对她没有造成丝毫的影响,她轻巧的撅起屁股,坐在了旁边的一个藤椅上,目光婉转媚人的看着田一方,咯咯笑道:“田大掌门,谁让你生这么大的气了?” 田一方面色阴沉,冷哼一声,道:“柳姑娘,你可真是好胆识,我田某人在江湖上厮混了这么多年,深知道这女人要是动起了心机可比男人可怕,没想到我田一方居然栽在了你的手上。” 煮茶的茶壶冒起了热气,响起了刺耳的笛声,田一方端起茶壶,壶盖还在噗噗噗的冒着热气,透出一股浓浓的茶香。 “柳姑娘,我田一方做事也是有原则的,你敢出卖我,那就别怪我田某人不客气了,我儿子正躺在医院的急救室里,他的两颗蛋怕是保不住了,你既然拿了我田家最珍贵的东西,那么我也要拿走你身上最重要的东西。”田一方盯着柳如烟那白皙漂亮的脸颊,阴测测的道。 柳如烟的眉头只是不着边际的一挑,根本令人无从察觉,目光轻佻的落在田一方手中的茶壶上,荡漾出丝丝的妩媚。 “田掌门,我柳如烟能有今天,一是凭借我这张脸,二是凭借我拿捏男人的手法,看得见摸得着的也就我这张脸,你这一壶刚烧沸的茶水泼在我的脸上,比杀了我更残忍。” “我给你一次解释的机会。”田一方握着茶壶的手微微抖动一下。 柳如烟笑了笑,端起面前的一个空茶碗,凑到了田一方手中的茶壶壶嘴,另一只芊芊玉手搭在了田一方的手背上,轻轻的一蹭,压着田一方的手慢慢向下,茶水哗啦啦的流了出来。 田一方的脸色依旧阴沉的可怕,周身笼罩的杀气却是跌宕了一下。 柳如烟一手捏着茶碗,另一只手端着茶碗的底儿,以古代女人饮茶的典雅姿势,微微的仰起下巴浅啜了一小口。 “好茶,就是火候稍微大了一点,茶的味道有些浓烈了。” 柳如烟轻轻的抹了一下嘴角,手中的茶碗放在了桌子上,温婉动人的一笑,刹那间仿佛那窗外天空中的太阳也失去颜色。 “柳姑娘,你这是在考验我的耐性么?”田一方阴声道:“我田某人闯荡江湖多年,漂亮的女人见过不少,也玩过不少,金丝雀好养,但我更喜欢辣手摧花,听漂亮女人的惨叫。” “田掌门先别动气,我只是先润一下嗓子。”柳如烟笑着说:“田掌门,我想这件事里有误会,你错怪我了。” “理由。” “理由就是我想到了一个放长线钓大鱼的办法,我们约定好在姓林的酒里下蒙汗药,但那姓林的出身不简单,要是用点蒙汗药就能把他给迷倒了,这风险可不是一般的大。” “你的意思是,他还能喝出酒里头有蒙汗药了?”田一方皱眉道。 “漠北的烈酒,我父亲活着的时候对我说过,能喝烈酒的人,要么就是他的舌头坏掉了,要么就是舌头极其敏锐。” 柳如烟手指轻轻的在茶碗的碗口蹭了蹭,媚然笑道:“田掌门,我只是拿了你的钱,替你办事罢了,你没理由要我搭上性命吧,我柳如烟的命好歹也不止那几十万吧?” “那你为什么告诉那姓林的我儿子在哪?”田一方冷冷的道。 “我可没告诉,我只是告诉姓林的,田东宇在洱海家苑有房子,养了一只金丝雀,据我所知田东宇早就玩腻了那姑娘,而且他最近也躲起来了,根本就不在洱海家苑。”柳如烟笑道。 “砰!” 田一方一拳砸在了桌子上,真当的桌上的那些差距叮叮铛铛,怒吼道:“那姓林的是怎么找到我儿子的,难不成他长了狗鼻子,大老远的就能嗅着我儿子的味道追过去?” 柳如烟一脸平静的笑道:“据我所知,姓林的是搭上了洱海家苑里的一个姑娘,那姑娘带姓林的去台球室玩,惹上了你家田公子在台球室里的相好,你儿子正好看见了,所以……” 田一方面色阴沉的吓人,“天底下会有这么巧的事?” 柳如烟轻笑道:“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这件事跟我无关,田掌门手中的茶壶也该放下了吧,看着可是怪吓人的。” 田一方皱了皱眉头,目不斜视的盯着柳如烟,看了有两秒钟,“柳如烟,你最好没骗我,最后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告诉姓林的东宇在洱海家苑有房子,还包养了金丝雀!” 田一方双目微微一眯,凛冽的杀气溢了出来,“要是你的回答不能令我满意,我这手里的茶壶照样会泼出去。” 柳如烟轻叹一声,伊人惆怅的模样同样令人心醉,“说到底,田掌门还是信不过我,我刚才不是说了么,我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我柳如烟虽然一介女流,但我可是有原则的,既然收了你田掌门的钱,那这事我就一定要给你办成了。” “你不是想要姓林的命么,正面我们没什么机会,那我们就换一个方法喽,我这有一套完美的计划,其实很简单……” 说着,柳如烟向田一方的耳边凑了过去,田一方本能的向后躲了一下,柳如烟微微一怔,笑道:“田掌门难不成还怕我一个弱女子暗算你么,就算暗算也不能得手吧。” 说完,柳如烟又向前凑了一下,这一次田一方没有躲闪,等到柳如烟轻声细语的将话说完,田一方整个人仿佛失了神一样。 柳如烟轻笑道:“田掌门,我的这个计划是不是简洁明了呀?” 田一方脸色突然有些不自然起来,轻咳了一声,阴沉着脸说道:“柳姑娘,你刚才的声音太小了,我没听清楚。” “哦?” 柳如烟撩人的一笑,再次贴在了田一方的耳边,笑着小声说:“田掌门,你可听好喽,可别再因为我的声音好听走神,我的计划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