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笑一个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笑一个

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笑一个 门后,下午四点钟的阳光透了出来,还有那女人身上的馨香,若是没有那混杂在其中的酒臭味,这一切还真是祥和的很。 砰! 林昆又是一记大脚板子踹在了门上,严重扭曲不堪重负的防盗门,再也在门框上挂不住了,嗖的一下飞了进去,哗啦的一声响,将屋内客厅摆满乱七八糟的玻璃茶几砸的粉碎。 这是一间大平的公寓,除了门口正对的小客厅,被隔成了无数的小房间,有的房间里摆了两张床,有的摆一张床,若但是按照员工宿舍的标准来考量,总的来说还算不错。 其中的一个小隔间的门敞开着,门后站着一个用花床单裹在腰上遮丑的中年男人,四十多岁的样子,微微有些秃顶,脸上不是很胖但也是一片光泽,一双不大的眼睛里满是血丝。 这男人不是别人,正是那美派健身会所的老板林达。 林达刚才正在里面办事呢,最近这几天可是花了不少的心思,终于把这刚到会所来上班的漂亮小妞给搞定了,刚脱下裤子啪啪的正爽呢,突然有人敲门,他刚才已经叮嘱那小孙了,让她在外面把把风,别让人过来打扰他的好事。 这突然的敲门声让他很烦躁,已经精虫上脑还喝了不少白酒的他,哪还有半点心思去搭理,就想着怎么把身子底下压着的小妞给弄舒服了,以后让她离不开自己,到时候…… 可突然的一声巨响,那结实的防盗门好似被炮弹轰了一样,这一声巨响可把林达给吓坏了,邦邦硬的老二还差点缩阳了。 林达这个火大,常言道财大气粗,他这脾气可不好,随便扯了一条花床单裹在了腰上,就准备教训教训门外的人,可哪成想他刚把门给打开,那防盗门就飞了进来,整个人直接就吓傻了,脸上哪还有半点的怒气了,就剩傻气了。 林昆脚上穿着一双休闲鞋,慢慢悠悠就走了进来,转头向林达一瞥,这林达马上回过神,还浑身打了个激灵,心底一阵冰冷,后背也跟着冒凉气,好像被毒蛇盯上了一样。 林昆嘴角轻佻一笑,向林达走了过来,脚底下踩着茶几碎的玻璃碴子,咯吱咯吱的响,这每一声都好像踩在了林达的心底,他嘴角止不住哆嗦的说:“兄,兄弟你找谁?” 林昆笑着没有说话,离林达差不多一米远的距离停下,林达的双目里满满的都是紧张,吞了吞唾沫说:“冤有头债有主,不知道我哪得罪到兄弟了,还是兄弟来我这求个财?” 说话的功夫,林达目光闪动了一下,仔细的打量着林昆,要不是刚才他亲眼看见那门飞了进来,他还真就不会把林昆放在眼里,若论身材魁梧的程度,他有信心一拳把林昆给撂倒。 林达不光身材魁梧,身上的肥肉虽说多了点儿,但他也是学过几年功夫的,普通人只要是身材不如他的,他一打一个准。 可眼前的林昆,虽然看起来高高瘦瘦的,但能一脚把防盗门给踹飞,这种身手的变态程度,已经严重超乎林达的想象了。 这好像也只有在电影里,才能见到这么暴力的场景吧。 林昆上下看了林达一眼,嘴角挂着冷笑,回过头冲门外喊道:“涵蕾,进来。” 一听到‘涵蕾’这两个字,林达的眉头马上跳了一下,马上哭丧着一张脸冲林昆说道:“兄弟,这,这都是误会啊。” “哦?” 林昆好笑的看着林达说:“林老板,你这人挺有意思的嘛,我还没说什么事,你就提前把误会给摆出来了,你这是在侮辱我的智商好糊弄呢,还是自己的智商太烂,编不出好的理由。” “这天底下每天发生的矛盾多了去了,要是每个人都是一句误会就能把事情给解决了,你说这世界上还需要规矩么?” 林昆说着,曲涵蕾已经走了进来,曲涵蕾的脸色很冷,之前因为畏于林达在沈城的关系,也不想去麻烦林昆,所以林达之前扣她和杨星雨的身份证,他们也没和林达闹的太僵,还一门心思的想着,应该会有一个和谐的解决办法。 结果事实证明,他们是以君子之腹去度了小人之心,这姓林的不但没有要放他们俩的意思,还扬言如果他们敢报警,他会让他们更难堪,甚至曲涵蕾怀疑,自己被田东宇盯上也是这个林达从中搞的鬼,第一次和田东宇碰见实在太巧。 “小曲,这位是……”林达是个生意人,即便此时的情况特殊,他还是能保持足够的冷静,想要摸清楚林昆的底细。 “我师兄。” 曲涵蕾冷冷的道:“林老板,我和我师弟的身份证现在能还给我们了吧,还有我们剩下的工钱,也能给我们结了吧?” “哎呀,小曲……” 林达摆出一副为难的模样,他心里的想法其实很简单,一听曲涵蕾说林昆是她的师兄,就以为林昆和她和杨星雨一样,都是从山沟里出来的,几句谎话就能给糊弄过去了。 可林达没想到的是,他这才刚刚说出了四个字,曲涵蕾的大巴掌已经抽了过来,啪的一声脆响,直接疼的林达一哆嗦,一双满是血丝缭绕的眼眶里,顿时闪过了一抹冷色。 “贱女人,老子还从来没被女人打过呢,你不想……” 林达咬牙切齿,正骂的起劲儿,林昆语气淡淡的打断道:“不想怎么样啊?” 林达这才恍然,眼前这还有一个大踢飞防盗门的活人呢,脸上的表情瞬间一变,凑上了一副伪善的笑容,就要向林昆讨好过来。 啪! 又是一声清脆的声响,曲涵蕾突然又是一个大耳刮子抽了过来。 别的不说,就说这打人的架势,还真有那么几分跟林昆相似呢。 林达顿时又被打了一个激灵,脸上的表情又要变,但目光一落在林昆那淡淡微笑的脸上,这心里头顿时又冰凉起来。 林昆抬手拍了拍林达的肩膀,笑着说:“林老板,打是亲骂是爱,我师妹脾气不太好,但她这也是在欣赏你呢,我师妹可是个大美女,而且山里姑娘清纯的很,可比那些花几个钱就能搞定的女人强了不知多少倍,你是不是很荣幸啊?” “荣幸,荣幸……”林达半捂着被打的肿的高高的脸连连道,心中却是怨怒而又委屈,这尼玛也太欺负人了吧。 “笑一个。”林昆戏谑的笑道,伸出手来捏住了林达的下巴。