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爷爷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爷爷

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爷爷 林达的胆子已经被吓的乱颤,哪敢不笑,只是这心里头的屈辱,让他此时此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同时暗暗的发誓,等这小子待会儿走了的,老子肯定找人狠狠的修理他! 林达咧开嘴,露出一个僵硬而又难看的笑容,林昆不满意的摇摇头,“停!” 林达赶紧停了下来,闭上嘴。 “会笑不?” 林昆捏了捏林达的下巴,道:“要是笑的再这么难看,可别怪我打了。” “会笑,会笑……”林达连声说道,嘴巴再次咧开了一抹弧度,这次看起来确实比刚才自然多了,可还是笑比哭还难看。 林昆无奈摇头,叹息一声,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林达,道:“我说哥们,咱们俩都是姓林的,五百年前都是一家呢,这为人讲道理上差的多就不说了,你连最简单的笑都笑不明白?” “我……” 林达张口欲言,林昆一把松开了他的下巴,紧跟着一记直拳凿了过来,砰的一声闷响,话音戛然而止,林达一声痛叫,捂着鼻子就往后退,抬起头满眼委屈的看着林昆,“你,你怎么打人啊。” “我去尼玛的,老子就那么一丢丢的耐心,都被你给磨没了。”林昆笑骂一声,紧跟着大脚板子就踹了过来。 嗖…… 一阵劲风卷起,林达那满是血丝的眼眶顿时瞪的老大,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想到了那被踹飞的防盗门,他的身子就是再结实,也不会有那防盗门结实吧。 噗通一声,不愧是开健身会所的,这林达的身手也是够敏捷的,马上两条膝盖重重的往地上一磕,跪在了林昆面前。 “爷爷,我错了,都说不知者无罪,我是真不知道小曲她是你的师妹啊,要是让我知道了,借我两胆我也不敢打她的主意啊,看在咱们是同姓五百年前是一家的份儿上,您就饶了吧。” 声泪俱下,鼻孔流血,两边的腮帮子刚才被打的高高肿起,瞧这副可怜巴巴的模样,林昆的大脚板子还真不忍心踹下来了。 林昆放下了脚,嘴角戏谑的一笑,道:“我师妹和我师弟的身份证,还有他们俩的工资?” “我马上让人给拿来,工资也全都结了。”林达连声道,生怕说慢了一分,那恐怖的大脚板子就向他踹了过来。 “那赶紧的,老子我可没时间在这儿跟你耗。”林昆从一旁抽出一张凳子坐下,兜里摸出根烟雪茄叼在了嘴里。 “我马上就办。” 林达摸了摸身上,就裹着一条花被单呢,指了指旁边敞开门的屋子,小心翼翼的道:“爷爷,我手机落屋里了,进去拿一下。” 林昆摆了摆手,林达马上如临大赦一般都地上站了起来,钻进了屋里头,林昆顺着门口往里头看了一眼,只见一个面色煞白的小姑娘,身上裹着床单靠在床角,头发有些蓬乱,小模样不算差,只是可惜被林达这么一个玩意儿给弄了。 这世界上不公平的事情有很多,物流横流的社会不是周围的环境坏了,而是自己的内心一点一点的改变,始终坚持做一个善良有原则的人,人生这部戏的结局应该不会差。 曲涵蕾要去房间里收拾东西,她的收拾完了,还得去收拾杨星雨的,和林昆打了声招呼就要过去,林昆却是微微一笑,冲她说:“涵蕾,不用急,先搬个凳子过来坐下。” 曲涵蕾想要说什么,但终究没有说,搬了一张凳子就坐在了林昆的旁边,坐下后小声的凑在林昆的耳边说:“师兄,事情不会惹大吧,我听说这个林达的背景好像不简单。” 林昆笑着说:“就他这副孬样,哪怕真想对我下黑手,也得等我从这儿离开。” 林达迅速的打量了两个电话,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满脸谄媚的笑容猫着腰站在林昆的跟前,道:“爷爷,都安排完了,工资还有身份证马上就有人送过来,我还找了几个人过来帮忙收拾行李,您还有什么要求,尽管跟我说。” 林昆满意的笑了笑,道:“行啊,你这小子还算挺开眼的。” 林达低着头尴尬的笑了笑,这心里头却像是浇了油一样的冒火,暗暗的发誓,麻痹的臭小子让你得意,老子非让你站在老子的面前装重孙子,还有曲涵蕾你个小骚娘们,老子非让你跪在床上求老子弄你! 林达叫的人很快就过来了,曲涵蕾和杨星雨的身份证都送了过来,另外两人剩下的工资都按照双倍给结的,帮忙收拾行李的人也来了,都是健身会所里的保洁,曲涵蕾不落忍这大妈阿姨的帮忙收拾,她自己也过去搭了把手。 行李收拾好了,林昆和曲涵蕾也要离开了,她和杨星雨的行李不多,加起来也就一人一个拉杆箱,外加上一个双肩包。 “林老板,再见。” 林昆冲那林达微微一笑,转身就要走,这林达脸上挂着谄媚的笑,心里头却是在狂声大喊:走,赶紧特么的给老子滚! “爷,您慢走。”林达一脸恭敬,满满的都是违心啊。 “等等。” 曲涵蕾突然停了下来,看了林昆一眼,眼神中有着一丝凉飕飕的幽怨,林昆差不多看明白了,这丫头是嫌刚才的两耳刮子打的不够,她从小就被爷爷奶奶给呵护,哪里受过先前的委屈。 得饶人处且饶人这话,只对那些心地善良偶尔做错事的人而言,像眼前的这个林达,那良心眼子可以说坏透了。 林昆笑着点了点头,曲涵蕾向林达走了过来,从曲涵蕾的脸上,林达阅读到了杀气,马上慌乱而又求助的向林昆看过来,“爷,爷爷……” 林昆摊了摊双手,意思是爱莫能助。 啪! 曲涵蕾又是狠狠的打了林达一巴掌,这一巴掌几乎用尽了她的全力,手掌打的都有些疼了起来,林达一声痛叫,脑袋歪向一旁,曲涵蕾紧接着一记重重的膝撞顶在了他的裤裆上。 “啊哦!” 林达的两颗满是血丝的眼珠子顿时瞪大的快要凸出来,嘴巴张大的都快要吞下一枚鸡蛋了,那高高肿起的脸蛋子也扭曲了起来,两只手抱着裤裆,直直的摔倒在地——呼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